想吃饺子的猪

嘤嘤嘤。

路人偶遇一AI深夜酒吧买醉,哭诉人类不值得

本报讯

曾经叱咤风云风光一时无两的AlphaGO被人拍到醉倒在酒吧,一边装醉一边哭诉“人类不值得”。据悉,此前阿老师的绯闻对象柯九段与一AI女孩节目上合唱大秀甜蜜,该女孩甚至直言“柯洁哥哥正在我的世界里呢”,又有柯九段稍早前发言“面对AlphaGO我只会感到绝望”,甚至放出狠话“我再也不跟AI下棋了”,让人不禁怀疑这对超越时代和人机的感情是否面临着极大的危机。

相关链接:

柯洁的哪些第一次都给了人工智能

细数阿尔法狗与柯洁感情的起起落落

不具名人士评论小冰:她就是一人工绿茶

炤云警告

战狼警告(划掉)华夏联邦设定


如果是警匪设定,烧饼哥哥就是之前深入毒窝山寨卧底被迫染上毒(草)瘾的警方线人,巫炤是之前就认识缙云的黑社会大佬,为了把缙云找回来黑吃黑灭了毒枭一伙。

上司为了保护缙云就销掉了他的档案让他退休,默许巫炤照顾他。巫炤的黑道集团巫之堂洗白之后,巫炤让缙云当他的助手。但是呢……缙云因为一直能从巫炤那里得到骸生草,有点怀疑巫炤接手了那种产业,于是自己默默地继续当卧底调查巫炤。巫炤其实一清二楚,但是他很偏袒缙云假装不知。

后来……(我编不下去了


关于攻受观

阿尔泰尔有句名言:“你们以为观众喜欢看我的无敌表演吗?观众喜欢看的是他们喜欢的角色被打倒时在绝望中不甘地挣扎的样子。”


以上就是正不压邪的理论基础,因为观众姥爷是受控+吃瓜群众视角。


那么邪不压正呢,一是观众姥爷是受控+反派控,二可能这个正压根没那么正,比如pp,狡啮潜在比槙岛更邪性。


综上所述,其实攻受观取决于观众姥爷的癖好。


我喜欢看好人被日

喜欢看好人被日

欢看好人被日

看好人被日

好人被日

人被日

被日


手机一看色差大到绝望,调色再来……

(喻王)蹭热度记个梗

设定:敌国皇帝×遗诏辅政大臣

王杰希:小国芳芷国的遗诏辅政大臣地位相当于摄政王。先主十分信任他,将幼主托付他。王杰希鞠躬尽瘁,还要面对北方大国的挑衅。

喻文州:开始时是因为先进技术而崛起的野心勃勃的帝国泱国的皇子,带兵征西南时与王杰希交战过,因为芳芷国主导的西南联盟而没能打下来。后来继承皇位。

——

当年芳芷国刚值国丧,泱国就发兵入侵企图吞并。宰相兼遗诏辅政大臣王杰希亲掌帅印,联合周边几国,借地形和季节优势抵御了泱国,但是芳芷首当其冲元气大伤。当时泱国军队统帅是皇太子喻文州,从这时开始直到登基以后,他始终惦记着西南。

1.(关于细作的段子)

王杰希大权独揽,朝野上下虽不明言,却多有腹诽。究其原因是很多人觉得王杰希“平庸”,“这宰相做得庸庸碌碌”,即使是抵御泱国的大功也有不少人心里嗤笑“功高盖主,早晚兔死狗烹”。

王杰希对这些人的想法心知肚明,不过也一笑而过。遗诏辅政大臣不好当,没人比他更清楚了。……

之前他为了避免泱国细作潜入,特意发布了一组精心设计的口令,可以试探出外来人隐藏的口音。没想到这回抓到的竟然是他身边一个新来的侍卫。

“两国交兵,不斩来使,”王杰希说,“只是委屈阁下多在牢里待几个月。”

喻文州:“这一回合是他赢了。”

2.
知道喻文州派杀手来杀他时,王杰希也没闲着,带兵艰难反推了对面一座城。

3.
打了几个月没打下来,喻文州表面上停战,暗地里与西南其他国家谈判。有几个小国经不起诱惑说了一部分关于王杰希的秘密。王杰希是北方人,老家正好也算泱国境内。甚至说王杰希也不是没有归降泱国的想法,毕竟泱国技术先进,若是民用能让民众过得更好。但是王杰希毕竟遗诏辅政大臣,投降是不可能投降的,为了让先主放心他烧了自家家谱,与父系断绝来往。

