慕木已经被抬走了

天宫院甘菜

【勇维】现代AU/面向对象的深度学习 0.8

Lover-oriented Deep Learning 0.8

R-18G
调教/心理阴影/精神污染/琼瑶剧/狗血/黑深脑残/OOC
各种强行正能量强行鸡汤强行药丸。
巨型烂尾现场,不忍直视。
————————————————————

“Master,Master……”
“谁?是谁在那里?”
“Master,你不记得我了吗……我是你的Servant啊……”
“是……维克多?!是你?!——啊,从那以后,我竟然没能梦到过你……”
“我不愿意出现在Master的梦里嘛。不过今天是特别的,我……我好像……明白了什么……我一直在追求的……”
“你明白了什——”

梦里的气氛一下子变得血红。
“……希望有人把我踩在脚下啊,哈哈哈……当我的读者们看到他们的偶像像一条发情的母狗一样、随便哪个男人就可以凌辱侵犯时,他们的表情一定会很美妙吧……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勇利梦中的维克多银发被风扬起,好像已经陷入了疯狂。
“不,不……你不是维克多…你只是我幻想出来的影子……维克多不应该是这样……”勇利痛苦地抱起了头。
“维克多应该是什么样子?是你幻想出的、带着蓝色花冠的纯洁女神?!哈哈哈,别做梦了,勇利你不是使用我的身体用得很开心么?”
“我——”
“来啊!我的身体已经快要发现你的小把戏了,快点用你的手把我的眼睛挖掉、手脚折断锁在黑暗的牢狱里,满足你无穷无尽的欲望吧,这样的话,我就再也不会逃跑了……”
“我不想这么做……”勇利摇着头连连后退,那个“维克多”飞速逼近,抓住了他的手,让它触摸自己的眼睛。勇利惊恐地看到“维克多”流出了血泪,接着,对方的发丝温柔落下,表情又恢复了平静。

“Master……”
“维克多你……刚刚那是……谁……”
“那是Master心里的我哦……”
“是、是这样啊……对不起,维克多。我一直在伤害你,而且心里一直想要伤害你……”
维克多闭着眼睛摇了摇头,伸出手抚摸着勇利的脸颊。
“Master真是温柔呢,为什么要道歉?——这样的我,就算被怎样对待都不过分吧……”
维克多留下叹息一般的声音,渐渐隐去了。
……
……

勇利从睡梦中惊醒,眼泪湿透了枕头。房间的另一边床铺上,小维还在安静地睡着。他调整了一下呼吸,起床把脸擦干净,吃了两颗胃药。
……
这是他们到达的第三个城市。
……

那天以后,勇利把账户上的大部分钱都给了百合子,说是赔偿她被小维撕碎的书。百合子一直说不要,却最终被勇利说服。
“你知道了一个秘密希望你能保守,这是你应得的封口费。”
“……秘密?我好像没有知道什么……”
勇利凑近她的耳朵低声说:“小维就是维克多·尼基福罗夫本人,而我就是绑架他的罪犯胜生勇利。——好了,现在你知道我们的秘密了,要么收下从此闭口不言,要么现在就被我灭口,你选吧。”
百合子用手捂着嘴,说混血的小维是维克多本人也许勉强可以接受,可她无论如何也不敢相信这个善良的邻居会是那个绑架犯。
“维克多他啊,可是一直为觉得自己的作品不够好而苦恼呢,已经苦恼到想要抹杀自己的地步了。你不是他的书迷么?你忍心看他说自己的书是垃圾么?”
“我……我到底该怎么做?”
“你也很希望过上书中那种美好的生活吧,拿上这些钱,证明给他看:有人读了他的书之后真的变得幸福了——不是用他的书自我麻醉,而是真正的、能够改变苦难的幸福……”
……
最后,百合子做了决定。她准备搬去乡下的小镇,用这些钱重新开始新的人生。
小维,维克多。
她的心灵之光,正在为她这种卑微的存在苦恼着。
——他们拯救了她的生命,也拯救了她的灵魂;现在,轮到她来回报他们了……

