慕木已经被抬走了

天宫院甘菜

【勇维】现代AU/面向对象的深度学习Lover-orientedDeepLearning 0.73

R-18G
调教/羞辱/虐待/mob/黑深残/OOC出没。

——————————————————————

小维跟着主人来到他们的目的地,那是一家“超市”的“后门”外,早早有一队人在那里等着。过了一会儿,紧锁的小门打开了,一个超市“员工”推出一辆满满的“购物车”,还有几个“袖章”上写着“义工”的人站在旁边维持“秩序”。
小维看到购物车里有“面包”就想冲过去,立刻被主人拉开。主人这回用的力气很大,跟他俩抢食物时完全不能比。他大概是意识到了情况有些不一样,只能乖乖地跟着主人一起“排队”。

排在前面那些人大多低眉顺眼、蓬头垢面,穿着脏兮兮的衣服,拖着无力的步子前进。这一点与身边的主人如出一辙。
真是奇怪,那些与他主人差不多的人类们,刚刚转头看着他们时为什么也露出了凶恶的表情呢?这些人和刚才路上那些强大的人不一样,除了那一瞬间的凶恶,其他时间眼睛是毫无神采的。

如果能以眼睛的神采来“定义”强大,那么……

他装作不耐烦的样子将视线扫过他主人的眼睛,这时的主人眼中只有灰暗。主人确实是弱小的,就连对他施暴时也是。只有极少数的时候,当主人在发呆“思考”、或是他眯着眼睛假装睡着时,主人好像又恢复了强大。主人的强大与路人的强大有所不同,似乎对他不会构成威胁。

主人在假装弱小吧,就和他假装成狗一样。
其中的原因也许是:主人虽然强大却比不上路人,路人刚好能“克制”他,他就只能装作更弱小的样子,这样出现在路人面前时就不会被撕碎。
但是为什么主人在他面前也要装弱小呢?要是主人一直能保持那种强大的眼神,意识到实力差距的小维觉得自己可能不会想逃跑或是反抗了……
总之他得出了一个“结论”,关于主人的一切几乎都是“谜”,唯独蠢这一点是可以确信无疑的。

队伍秩序井然地前进,每一个弱小的人领到食物都要鞠躬说一声“谢谢”。他们来得很晚,排到他们前面两个人时购物车已经空了。那两个义工不停地向他们“道歉”,前面两人也连道“没关系”。弱小的两人依然还是弱小的,而强大的两人——那两人虽然“笑着”或是“道歉”,却不能从他们的眼睛中读出词语相应的意思。那眼神好像弱小的主人拿着皮鞭居高临下看着他时的感觉,到底算弱小还是强大呢……

小维听见自己的肚子咕咕叫了。
“去教堂碰碰运气吧。”
主人拉着他去了一个叫做“教堂”的尖顶建筑。这里有“草地”还有“白鸽”,很“可爱”,他真想在草地上打滚、和白鸽一起玩。不用说主人肯定不同意,现在他也饿得没这个心思。
他们遇到了一个穿着“修女服”、握着“十字架”的“修女”,主人向她请求一些食物,他在一旁连连点头。
“饿。”他说。
这是除了“主人”和两人的名字之外,他说出口的第一个词。
他看见主人流露出的惊喜,以及被他定义为强大的眼神。这次的强大比以往更强烈,已经远远超过了他所见的那些路人;只是它转瞬即逝,很快又被弱小遮盖。
主人又和修女攀谈起来,修女一直在摇头,说什么“今天不是散布福音的日子”。主人失望了,拉着他往家的方向走去。

直到晚上在饥饿中进入梦乡,他依然沉浸在那种前所未见的强大带来的震惊之中。

足足饿了一整天,到第二天的时候他们才在另一家超市领到了一杯“泡面”。泡面拿在手里轻飘飘的,他稍微掂量几下就失去了兴趣。
反正也不够吃,就给主人好了。他把泡面塞回主人手里,听到主人跟他说:“小维,这是可以吃的东西,只要回去烧水泡一下就好了……”
他“哼”了一声表示不屑,他知道主人能明白他的意思,这食物没什么好吃的。
“那你今天就饿着吧,当心饿死。”
啊,他明白了,主人在弱小模式下说出的“语气”也是弱小的。饿死就饿死吧,那点吃的也不能让主人比他多活一天……
有一种标识叫做“赏味期限”,今天的“日期”已经超过它了。吃了没事,而且主人也喜欢吃这种“过期食品”。
……

