慕木已经被抬走了

天宫院甘菜

【勇维】现代AU/面向对象的深度置信网 0.900

Lovers-oriented Deep Belief Nets 0.900

黑深脑残/精神污染/反调教/阿库娅附体/作者改邪归正/这回是国产八点档/大鱼·百合/OOC
千年等一回~等一回啊啊~
————

答应了小维的请求之后,勇利看着天花板,从头检讨自己到底哪里出了问题。
是在河边的时候给的食物太多?
在出租屋没能狠下心复制百合子他们的生活?
还是说在第三个家里,没能坚持到小维自己发现真相的时候……
结果还是发现了,只是没有按照他所想的方式。

果然是心理压力太大,用皮带殴打小维的第二天,他的胃病就演变成了急性胃出血。当时他拼着命赶回来,希望用那种极端的方法、抓住最后的机会让小维明白,他所依赖的“主人”究竟是什么东西。
不值得依赖。
只会不断扼杀他。
像圈养家畜一样圈养他。

这是勇利亲手创造出的——借用一下某个旧概念——“黑绳地狱”,是罪孽深重之人最终被束缚、处刑之处;当然,那个人将是他自己。小维就是小维,只要是他,一定能挣脱这并不能困住他的囚笼,看清那地狱之中恶鬼的丑陋面目吧……
可是为什么,小维挣脱了几乎所有的枷锁,却放任了恶鬼困住他的那一最危险的羁绊?
……
对不起,维克多。
对不起,小维。
我杀死了你,夺走了你所拥有的Life&Love。
所以,作为从全世界手中夺走维克多的人,我应该被全世界讨厌到底、在那里丑陋地死去才对……

世界上的所有东西都有价值,只是在勇利心里,自己早已失去了它。维克多或者小维称他们自己是垃圾,这种事无论如何都无法想象。

小维和维克多一样,即使是从地狱中重生,也依旧那么善良,善良地连一个恶鬼都要怜悯。
好吧,这个恶鬼已经被新生神的光芒感化了,在破灭前的最后时刻,至少要竭尽全力,将神送回他该去的地方……

维克多。
小维。

“我的生命之光,我的欲念之火。我的罪恶,我的灵魂。”
(——纳博科夫《洛丽塔》)
……

——————

小维看着守在外面的几个不肯透露身份的神秘人士,认真思考着。
FBI?
不对不对。
KGB?
想太多。
……
最终,小维认定他们是黑社会成员,勇利一定是和他们学坏了才动不动要打要杀的。
还好勇利现在住院,他们似乎不是很在意小维回跑到哪里去,正好他可以侦查一下逃亡路线。

他鬼鬼祟祟地到处看,走到某个拐角处时,衣领被人拉住了。
“你在做什么呢,维克多?”
是一个女人的声音。小维战战兢兢地回头看,还是个很好看的女人。
“女士,我想你是认错人了……”
对方好像很强势,没有给他狡辩的机会。“维克多先生您好,请允许我自我介绍一下,我是勇利的大学导师,奥川美奈子。”
美奈子向小维伸出手,他赶忙握了上去。
“美奈子老师,我觉得主人…勇利的脑袋不太正常……”小维凑到她耳边小声说。
“嗯,其实我也是这么想的。”美奈子表示赞同,“去外面咖啡店谈吧。”

……
咖啡店里,美奈子和小维点了两杯摩卡。小维喝了口咖啡,迫不及待地说:
“老师,‘负罪感’是什么东西?维克多也是,勇利也是,这两个人真是莫名其妙。他们都在讨厌自己,讨厌到要弄死自己的地步了——他们的脑袋肯定出了一样的毛病。”
“……维克…小维,你这个视角很独特,能跟我仔细说说吗?”
小维一五一十地把维克多和勇利的坏毛病说了,美奈子沉吟片刻,开口道:
“小维,我给你讲讲勇利的‘负罪感’是怎么来的吧。”
“报纸上说是看到照片……”
“是这样,可是不完全是。他第一次来找我咨询是还是个初中生,当时他说,他因为想要给优子报仇,于是把自己想象成凶手,揣摩他的心理……然后就发生了那件让他不能原谅自己的事。”
“……真是个傻瓜。”
“后来经过一些心理治疗,他终于学会通过安全的方法缓解自己的罪恶感,同时又能好好发挥他的才能。即使被病人举报参加过bdsm活动,他也默默接受了。——那期间他了解到了你。”
“我?”
“应该说是维克多吧。虽然勇利当时不知道维克多长什么样子,可是看到你的生日刚好在优子死去之后一天,而你的作品又那么充满希望,也许是发生了移情作用,他感觉自己得到了安慰。一个生命消逝了,另一个生命还会诞生。”
“这样啊……”
“……直到后来你——维克多——找到了他,说自己快要消失,想用凌虐的方式惩罚自己……”
“……然后两个人都疯了是吧。”
“没错。勇利一开始跟我说他的计划时,我就觉得他已经不正常了。他自以为是地展开逃亡大计时,早早就被我还有那些人堵在了起点……”
“……”
“当时维克多已经失去自我意识了,勇利哭着请求我们给他一个机会让维克多重生,我们配合他的计划,而他之后会自首接受长期徒刑……”
“……真傻。”
傻死了。