阴暗狭窄的出租房空出两间,很快又有人搬了进去。不知道新来的那些人,是否同样可以改变他们的命运呢……
……
……

******

从那天以后,小维再也没有说过一句话。他一路上跟着勇利一言不发,来到这个房子后只是缩在房间的角落,连饭也不吃,好像也没有睡觉。
除了出门采购生活必需品,勇利一直守在他身边。看样子小维现在什么都不想说,他也不强迫他,只是哄他吃下一些米糊和营养补剂,到了晚上的时候再喂给他一些掺着药片的水。
开始时小维不肯张嘴,他只能捏着小维的下巴,嘴对嘴把食物和药片喂给他。过了两天,小维终于肯张嘴了,不过除了张嘴之外还是什么都不肯做……

到了第七天,抗抑郁药终于起了作用。小维开始流泪了,扑在勇利怀里不愿意放手。
小维……真的很伤心呢。
勇利抚摸着小维的背,柔声问:“小维为什么会哭呢?”
“小维是垃圾。”
“小维是乖孩子,怎么会是垃圾呢……”
“……不知道。”
“想想看,是不是哪里记错了?”
“……我想起来了,那个维克多是垃圾。”
“好吧,小维说他是垃圾,总要有个理由吧?”
“因为他写的书是垃圾。”
“到底是哪里不够好呢……”
“吃了他的垃圾的人都变蠢了,他就是个害人的垃圾。”
这样把心里话说出来的小维,意外地有点毒舌……

勇利把他扶起来,直视着他那湛蓝的眼睛:“每个人都有自己存在的价值,正面的、负面的,巨大的、微小的,都是价值。”
“可是垃圾……”小维激动地想反驳,被勇利制止了。
“照你这么说,百合子是蠢人,而且不会写小说,连维克多都不如——你会觉得百合子是垃圾吗?”
小维拼命摇头,意识到自己说错话了。
“维克多他啊,在我看来不仅不是垃圾,反而是个很了不起的人呢。”
“……了不起?”
“是啊!你看……”勇利拿出一本书,念出一些句子。
“……小维你是能明白的吧,这里面包含的对爱与生命的赞美……”
小维低着头,默不作声。
“这是垃圾能创作出来的作品吗?…至少我看了他的书之后,能更加积极地对待生活了,想用自己的力量让别人幸福——还是你想说,你的主人也是个蠢人?”
“……不。”小维闷闷地说。
“要说维克多的缺点也不是没有……”
小维抬起头,认真地期待着答案。

“这个人可能有点死脑筋,或者说‘笨’也没有错。他明明这样热爱地球上的一切,却唯独讨厌他自己呢……”
小维下意识地点了点头,表示认可这个说法。
“你知道他为什么讨厌自己吗?”
“……为什么?”
“因为他不明白,为什么世界上有那么多黑暗与痛苦,他却依然开心地过着每一天。他想要与那些人分担痛苦,却没法做到这一点……”

小维发现自己的脸颊有水划过,赶紧用袖子擦了擦。
“……每个人的能力是有限的,维克多或许实现了很多很多梦想,可能正因为如此,他下一个想要实现的梦想过于庞大了——终于到了他独自一人没法实现的地步。”
“你说的这些都是你猜出来的,不算数。”
“并不是猜的。”勇利把小维抱在怀里,下巴枕着他的肩头,在他面前打开维克多的百科资料。“虽然维克多的小说和游记里写的都是美好的事,可是他去过的地方,并不总是那么美好。”
毒窝、贫民窟、战场、疫区……这些不会出现在任何游记里的东西,以“米哈伊尔”的笔名出现在各种新闻报道中。这些本来是不会被披露的,直到世人以为他被害的时候,新闻出版社的编辑们才忍不住说出了真相。
他写的报道语言总是那么苍白,仿佛女童在他面前被炸飞也只是轻描淡写的一件事。
“……可是,与他一起同行的人们都知道,这个永远带着微笑与活力穿梭在地狱中的人,给了他们多大的力量。或许面对哭泣的人们他束手无策,可是尽管不能感同身受,他也会想办法把那造成伤痛的源头截断……”

