慕木已经被抬走了

天宫院甘菜

勇维·mob维·ABO·校园

*短篇
*逆cp、mob,注意闪避
*高中生设定
*R15
*ooc
——————

胜生勇利坐在教室靠窗的倒数第一排,他前面的那个座位空着。
总是如此。那个座位的主人是个omega,在这个alpha占了百分之十的学校里不得不小心谨慎。做为离得最近的同学,勇利清楚得记得他一共请了多少天假。
维克托·尼基福罗夫,拥有一头银白色长发的、美丽的omega,他上课的时候班里一半人神魂颠倒,请假时又有一半人无心学习。据说他关系过硬,还喜欢追求平等,于是得以受到教师们的容忍,来到这所还算不错的私立学校上学。
又一天。维克托来了。
他坐在前面安静地听课,不时低下头做着笔记。他柔顺的头发随意扎在脑后,看得勇利出了神。
好想扯一下。
左手伸出去,被右手拍了回来。不行,不能欺负omega。
维克托好像总是和班上的人不在同一个次元,下午课外活动的时候,别的同学三五成群约着打球,他却一个人去了空闲的教室,有时候去弹钢琴,有时候去跳芭蕾。
omega的兴趣爱好是如此不同,这并不妨碍勇利去欣赏这个人。维克托在教室里跳舞的时候,他总是偷偷趴在窗外,偷偷看着。维克托跳舞时会把头发散下来,柔顺的长发随着步伐旋转跃动,撩得勇利心痒痒的。
多么美好的人啊。
维克托的余光扫向窗口,坐他后排的那个男生果然又来了。他轻笑一声,装作没看见。

一天维克托上课上到一半,不太舒服,就请假去了保健室。作为保健委员兼安全无害的beta,勇利当然有责任照顾他。维克托软软地趴在勇利背上,体温有点烫。
并不是发烧,这是omega才有的症状。找校医开了抑制剂,扶他到omega专用病房,勇利的任务才算完成。
回到教室的时候,勇利还在想着维克托。
“放学再去看看他吧。”
终于等到放学,勇利走到病房前,发现门反锁了。
“回去了吗……还是……”
门缝里传来两种气味,鼻子不太灵敏的勇利努力吸气,分辨出其中一种属于维克托,另一种来自一个alpha。
勇利呆立在门口,不知道该怎么办。
……
他躲在楼道转角,听见病房门开了,有个人走了出来。
他急忙走去病房。维克托睡着了,床头摆着药瓶,勇利拿起来一看,是omega避孕用的。
空气中残留着浓烈的信息素,除了两个人的,还有更多种微量的alpha气息。
就在这时,勇利发现维克托略带水气的碧蓝色眼睛正注视着自己。他吓了一跳,想躲又没处躲,只能结结巴巴地说:“你、你好些了吗……我…我只是来看看你……”
“我很好哦。”维克托侧着身,单手支起脑袋,朝勇利眨眨眼。
勇利看到他裸露的肌肤和肩头浅红的痕迹更加涨红了脸:“没有,我什么都没看到!”
说完,勇利逃也似的跑了。

——————

这些天,勇利看到前排那位的银白色头发时总是听不进课,心里总觉得有一种微妙的、难以言喻的情绪。
他为什么只是一个beta。
维克托为什么会是omega……
后座同学的烦恼看在维克托眼里,他很体贴地没有再让勇利有机会看到什么不该看的,除此之外,他依然我行我素,听课,请假,再来听课,每天下午只要在学校,依然坚持练习芭蕾或者钢琴。
习惯这种东西,与其说很难改变,不如说是不想改变。
音乐教室里传来曼妙的琴声,勇利躲在门外面,压制住自己的心跳,闭上眼睛,努力体会着音乐中传达的感情。舒缓的、激烈的,温柔的、轻快的,圣洁的、情欲的,仿佛什么都有,又什么都没有。
维克托只是在弹钢琴而已。此刻,音乐就是他,他就是音乐。
等到夕阳西下,琴声划上最后一个休止符,勇利才匆匆转身冲下楼梯。
一切都和以前一样啊。
维克托的音乐,维克托的舞蹈,在每个喧嚣的下午隔绝一切,全部感情只属于他自己,以及一个偷偷注视着他的人。
勇利心中那种酸涩的感觉消失了,取而代之的是宁静与温馨。他看了看天空,微微弯起了嘴角。
这样就可以了。

The end

评论(8)

热度(6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