慕木已经被抬走了

天宫院甘菜

【维勇维】为这美好的世界献上两个L(1)

异世界设定,巴哈姆特+素晴世界梗。
角色扮演。囚禁play。
吃错药系列。
冰魔王维克多与勇者勇利。
第一人称。
被勇利打败、落在勇利手中的维克多究竟会怎么样呢……(手动滑稽。
——————————

我叫胜生勇利,今年二十三岁,是个随处可见的日本花滑选手。虽然从未登上世界级领奖台,但是在国内比赛还是有点小小的优势……

唔哇,冷死了!

如你所见,现在我正身处一个从来没见过的地方,到处都是冰雪还有中世纪风格的建筑。如果我像普通的高中生一样多看看轻小说动画就该明白我这是穿越到异世界了,但是我很少看这些,面对这种情况我只能说出那句老掉牙的台词——

我一定是在做梦吧!

看了看身上的装备,披风、宝剑,还好,脚下还有一双熟悉的冰鞋……看来梦里的我还是有一点主场优势的嘛。我朝着一个村子的方向滑去,没想到刚到村口就被村民们围住了。

“这身打扮……是勇者大人吧!”
“勇者大人,请救救我们!”
“救救这个世界吧!”

……好吧,既然是梦,那也没什么好怕的。我答应了村民的请求,向着西方风雪肆虐的山中进发。

据村民们说,西方山里前不久来了个邪恶的魔王,让这一带原本温暖如春的气候变成了这样。啊,果然还是不帮忙不行呢,哪怕是梦……

等会,梦里为什么会这么冷,还会饿……不管了,走快一点,赶紧结束才是。

魔王的宫殿是透明的冰晶构成的,就算是我这个现代人也不由得赞叹起来。住在如此华丽城堡里的魔王,究竟是什么样子呢……

城堡周围漂浮着一些糯米团子一样的雪精灵,真的好可爱啊……不对,我在想什么,现在的重点是讨伐魔王才对。这些雪精灵也没什么战斗力,随意朝空中挥剑它们就吓得躲开了,然而它们发出的“喵喵”声多少惊动了什么,很快,我就发现城堡的大门开了,出现在那里的人……

我彻底呆掉了。

——————————

我叫维克多·尼基福罗夫,世锦赛四连霸的俄罗斯花滑选手。刚刚又拿到了大奖赛的金牌,晚宴喝了不少酒,醒来时却不知为何出现在了这个冰做的城堡里。周围漂浮着一些雪做的团子,发出喵喵的声音。我忍不住开口问它们:“你们知道我现在在哪里吗?”

团子们居然真的回答我了:“这是冰魔王的城堡喵!”

好厉害……等等,冰魔王?

“那个冰魔王在这里吗?”

“冰魔王就是维克多大人您啊喵~”

咦咦咦咦咦咦?!我就是冰魔王?我看了看身上的衣服,还有身边的魔杖和王座,好像……真是这么回事。

既然我是冰魔王,那么不好好利用一下不行的。城堡外是一大片冰场,正好能让我练习——魔法也好,编舞也好……

好几天过去了。稍微有点想去外面看看,却被焦急的雪精灵们拦住了。

“不行不行,维克多大人离开魔力中心就会变得衰弱的!到时候那些狡猾的人类……”

啊呀,果然魔王也是有弱点的。我尝试着走远了点,果然如它们所说。我只能返回城堡,心想既然是魔王,总要有什么勇者来讨伐吧?——听门外的动静,像是有人来了?

我连忙像外面跑去,来的人一身勇者打扮没错,只是带着眼镜的黑色短发……

这不就是晚宴上和我都舞的胜生勇利吗?他也被卷入异世界了?

“这是梦吧……对,一定是梦!”
我听见他这么说,连忙纠正他:“这不是梦噢,勇利。”

“噫!维、维克多说话了……”

他又自言自语了什么,然后像是下了决心朝我走过来,手里紧紧握这那把剑。

“对不起,维克多。为了从这里出去,必须打倒你了!”

打倒我吗?“听起来不错呢,”我也拿出了魔杖,“我喜欢这样!”

——————————

我看着对面长得像维克多、声音像维克多、连步法都像维克多的冰魔王,努力控制住自己奔腾的心跳。这是梦,这是梦,不管我是不是产生了“打败维克多”这种不敬的潜意识,反正梦里没人知道,醒来之后忘掉就好了。

我握紧手里的剑,一步步朝魔王那边滑去。魔王似乎很开心,甚至原地跳了一个二周跳。啊,不愧是维克多呢。

对方的魔力也如同跳跃那般强大,我还没近身就被他的魔法击中好几次。还好那魔杖凝结出来的只是一团团雪球,没什么杀伤力。

虽说是雪球,被这样打得毫无还手之力也够麻烦了。我不得不滑行躲避,甚至来了好几个连续跳……

“Wow,勇利这个4T好棒啊!为什么比赛时没能跳出来呢?”