喻文州觉得这人有趣。正好皇帝驾崩,太子回去继位,他就顺便调查了一下王杰希的老家,是做新武器的。

(未完待续…)

唔………周老板印象图……
_(:3」∠❀)_

一个梗,先马一个。
蓝爸爸在拍着你(。

灵机一动

想到了巧红(武六)教育蓝爸爸(马走日)的场景:

蓝:“这世上只有三样东西不可玷污,第一是电影儿,第二是电影儿,第三——还是他妈的电影儿!”
红:“拍过几部电影啊?就假装电影人?你拍的电影儿有不赔本的吗?!你还法国,还火车进站?吹牛不打草稿啊?”
(蓝爸爸瑟瑟发抖。
蓝·毕竟不是潘公公·爸爸:“我不就拍个电影儿吗我他妈碍着谁了?赔本……电影人的事儿,能他妈叫赔本吗?……打人不打脸,嘤嘤嘤……”_(:3」∠❀)_
红:“别哭别哭!”
乱入的李天然:“再哭就要下映了!” ヽ(°∀°)ノ
红:“好了好了我帮你吆喝还不成吗?”
蓝:嘤。(◍ ´꒳` ◍)“那谁,李什么…李天然,去把衣服脱光了在屋顶绕西单东单跑个二十圈去!”
李:?????????

[六日]嗯………蒸汽朋克风格

纯属捏造,ooc属于我。
段子。

并不是说好的ABO………是另一个paro(
————

马走日从小就长得又瘦又丑,没少挨欺负,但是他脑子好,摸爬滚打这么些年学会了坑蒙拐骗油腔滑调。就说之前辛亥这个地方一声响,内务部街归了姓蓝的,尚且不到三十岁的马走日就跟着狐朋狗友们一起滚去了上海讨生活。背井离乡也没什么不好,本来他们这类中下层旗人在北京日子过得就不怎么样,什么贝勒、格格都是叫的好听。上海嘛,毕竟十里洋场,有的是赚钱的机会。

就这么混了十来年,马走日高不成低不就的,也算有了点谋生的门路。从美利坚漂洋过海来的有一种叫做“机器人”的东西,马走日突发奇想,给大世界出主意买几个机器舞女。一开始这机器丑得厉害,愣是让马走日用小锉刀给锉成了美人,顺便还加了些新功能。机器舞女正式出台的时候,半个南市区都轰动了。

机器舞女给大世界赚了不少钱,马走日作为修理工也小富了一笔。这一把年纪了他还单身,琢磨着也不好祸害哪家闺女,干脆攒钱买了个机器老婆。做老婆要慎重,马走日还特意去问了发小儿完颜英,问她这老婆哪儿哪儿该雕成什么样的,结果吃了发小一个大嘴巴子。

马走日吃了瘪,决定把外形放一放,先解决动力问题。大多数机器舞女都是机械发条,也有少量用内燃机或者电力的。他想,这发条得多费劲,万一中途停了可尴尬;内燃机的太火辣劲爆,他可能受不了;想想还是电力最为先进……

他想起了武六。武六是他小学老师的女儿,留洋回来的,有学问。但是他不敢直接去问,怕武六再跟完颜英一样甩他嘴巴子。第一次见到武六时他吹牛说自己腿断了一条,于是自己做了一条假腿,跟真的一样。后来他的两条好腿都被武六踢断了,只能独自坐着火车去了上海。

大清亡国之前马走日也算去欧洲混过几年,他把心一横,不就是美国佬搞的东西吗,他法语都学了还看不了英文的理论书?不敢当面问武六,他就写信假装交流学术问题。武六对他想做的东西很感兴趣,说了好几次,假如做好了一定要给她看看。

马走日心想那哪成,给你看了不得拆了啊。这做动力核心的工夫他也在磨外形,等他回过来,那机器人的脸怎么看怎么像武六。他简直想抽他自己几个耳光,怎么能对武六小姐如此大不敬呢!