这天回到河边,正好有一群人聚在那里。有些是棚户区的居民,也常常在超市后门碰到的;还有一群穿戴着一色马甲帽子、手里拿着旗子的人,其中一些把一箱箱东西往空地上搬,有一个拿着“喇叭”的人在说着什么,声音很大。
“这是XX议员来慰问大家的……”
“议员”;
“慰问”。
……
“选举”;
“民意”;
……
“投票”。
……
“支持率”。
……
……
“作秀”。
……
……“无业游民”;
……“犯罪率”;
……“边缘人”;
……“政绩”;
………………
饥饿带来的眩晕、喇叭嘈杂的声音加上这些源源不断被“联想”出的词汇,他一下子难以接受,捂着头蹲在了地上。
“小维你……你怎么了?!”
他的主人不安地看着他,毅然放弃那种弱小的姿态、改用一个温暖强大的怀抱包围了他。主人的强大让他安心,他注视着主人,感觉自己眼角有一点“眼泪”在滚动。
“……饿。”饿并不是主要的问题,可是他要是说出自己为什么难受,那么他的伪装就暴露了。在这场主奴间关于伪装的“博弈”上,他不想成为先“输”的那一个。
主人稍微有点失望,也像是松了一口气。他看到主人从衣服内侧的口袋里拿出一块“方糖”放进他嘴里,又把随身的水杯解下来递给了他。

很“甜”。

看来主人也藏了很多甜甜的秘密。

恢复力气之后,他和主人回到了河堤下。穿着马甲的人们依次离开,只剩一堆物资留下空地上。围着物资的人们“蠢蠢欲动”,他看到了他们眼中闪耀“贪婪”的光芒,与排队时的凶恶眼神类似,但是更强烈百倍。虽然与主人或是路人都不同,这的的确确也是一种强大。
在食物面前,他们变强了。
他知道自己此时应该也有与他们一样的眼神,所以,他也变强了。
获得食物,就能证明自己的强大。

夜幕降临,把这个小小“社区”的“存在感”降到了最低。

他没等主人的命令就和那群人一起蜂拥而上,谁抢的多谁就是赢家。人挤人自然免不了推推搡搡,如果在抢一些大家都急需的东西那就很容易变成斗殴。
这群流浪单身汉们至少也有四十多岁,平时和他一样吃不饱饭,倒是总有“钱”“买”“酒”来喝。小维虽然刚刚出生没多久,却知道自己有着和主人差不多“年轻”的“体魄”,打败这些“醉醺醺”的“老酒鬼”们完全没有问题……

小维成功抢到了一整箱印着“红豆面包”字样的箱子,没等他高兴“两秒钟”,那些人齐刷刷地看着他,眼中的光芒达到了“嗜血”的程度。他们扑上来撕咬、锤打,争抢纸箱被扯破后滚出的面包。他不甘心就这样放弃,他知道这些人很饿,但是他更饿!对,他是最饿的那一个,也会是最强的那一个,只有占有最多的食物才能证明这一点。
他蜷着身子伏在地上,紧紧抱住剩下的半箱面包,就像当初从主人手里抢面包一样。他没想到那些酒鬼哪来的那么大力气,打得很疼不说,还抄起一些罐头、饮料瓶朝他砸过来。有些砸到了他的后脑勺上,他不得不腾出手臂护着脑袋,怀里的面包就又少了一些。

无意中他看到了,站在圈外旁观的主人眼中,冰冷的弱小与炽热的强大正在交织着。

主人会怎样选择呢……

强大的力量很快占据上风,他的主人扑上来拉开了他,用自己的背紧紧把他护在身下。此时小维怀里的面包已经丢了一大半,那些人没多久就丧失了继续费力打人的兴趣,重新开始第二轮抢夺食物的战斗。

……
他感觉到主人把他背起来,吃力地往家里走去。他比主人高,两只脚在地上拖着不舒服挣扎着想下来,却被主人紧紧按住。
“小维别乱动,你的头上流血了……”

“流血”。
从出生时小维就知道,这是会让他“死掉”的事情。他这才意识到一些黏稠的温热液体顺着脸颊流了下来,但是现在,他没有出生时那样的“恐惧”了,因为主人很强大,即使是一瘸一拐的,也足够强大到能保护他……

回到家,主人让他躺在自己的“床”上,用“纱布”和“瓶装水”帮他擦干血迹、清理伤口。“按压止血”过后,主人又用纱布把他的头缠了起来。小屋里有点暗,只有两盏“充电式LED灯”亮着。借着灯光,他看到了主人额头上的汗水滴落下来……