小维听着这些话,整个人都呆住了。
“因为他感觉不到他人的痛苦,所以,也感觉不到自己的伟大之处。他可能和你一样觉得维克多这个人是垃圾,但是这个世界上,恐怕只有你们两人才会这么想。”
勇利抓住小维的右手,让他触碰那些书籍。小维感觉自己心跳得厉害,那些书本之中仿佛有栖居其中的灵魂在与他对话……
“他的文字对那些苦难中挣扎的人们看似不同情也没有帮助,其实那只是他脑中一点点微不足道的缺陷而已。这个无法用文字描摹的时刻,他会拿起画笔记下那不可言说的心情……”

勇利又打开一本画集。
“每当维克多内心产生那些无法言说的焦虑之后,他会拿起画笔,画出他心中的梦想。你看,这是繁华安定的里约;这是和平宁静的叙利亚;这是他的家乡,即使白雪皑皑,人人也能安居乐业……”
小维指尖轻轻抚过那些世界上并不存在的画面,良久,吐出一句话。

“主人说得没错,这个人真是蠢得不行。”

小维用力把画集合上,有些意兴阑珊。
“也许是这样吧,如果不是傻瓜,绝不会这样随随便便就把自己的生命和灵魂丢掉——小维,你不能学他。”
“……当然,我又不是他。”
勇利在小维的眼睛上轻轻蒙上一块布,凑到他耳边低声说:
“愚蠢的人才会痛苦,而我知道,小维是很聪明的。”
感到耳尖被主人舔舐,小维轻轻哼了一声。
“……是的,小维是聪明人,不会让自己……让自己……”
小维的身体在发抖,勇利抱着他时更用力了些。
“小维是我最心爱的奴隶,我会保护你的,你只要闭上眼睛,什么都不要看就好……把自己的灵魂交给你的主人,让自己被完全掌控……”
小维渐渐平息了颤抖,在语言的引导下,将自己的灵魂一点点交给这个温柔的囚笼……

地狱什么的,只要闭上眼睛就看不见了,不是么……

********

从那天以后,小维一天天开朗起来,只是除了去书店买书,其他时间都很少出门。这间房子比原来住过的都要大,窗外对着山丘、城镇和远方的大海,房间里也多了很多鲜花和装饰,都是主人为了哄他开心买来的。
栖身在这一方空间,什么都不用想。这里是他的乐园,他的乌托邦。他看起了以前嗤之以鼻的那些小说,想象着维克多笔下的人物在他的乌托邦里上演一幕幕悲喜剧……
他开始理解百合子了,她不是被这些小说毒害,相反地,是它们为她打开了一扇通往乌托邦的门……

真是可笑,自己还把维克多称作垃圾……维克多明明……
明明……

——是这样怨恨着自己啊。

弱小的自己。
无力的自己。

他也一样弱小,和维克多一样,无力承载那过大的梦想。
那梦想,燃烧的是生命;维克多的灵魂已然被它燃尽,化作一缕轻烟飘散在空中。

但是,但是,即使闭上眼睛也能听得见……
他能听见被困在幻想的乌托邦中那个人的呼唤,能听见远方来自地狱的悲鸣。

只有他能听见。

他感觉呼吸有些困难。周身温暖的空气中,渐渐浮现出密密麻麻的黑色绳索。他一样被困住了,困在这个温暖宜人的微型乌托邦里。

他不想再逃了。他累了。

主人说得没错,他的身边是唯一能隔绝危险的地方。

他知道,维克多很蠢,他也并没有多聪明。
……

————————

小维学起东西来很快,渐渐承担起了家务工作。每次主人回家时,他都系着围裙、坐在一桌丰盛美味的饭菜边等待主人的夸奖。
就好像寻常的夫妻一样。
主人找了个稍微稳定点的工作,经常喝得醉醺醺地回来,有时手里还拎着个酒瓶。或许是酒精的作用,又或许是工作不顺,主人的脾气越来越坏,打骂也越来越多。
小维明白,主人是在为维持他的乌托邦而努力着,因此并没有怨言。从前那地狱般的日子都过来了,现在的一切根本不算什么……
主人只是压力太大了,有些精神失常而已。
主人一直都是那个主人,不会变的,他相信。