小维突然有一个想法:“美奈子老师,我们原本计划要逃亡的,能不能请你也给我一个机会,报答他让我重生的恩情?我想我可以让他重新喜欢自己的。”
“……你怎么也和勇利来同样的一套啊……本来我是听说勇利出事了才过来看他的。唉,我会先和他聊聊,之后也不拦着你们两个了,在外面一切小心。”
“谢谢美奈子老师!对了,那些人到底是……”
“机密。”

……

逃亡大计异常顺利,小维顶着一头黄色假发带着墨镜搂着勇利坐在电车上,两人亲密的样子惹来少许路人的目光——他现在知道了,这种以前被他视作危险的眼神其实是欣赏,两个男人自然而然地在一起并没有什么不好的。勇利倒是和那时一样,耳朵都红透了。
喂喂,主人你这家伙比我大四岁——不,28岁,怎么像个高中生一样害羞呢?平时抖S的气势哪里去了?还有你在我身上……
咳咳。
嗯,这样害羞的Master也不错,这样才能显示出他这个Servant的强大……

他们来到了第四个城市,这次他们住在海边,有很多很多渔船和海鸥。勇利一直保持着非常平静的样子,可是小维已经知道了他是个闷骚,平静之后一定有什么大阴谋。
要抓紧时间了。
勇利用“平泽唯”的名字给他办了储蓄卡,现在还把维克多的资产转了回去。嗯,听说一般情侣都会带对戒的是吗?那好,那就买一对好了。
本来想买铂金戒指,天知道账户上为什么只多了那么点钱,维克多不是很有钱吗?一定是勇利偷偷拿去用了,账上必须再加一笔,嗯。
节约一点,只能买黄金的了……金色的有点俗气,却莫名觉得勇利会喜欢呢……

……
面对小维突如其来的求婚,勇利吓呆了。小维带着红色的玫瑰花环,单膝跪地,将一束红玫瑰献给他。
“不,我不可以……”小维的斯德哥尔摩综合征又加重了,自己还没等到那个契机,怎么办,怎么办?
“你以为你接受的是谁的爱,你接受的是一个天神的爱啊!”
勇利当场石化。天、天神什么的……

等到勇利回过神,小维已经把一个金色圆圆的戒指带在了他右手的无名指上。
“哈哈,刚才和Master开个玩笑,听说在你们这边戴在右手无名指上是安心的意思啦……”
……既然是安心的意思,那就勉强收着吧。
小维高兴就好了。

两人坐在海边的堤岸上,蔚蓝的大海与广阔的天空让人心情舒畅。
“勇利并不弱小,”小维看着飞翔的海鸥说,“只是不肯承认自己是强大的呢。”
“……美奈子老师这么说过,现在你也是。”
“‘当你与怪物战斗时,要小心自己也变成怪物;你凝视深渊,深渊也在回望着你。’勇利只是把自己放在黑暗与痛苦中太久了。”
“‘最不抱希望的时刻,痛苦常是意外的宽慰。’我只是一个的渺小人类罢了。”
“不独你一个,我们都是被抛入世界的……‘处于众人之中,孤独生活,失去自我;等待良心召唤,希望由此成为本身的存在。’”
勇利的视线从地面移开,转向身边的人。小维也注视着他,握住了他的手。
“‘假如人只能自己单独生活,只会考虑自己,那么他的痛苦将是难以忍受的。’——所以,Master,哪怕只有短短几天,请依赖我、把自己托付给我,好吗?”
勇利的眼中闪烁着晶莹的光,虽然没有肯定地回答,却似乎情不自禁地点了点头。