“……主人,吃……”怀里硕果仅存的三个压扁了的面包,本来他想自己留两个的,不知为什么他一下子全都拿了出来。他没有力气再想其中的原因了,他困了。

迷迷糊糊之中好像听到外面嘈杂的声音渐渐平息,然后响起了主人的声音,听起来好像不是在对他说话。

“……对,请你们把救护车开到那个街角,我很快就背着他过去……不不,不用带担架来,我们家这边不方便,我们自己会过去的,并不是什么大问题,只是病人很虚弱,而且需要马上抗菌消炎……”

主人这次抱起了他,但是没有抱稳,一下子跌回了床上。他听见了主人的喘息、喝水的声音,过了一会儿再次抱起了他。
这次似乎成功了,摇摇晃晃地,好歹在摔到地上之前到达了约定的街角。“救护车”的声音由远及近,有灯光在闪烁……

再次醒来时,他看到了白色的“天花板”,以及手上连着的“输液器”。这里是“医院”的“病房”,主人似乎不在可能是去办什么“手续”了。
既然主人有这么多秘密瞒着他,如果不借机掌握一些可就太亏了。他几乎本能地闭上眼睛放慢呼吸,片刻后,他听见有人进来,走过来轻轻摸了一下他的额头。

是主人的手,虽然有些冰冷却依然强大。他虽然没有睁开眼睛,却知道主人一直守在他身边……
……

就在小维装睡装得快要睡着时,他听到身边响起微弱的“手机铃声”。主人似乎走去窗边接了“电话”。说话声音很小,他也是集中了全部注意力才听清楚一点点。

“……是的,头部……轻微伤……”
“……我没事的……”
“您不用……”
“再次感谢……证……”
“…担心…逃跑……我一定……余生……补……悔……”

意义不明,不过好像也没什么值得关心的事。
他把眼睛睁开一条缝,看向床头的病历卡——

姓名:平沢 うい
年龄:24
血型:X
国籍:日本
保险号码:XXXXXXXXXX
住院事项:头部外伤出血、背部少量淤青、低血糖
……

是哦,主人说他是“混血”“日籍”,那就肯定有“合法身份”和“保险”咯!不过他们是主人和奴隶,奴隶原来的身份只能掌握在主人手里……
秘密就在主人那个百宝箱一样的外套内侧口袋里,他已经知道了。……如果哪天主人再弱小到他无法“臣服”时,他就会夺回自己的身份,变成一个强者,把主人抛弃。
——主人其实并不弱小,大概也不需要和他相依为命吧。装作弱小的样子真是“辛苦”了,他的离开对主人来说也算是解脱……

……还是再跟着主人一段时间吧。
……他对自己的身份还不是很熟悉,不能“草率”。

……

出院后主人又恢复了那种弱小的样子,连扶他都不扶一下。但是主人的黑眼圈和苍白的脸色是强大的证明,他使用自己的秘密武器了解到了这一点,所以装作弱小的主人也没那么面目可憎了。

……
当他们回到河堤上时,看到他们的家变成了散落在地上的一堆垃圾。他“愤怒”了,想过去看看,主人伸手拦住他。
“那些人还在那里,我们已经没法继续住在那里了,去下一个城市吧……”
小维望着那个塌陷的帐篷板房,感觉有眼泪在眼中打转。他不知道在“痛惜”什么,明明在那里只有囚禁与虐待而已。
对了,他昨晚“拼命”抢来的面包还在那里啊!
那可是面包啊!
面包啊!
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正在他心痛的时候,主人把一些东西塞进他怀里。
“昨晚太着急,只带上了这个。”

是那三个压扁的面包,红豆馅都漏出来了。
还带着主人神奇口袋的体温。
“主人,吃。”
“你吃吧。”
“一……起。”
他知道主人的“弱点”。“弱点”是一个旧词汇,必须改成“强点”才对。
“嗯!要省着点,今天中午就吃一个。”

主人拆开一袋面包,和他一人一半。也就是这时候,小维第一次发现,他的主人好像……
好像……
不可描述。

************

等到他们在另一个城市街头看到这个城市的新闻已经是后话了。海啸造成的海水倒灌让河道水位暴涨,冲走了河堤下面的一些垃圾。一些落水的人得救了,后来警方又在水中打捞出三具遗体。这三个人,甚至没人知道他们叫什么名字……

那天抢夺面包的胜利没能救得了他们。已经再也见不到那些人变得更加强大的时刻——他们死了,躯体化作灰烬,好像从未在这世间活过。

……

那一天,小维好像模模糊糊地理解了一个一直飘荡在脑海里不明所以的词汇——

人 间 地 狱

因为他曾经从那里爬出来过。

“我会记住你们的。我曾经的‘对手’们。”

——————————————————

tbc

作者已经不知道自己在写啥了……•﹏•

本章重点:小维在勇勇身下呻那个吟(你够了。

评论(34)

热度(4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