主人给小维买了一个智能手机,他一个人在家的时候除了看书又多了一项娱乐活动。他会看一些新闻,但经常是刚刚打开网页又关上了它们。警方又发现了维克多可能存活的重要证据,某个城市监控里,两个身高吻合的人出现在画面上,在书架角落留下了嫌疑人和受害人的指纹。
……
乌托邦就是从那一天起被打破的。主人辞了工作,整日在家里喝酒抽烟,喝完了就指使他出门买。晚上的时候,主人会用绳子捆着他的手、领带缠着他的眼睛,把他以一种屈辱的姿势压在地上,粗暴地侵犯。

乌托邦的代价……
吗……

有一天主人难得想要出门再找一个工作,小维收拾床铺时,发现主人的枕头底下露出书的一角。
《变态心理学实例解析》。
书几乎是全新的,但是有一页被折过,用红笔重点标注了一段文字。

“斯德哥尔摩症候群”
……受害者屈从、依赖甚至爱上绑架者的一种不正常心理。因为他们的生命受到实在的威胁,不得不期待绑架者的“仁慈”能够保护他们的生命。他们一般是心地善良、易受感动的性格,绑匪偶尔对他们的仁慈就会让他们心怀感激、甚至倾慕……

“主人为什么要看这种书呢……”
小维继续翻找,没注意身后的主人已经回来了。

“你在找什么?!”主人抓着他的头发把他往墙上撞,接着绑住他,用皮带狠狠地抽打。他倒在地上痛苦地扭动着,看到了地上飘落的、刚刚被主人抓下来的头发。
大半截黑色、小半截银色,好几根都是。

——他想,如果今晚没有被打死,那么他应该验证一件事。
还好没有。
……
没想到那一时刻来得太早,就在第二天中午。

主人出了一趟门,脸色苍白、满头是汗地回到了家,手里还拿着一把锋利的刀。他退缩在窗台边,拼命地往后退,求着主人不要杀他。
“我也是没办法啊,外面全是警察……”主人的情绪异常激动,眼泪鼻涕糊了一脸。
“为什么……为什么杀我……”小维用惊慌失措的语气说,同时他用余光瞥见主人身后的大门还开着。
“——你不是已经猜到了吗?!我都看到了,你一直在浏览关于维克多的新闻!”
“我……我只是……难、难道说,我就是……”
“对,你就是,你就是那个该死的维克多!而我,我就是那个变态绑架犯胜生勇利!”
自称胜生勇利的绑架犯双眼通红、目眦尽裂,握着颤抖的刀刃指着他——小维,或许是维克多·尼基福罗夫也说不定……

主人疯了,也许战斗力没那么强了。他以前不反抗,不代表没有能力反抗。
主人挥动着寒光闪闪的刀刃向他逼近,他一步步挪动,朝着大门的方向后退。
他在等,等着主人动手的那一刻。

——刀尖终于刺过来了,朝着他咽喉的方向。他没有躲开,轻轻松松就握住了主人的手,把刀夺了过来。
他非常冷静,而他的主人整个都慌了神。

“你下不去手,是吗?我的主人?”

“……不!没有刀,我一样能掐死你!”

“主人应该先关心一下自己的身体才对,我看你的脸色好像很不妙,是不是哪里难受……”
攻守易势,现在轮到他往前走,主人惊恐地后退了。他看到主人的表情像是忍着剧痛的样子,快速冲上前扶住了他。
主人——应该叫做胜生勇利——终于忍不住了,捂着嘴剧烈地咳嗽着,鲜血从指缝间流了下来。他的脸色迅速灰败,眼中狠戾的光芒好像在一点点消散。