……
小维松了一口气,终于暂时稳住了勇利。好险,在书店里恶补过哲学才好歹接住了勇利的话茬。总之,该进行下一步了。
……
小维的计划是这样的,让勇利看到他不仅没得人质综合征,反而有能力去帮助其他人了,也就是“良心”与“自我”的标志——他帮了人,间接证明勇利救了他,他已经足够强大了,没毛病。
但是他们两个树大招风,他也不好去大街上当志愿者什么的……这让他有些头疼。
怎么办呢……
这几天他一边偷偷给各种爱心团体捐款,一边寻找能让他真正做点什么给勇利看的机会。正在海边散步思考人生时,他在手机看见了本市的一个突发新闻——两个歹徒跑进了一所幼儿园内,劫持五个孩子,开着车正往海边逃窜……

Fxxk,这帮变态怎么专挑小孩子下手!

歹徒向警方喊话,说他们活不下去了,都是社会逼他们这样的,他们要直播杀死这几个小鬼再自杀。一辆非常常见的小货车,逃窜的方向正是这一带……

必须阻止他,不光是为了孩子们,也是为了犯罪者自身。
……还有勇利。
海滨一带有很多废弃仓库,小维推断歹徒可能会前往那里。那边场地足够大,也没有水电监控,警方即使过来一时也找不到方向。
到底是哪个呢?
他注意到新闻歹徒照片上制服的标志,一路轻手轻脚地搜索着。带入歹徒的作案动机,也许是向企业复仇?
很巧,他没走多远就看到了那个印着标志的仓库。他悄悄靠近仓库墙上的通风口往里看,发现另一侧的仓库门都被关上了,空地中央有架子支起一盏灯,照着那个正在组装直播器材的歹徒,以及五个幼童。

怎样从封闭的仓库里救出孩子们呢?

——等等,他真要去救?

——要是把自己的命白白搭进去就不好了,还是等警察来吧。

——哦~我懂了,上面那条就是我的黑暗面啊,好的我克服它了!冲吧!

他正思考该怎样进去,随手一拉通风口的隔离网和风扇,整个一大块锈蚀严重的铁制品都被扯了下来,发出了巨大的声音。
“……”
好像搞砸了。

“谁?!谁在那里?!”歹徒慌了,拿着刀子连连后退,还不小心踩到电线差点绊倒……
是个很弱小的歹徒呢。
小维觉得自己能赢。
他扶着通风口的边缘,整个身体直直地扑进去。这是最快的方法,就是落地有点不太好看……

“砰”地一声响打得身后铁墙来回晃,甚至能看到火星从身后往前飞溅。
“不是吧,没说歹徒带了枪啊……”
但是枪声没有让他退缩,反倒是让反应变得更敏捷了。他就地一滚,抄起一块铁皮躲进了角落里。维克多的身体素质和反应能力确实很强,应该是满世界跑和当战地记者时锻炼的。
另一侧不远的仓库卷闸门微微开着一条缝隙。小维趴在地上,看到了听见枪声赶过来的另一个歹徒的腿。

得赶紧把里面这个解决了!
从枪械击打铁皮的威力推测,这很可能是自制改造枪,威力不如制式手枪,准头也更差。小维在心里感谢了一下维克多,举着铁皮快速躬身前行。
歹徒在灯光下,瞄准黑暗中的物体会更加困难,很快维克多就移动到了离歹徒十米的地方。歹徒的手枪已经没子弹了,他慌忙丢掉它,重新举起刀,顺手抓起了一个女孩当人质。女孩嘴里塞着布条,眼中溢出了泪花。
“别过来、别过来……”歹徒后退着,一不小心碰到了架子。灯光摇晃了一下,很快掉在了地上。
小维觉得自己的运气真是太好了。他抓住这个机会迅速扑上去,一拳揍在了歹徒脸上,让他直接摔了出去。

作战成功!
小维拾起电线、绳索之类的捆住歹徒,还没捆两圈,就听到身后卷闸门被拉开的声音。
糟了,另一个来了……
出乎他的意料,进来的不是一个人而是一群人。
“警察!别动,把手放在脑后蹲下!”
小维赶紧照做,警方这样也不奇怪……
他的手被铐上了,警察搜到他身上没有武器,也就让他站了起来。
“等等,你……你是维克多·尼基福罗夫先生吧?!”
什么情况?他明明染了个黑黄搭配的杀马特发型啊……