不愧是我的潜意识,说中了我最难堪的弱点。不赶快结束这场梦境是不行的了,拖下去只会……

“但是步法和跳跃之间的衔接不太好呢……啊有了,是因为没有音乐所以缺乏节奏感吗?”

维克多挥了一下魔杖,四周喵喵叫的雪精灵居然开始合唱……我本来就红得发烫的脸简直能滴血了,那首歌我很熟悉,就是我大奖赛FS那首《罗恩格林》选段啊啊啊!

分心导致我在跳起躲避新一轮攻击之后直接摔在了冰面上,啊,不愧是我呢呵呵……见我趴在冰面上不动,维克多停下了攻击,有些担心地朝我这边滑过来。那些雪精灵停止合唱,焦急地围在他身边喵喵叫着,好像要拦住他。

嗯?难道说这个魔王有什么弱点吗?我心里默默回忆起村民们对我说的话:“魔王在自己的领地上是最强的”“封印符咒只能在对方能力衰弱时才能克制住他”……

难道说,魔王的弱点就是离开城堡?

虽然算计维克多这样的魔王很不好意思,可是想到这是梦我也就淡定了。我装作痛苦的样子挣扎着往前爬,果然,看我要逃离这里身后的维克多也停下了脚步,但我感觉他一直在看着我。

“魔王……你不要高兴太早,我……呃……”
在手脚并用离开一段距离后,我装作脱力的样子脸朝下倒在了雪地里。我听到维克多喊了一声“勇利!”,接着不顾阻拦快速向我这边靠近。

我从小到大的偶像在我心中简直善良得像白纸一样,即使知道这是梦境,我还是抱着十二分的愧疚感捏紧了符咒,等到维克多靠近,低声念出咒语。一道紫光过后我的手上多了一条锁链,而锁链的另一端,正套在维克多的脖子上。

维克多正用一种难以置信、有点受伤的表情看着我。我别过脸,不敢与他对视。这里离冰城堡不远,我怕他挣脱,连忙用力拉锁链。如同预想的那样,维克多艰难地凝出一个雪球,还没打到我就落在了地上。

“勇利,你这是想抓我去哪……”维克多放弃了抵抗,乖乖地跟着我往前走。

我抓着锁链激动不已,我抓住了维克多!世锦赛四连霸的、站在世界男子花滑顶峰的男人!!!

——好吧,我这是在做梦——既然是梦,就让我再过分一点也没有关系吧。

“我喜欢维克多,喜欢了很久噢……所以,在这场梦境中,让我把你留在我身边吧……”

————————————

突然听到勇利的表白我的脑中一片空白。什……什么?原原原原原来他想让我当他的教练是因为……啊,他还以为自己是在做梦呢,好吧,让我配合他一下。

唔,勇利只有喝醉酒或是梦中才会露出这样强势的一面吗?这样不讨厌呢……应该说更喜欢了才对。

“勇利想和我成为恋人吗?”我不假思索地说出这句话。

“不不不不是!!!——”勇利的耳朵根都红透了,拉着锁链的手更用力了些。我很愉快地欣赏着他把我绑在雪橇上时笨拙的样子,即使体力和魔力不断流失也不能妨碍我的好心情。♪(^♡ ^ *)

……

那个村庄的村民们非常热情地迎接他们的英雄凯旋归来。在讨论怎么处置我时,勇利坚持劝说村民们,杀死我是不祥的,把我交给他处理就好了。单纯的村民们听信了他的话,我觉得迷之好笑,结果勇利回头看到我的脸时像个受惊的小兔子一样差点跳起来。

哈?我笑得有这么可怕吗?

我装作睡着,偷偷观察着一切。勇利现在肯定不想和我说话吧,还是不要让他太难堪比较好……我被勇利带到了他的住所,村子边的一座石头别墅——这是村民们赠予英雄的礼物。没想到这个简单的房子还有一个地下牢房,勇利把我手铐、脚镣、项圈全都锁好,又把封印贴到每一面墙上,才终于松了一口气。我虽然没有睁开眼睛,但是能感觉到注视着我的越来越灼热的视线……就在我快要忍不住笑出声来的时候,勇利的气息凑近了过来,过了一会儿,我感觉到脸颊上一个轻轻的、略带颤抖的吻。

“这、这是问候和道歉噢!!因为维克多是俄罗斯人嘛,这样肯定没有什么奇怪的啦……还、还有,这是梦、梦……”

勇利正对着空气自言自语解释着什么,我想象了一下他现在慌乱的样子,终于再也装不下去,噗嗤一声笑了出来。

——————
tbc

为这有心没胆的勇勇献上蜡烛(。



评论(2)

热度(44)

  1. 维勇Yuri慕木已经被抬走了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