这无疑是主人最弱小的时刻,无论是从小维的角度、还是世人的角度,都是这样。

小维解开主人的外套,拿出手机用主人的指纹解锁,随后播通了一个号码。他的主人用最后一丝力气抢夺,当然不可能抢的到。

“——您好,我叫平泽维,是松田君的室友。您应该知道我们在哪,请快点派救护车过来,松田君他……”小维的喉头哽咽了一下,“……好像是急性胃出血。”
……

“你这是……斯德……”
“斯德哥尔摩症候群是吗?好好我是得了斯德哥尔摩,省省力气躺好,等救护车来吧。”小维握着勇利的手,感觉自己心里和勇利的胃一样痛。

……
……

医院。
经过抢救之后,勇利总算是脱离了生命危险。他听见病房外有人在交谈,很快有人走了进来。
是小维,不,维克多。

“啊啊,我只知道维克多是个愚蠢的人,没想到胜生勇利比他还要愚蠢呢。还好我是小维,是个聪明的人。”
小维凑近病床,用湛蓝的眼睛盯着勇利。
“斯德哥尔摩……”勇利无力地说道。
“对、对,我就是得了斯德哥尔摩综合征,有个绑架犯叫做胜生勇利,明明可以把我一个人丢进地狱,却带着我一起去住河边的窝棚,把买来的面包给我、自己吃过期的;明明自己累得要死还陪我看书;我抑郁的时候还嘴对嘴给我喂药……真是仁慈的绑匪呢。”
“你那时都——我明明一直虐待你的。”
“——就是为了让这次毫无危险的地狱之旅更加真实、为了今天能把我一脚踢开是吗?!”小维上前一步,气势惊人。“然后自己打人比被打的还要难受,难受得得了胃病?!”
勇利往被子里缩了缩。

小维说着说着低下了头,眼泪像珍珠一样坠落。
“……对不起。”
“要说对不起的是我才对……”
“不。维克多——也就是我,不应该拜托你这么强人所难的事情,虽然我现在不记得当时说了什么,可是把你害成这样的人是我啊……”
“……那是我自愿的……我、我只是想要找个人施暴而已……”
“别说了,好好休息。”小维把食指放在唇边,“等你好一点,我们再把帐好好算一算,谁欠谁的一点点算清楚。”

……

第三天,小维找勇利算账来了。
“胜生勇利,精神病学与心理学硕士,因为自身原因放弃了医疗职业,在市图书馆工作。”
“都说了我就是变态施虐狂而已……”
“你闭嘴。——既然催眠的手段很高明,自我催眠成一个施虐狂、甚至疯子都不是很困难吧?”
“……”
“心里把维克多夸得天花乱坠,却嘴硬要把他调教成母狗什么的……我想想,对了,你这么喜欢自虐,其实是个受虐狂吧?伪装成抖S真是辛苦了,勇利。”
“…………”
“嗯,还有,对人格分析和需求动机的把握都很到位:那个理论叫什么来着……马斯洛需求层次理论,就是这个,先是从需求底层一步步往上爬,再让我失去安全感,就算我变成了抖M,也不得不逃离你身边回到从前的环境——这样一步步指导我成长,真是位了不起的老师呢。”
“……虽然不想承认,不过你学的真快。”
“都说了我很聪明了,和你们两个白痴不一样。”
“……”
“你照顾我那么久,现在,换我照顾你了。”小维凑近了一点,压低声音说:“我们继续逃亡吧。”
“不,你应该……”
“你是不是和外面的那些人做了什么交易、把自己的余生抵押上了?我不要这样,你是我的Master,不能被别人夺走……”

不可以,不可以这样……勇利在心里说。小维应该回到可以给他尊重、关爱、成就、自我超越的地方,而不是和他这个心理变态的人一起逃亡。
维克多也好,小维也好,都是他心中遥不可及的存在。他就像生活在黑暗中的嗜血蝙蝠,偶尔仰望过奥林匹斯山上的神祇,就想要夺走他的光辉,让自己有资格陪在他身边……
他成功了,所以,必须为此付出代价。

付出代价……
仅仅是余生在狱中赎罪,或许也不能补偿吧。

……又或许,逃出去也不错?
小维的人质病态心理比他想象地还要根深蒂固,这是他的错,对这一病症估计不足……
逃出去之后,多少还有纠正小维斯德哥尔摩综合征的时间,以及避免自己患上利马综合征的时间。

——在彼此爱上对方之前。

————————————————————

tbc

这是琼瑶狗血烂尾的一章…………

走过路过留个评论啊诸位拜托……谢谢……我自己已经无法衡量我自己写的东西了,求指导求方向……😭

评论(22)

热度(5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