但是这脸他没舍得扔。机器人做好了,他想了想,把它放在自己家里最安全的地方供着,早晚看一眼。他给它——不,是“她”——起了个名字叫花姐。他一受到委屈,回到家就跟花姐说。差分机叽里咕噜转了好一会儿,花姐会抬起手,轻抚马走日的狗头。

——这其实非常了不起,马走日甚至想到武六面前吹嘘一番,好让她知道他也不总是说大话。内心天人交战许久,想要炫耀的心情终于战胜了羞耻心。他看着花姐的衣服太土,决定给花姐买几身最时髦的洋装,顺便买个带面纱的帽子遮一下脸,自欺欺人也是好的。

——————

和马走日约好了在咖啡馆见面,听说他要把最近的成果给她看,那煞有介事的样子让武六好笑,同时又有些好奇和期待。她在咖啡馆等了一下午,最后马走日还是没有来。

她有些失落地回了家。

第二天早上,她看到了报纸上“连环杀舞女案告破,凶手伏诛”的新闻,再一看,那照片上倒在地上的分明是马走日。警方还说,在马走日家里搜到了各种各样的女人的衣服,可见这家伙是多么变态。

武六拜托她爹去查查真相,结果就是法租界的事他们不好插手,顶多是把马走日家的一个写着“武六小姐敬启”的盒子带回来。武六打开了它,里面是一个核心,看起来要用电。运作起来之后通过差分机反编译,武六终于知道了马走日想做的——他本想做一个机器老婆,但是做到一半他很困惑,因为他脑子里想的都是武六小姐。他不愿意这样对武六小姐不恭敬,于是他只做了最核心的部分,想拿给武六小姐看。

之后就是机械核心自动记录的部分——枪声,还有说话声:“怪只怪你不该在这,这锅你背定了。”

武六后来替马走日洗刷了冤屈,但是人毕竟还是回不来了啊。

————

马走日带着花姐兴冲冲地来到咖啡馆,武六小姐早就等在那里。他有些不好意思,倒是花姐径直走到武六面前,一直走一直走,最后被椅子绊倒摔在了地上,面纱也落下了。马走日赶紧跑上前去抱住花姐的头,面红耳赤磕磕巴巴。机器人毕竟不是人,哪怕外表再像,也没办法真的思考,也只是一个会动的木头而已。

现场一度十分尴尬,武六望着地上的那张脸,有些生气。

“我把你当朋友,你在背后这样?”

马走日一句话都说不出来,看架势是要拔腿就跑。

“对…对不起……”

“看不出来……你难道暗恋我?”

马走日愣住了。

“给你一个机会道歉,这回必须说真心话。”

马走日不敢抬头看武六小姐的表情,他感到自己的心“咔咔咔咔”地飞快跳着,脑子里一下全是空白。

“……武六,我……喜欢你……”

——————

这些天武六一直在解析马走日留下的机械核心,忙得甚至忘了马走日已经不在了的事实。马走日确实做了一个超乎时代的东西,不仅仅能记录,还能自主运算。就在武六输入某个推演指令后,那个核心十分费力地“咔咔咔咔”,过了两个多小时,终于打出了一行字:

武六 我喜欢你

武六顿了顿,抬起手输入了一句话。

我一直都知道

——————

机器人会做梦吗?

大概会,又大概不会。

马走日此时倒是能确定花姐属于不会做梦的类型,自己的手艺还是太笨了。

可是,虽然制作机器老婆的尝试失败了,但也没有什么好难过的——

那天他对着武六说了他喜欢她,没想到……武六竟然回复他说她一直都知道。马走日试图看清楚武六小姐此时的表情,可是夕阳太过耀眼,只留给他一个剪影。

……后来呢?

后来马走日就去了武六小姐家,又带着武六小姐私奔了。他开着车,身边是武六小姐,他们一起穿越花海、草地,齐老师和武大帅追在后面气得直跺脚却毫无办法。这是梦吗?如果是,但愿这梦永远不会醒来吧。

……可是六啊,你为什么一直在流泪呢?

………。

画个ABO的饼

武六(alpha)×马走日(omega)∠( ᐛ 」∠)_
(今儿还给蓝爸爸送了醋,蓝爸爸表示想把我推下城楼一万次……(。

_(:3」∠❀)_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