手铐解开了,警察带他出了仓库,外面的亮光让他花了一秒钟来适应。
他听到了一个声音。
“小维?!你怎么在这里——”
是勇利,他的双手被反铐在背后,脸上写满了不可思议。
“Mas……松田君!你怎么也在这?——警官,你们听我说,他是和我一起来见义勇为的……”
“我们都知道了,维克多先生。”一位警官告诉他,“您现在失去了记忆所以不了解事实,这个人就是绑架您的歹徒胜生勇利。”
“诶诶诶???怎么……”
“他刚刚向警方自首,报告了自己的身份和位置,并且说他和绑架幼童的嫌疑人在一起。当我们赶过来的时候他正在与歹徒搏斗,相信法院会酌情考虑自首和立功行为的。”
小维看着勇利,发现他一直低头默默地听着,不肯与他对视。
……Master,这就是你一直等待的机会吗?

小维与孩子们坐上一辆警车,勇利被押上了另一辆。很快,媒体就披露了这个重大消息,两件重大刑事案件同时告破,一项是拖了半年的悬案,另一项则是刚刚发生的绑架案……
全部圆满解决,人质和没有发生任何伤亡。
——然而小维看出勇利好像受伤了。
“警方会处理的,没事。”小维坐在休息室内裹着毯子捧着一杯水,情绪有点低落。旁边的小朋友们依然没有摆脱刚才的恐惧,哭声此起彼伏,有一些女警和赶来的家长在耐心安慰着。
“叔叔……”
小维抬起头,眼前站着那个他从歹徒手中救下来的小女孩。她的眼角还有哭过的痕迹,可是眼中没有恐惧,而是闪烁着坚定的光芒。
“谢谢叔叔救了我,我一定会记住叔叔的。”
“救了你的不止我一个哟。”
“对,还有这些叔叔阿姨们,我长大了一定要做一个和你们一样了不起的人!”
……

在警局,小维与勇利有了一次短暂的会面。小维的直觉告诉他勇利依然在愧疚之中没能走出来,因为此时他的右手上并没有戒指。
小维伸出手,从勇利的“神奇口袋”里找出那个戒指,重新给勇利带上。
“勇利没有做错任何事,为什么不能向我敞开心扉呢?”
“我……”
“我喜欢你,你也要喜欢自己才行,不然你就是觉得我瞎了。”
“…………好吧。”
“我会跟警方和法院说,你一直都是为了我才做这些事的,这样虽然不能完全免除刑责,很快就能出来了——”
小维注意到,勇利的眼中有些他看不清的东西在闪烁。
……

勇利和小维告别之后,心里一直在盘算着什么。
算起来,以前虐待小维的日子一周得有六天,后来慢慢减少之后也有四天打了他。他一直将每一天的行为记在手机里,为了将来作为物证,也是为了给小维之后的主治医师提供信息。
物证在这里,连小维自己都没法推翻。小维作为斯德哥尔摩综合征的病患接受治疗已经是必然的了,而且他的解释以及减刑要求全部都会因为精神疾病而不予采信。
很快,小维就会醒悟吧。

这样一来,禁锢小维的最后一道枷锁已经解开,小维将继续像他希望的那样不断上升,也许,在实现自我超越之时,能够握住迷失在乌托邦中的那个人的手……

变成更加完美的人。

……
勇利看着自己右手上的戒指,心里想着小维什么时候会后悔送他这个。不过在小维后悔之前,他还想继续戴着它。
其实,他不是快要、而是已经得了利马综合征吧……

被警察押送着走出门时,他看见一个小女孩牵着一位年轻女性正等在门口,应该是被解救的人质和她的家长。
“叔叔,谢谢你。”
叔叔……是在说他吗?
“是哦,刚刚那个有漂亮的蓝色眼睛的叔叔告诉我,叔叔也是个了不起的人呢。”
他……了不起……怎么会呢。
“那位叔叔还说,让我把我的名字告诉您呢。”
……名字?
“你的名字是……?”
“我叫优子,西郡优子!……叔叔再见!”

勇利的泪水失控了。
谢谢你,优子。
谢谢你,小维。

——这是现在的他能够收到的、最好的礼物了……

————————————

tbc

下一章he哦!在一起咯!!!

勇勇还不赶紧去治病!脑子完全坏掉了!!!(抽打。

评论(20)

热度(4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