想吃饺子的猪

嘤嘤嘤。

[青也]古网脑洞下集

没想到有人想看

所以我来填坑了~


——

诸葛青其实是半血狐族,曾经游历过流花宫,当过几年客卿,后来又辗转结识天玄教的长老加入了天玄教。大多数时候他都以人类的面貌出现,一般人也很难看出他有妖族血统。


但是今天不一样,他决定变化成一只小狐狸偷偷潜入白鹤观,看看王也在做什么。


一路爬上石阶,装作一只无害的野兽绕过守卫弟子和那些肥鹤,诸葛青闻着味道找到了王也的房间。那是一种好闻的檀香、松木和清冷的白雪混合的味道。啊,王也真的好吸。他用力跳起,前爪攀上了窗台,看见王也正在房中聚精会神地打坐。他一跃跳上窗台,响声终于惊动了王也,只见王也看见他之后愣了一下,随即微微一笑,起身向他这边走过来。


天呐,王也笑起来可真好看。


诸葛青还没反应过来呢,就被王也抱在怀里,一下一下轻柔地摸着毛,摸得他眼睛眯得更厉害了。看样子,王也是没有识破他。这也是意料之中,他故意用了自己的本命化身,再加上修炼的术法,能完全掩盖自身的气息,和普通野生狐狸没两样。王也抱着他走回榻前坐下,又东张西望地想找些什么。


“咚咚”,房门被人叩响了。“师叔,我给您送药来啦。”


是白鹤观的医童。诸葛青往王也怀里钻了钻,做贼心虚怕被看见。


“咦,师叔你怎么抱着只狐狸?快放下!谷中颇有些妖物作祟,这狐狸若是妖,伤着师叔怎么办?即便不是妖,野物也不甚清洁——”


“好啦好啦,别念叨啦,别人还等着你去救命,怎么还说我……”王也放下狐狸把医童推出房门,转头又抱起了狐狸。


“抱歉啊,我这里没什么吃的,只有刚刚给我的这些药了。”


诸葛青动动鼻子,闻到了烈阳草和龙吟金上的露水的味道。这可真是猛药啊,听说王也曾去过忘忧谷,不知道他的伤是不是在那场大战中落下的。


诸葛青想起天玄教的典籍里或许提到过比较温和的疗伤法门,就挣脱王也的怀抱准备回去。


“要走了吗……”不知道是不是诸葛青自作多情,他听出王也的语气竟有些淡淡的失落,“对,你也有朋友家人,快回去吧。”


狐狸停下动作,跳回王也怀抱顺势舔了一下王也的嘴唇,又飞速跑走。


真刺激。


——


回到嘉禾祠,诸葛青废寝忘食地研究那些典籍,时不时向灵疗堂的长老们请教。天玄教中也有在大战中受伤的弟子,长老们对此也有些心得,只不过一听诸葛青说的烈阳草和龙吟露的方子,都摇摇头,说太过霸道。


“不知道是谁开的方子,有用是有用,只不过金木水火之气冲撞,如同剑气剜心,免不得要吃一番苦头。如此霸道的法子,该不会是对面神一道天的……”


诸葛青连忙打了个哈哈把这个问题糊弄过去,心说好险,差点就暴露了。他从长老们那里拿到几种灵蛊和一些药材,藏在自己的乾坤袋里炼药蛊。期间他又偷偷跑去对面白鹤观,毕竟吸王也使人神清气爽。


据诸葛青观察,王也大部分时间都闲得很,只是服药后会有一阵很不舒服的时候。王也又不像别的神一道天臭道士一样喜欢装逼,吃完药波澜不惊跟没事人一样——王也每次都特别暴躁地走来走去,忽冷忽热,一会儿扇着风叫热一会儿钻进被窝里抱着诸狐狸瑟瑟发抖。


哎哟,这可真受罪。诸葛青看在眼里,更加坚定了要炼好药蛊的决心。


补天岭密卷中有一蛊名为“离心祈命蛊”,是用施蛊人的心头血炼制而成的,据说效用奇佳。诸葛青想这有何难,运转心法将一丝心头血逼入指尖喂养灵蛊。待离心祈命蛊练成,他本想趁着王也睡着偷偷喂给他,可是又觉得这样不妥,思虑再三,干脆以诸葛青的身份向王也赠药。


虽说他是一番好意,可是领不领情,还是得交由王也决定吧。


他掐准王也在边界守卫(摸鱼)的日子,以晚辈之礼将药送给王也。


“……在下听说前辈您也在忘忧谷一战中受伤,故向敝教长老们请教炼制出了这一味药,还望前辈笑纳。”


“给我的?……我说,好歹咱们两家还是敌对状态,你送的药万一有什么毒虫毒草怎么办?”


这王也真是心直口快。诸葛青道:“这是晚辈的一片心意,无论前辈收不收吃不吃,在下也都算了结一桩心愿。”


“哎,真拿你没办法。”王也挠挠头,接过锦盒将那颗药一口吞了下去。“我要是不吃,你说着不介意其实肯定很不爽对不对,没办法,我只好勉为其难照顾一下晚辈的情绪……”


诸葛青心道不不不其实我没有特别不爽,再说这蛊虽然试了不少却也难说有十成的把握成功,无论怎么来说不吃其实才是一般人都会作的选择吧……


不管怎么说诸葛青现在还是挺开心的。


没想到和王也告别之后的黄昏,神一道天的人居然上门来叫板:“魔教妖人,你们究竟给长醒师叔下了什么蛊?!”


“想打架吗?谁知道你们那师叔有什么毛病,凭什么说是我们做的?”


“你们……除了你们南疆魔教,还有谁用得出蛊毒这样的手段?”


其实能用蛊的教派和部落诸葛青少说也能叫出七八个,不过眼下这不是重点,他一拍大腿,坏了,不小心把安眠蛊混进了药里。诸葛青真想赶紧喊一句“你们别打了这都是误会啊”,不过双方气氛都烘托到这了,不打也不现实。


没办法,诸葛青只好硬着头皮强行出这个头。他走到对垒阵前,呵呵一笑,“既然是魔教,那我们魔教行事,又什么时候轮得到你们置喙?不错,给你们师叔下蛊的人正是不才在下。”


“你这妖人,交出解药,饶你不死!”说罢那神一弟子提剑就上,被诸葛青轻松闪过。


“哎呀,都是妖人了,那怎么能交出解药呢?”诸葛青促狭之心顿起,一边招架那几个神一小辈,一边嘴上不停:“话说回来,你们就不想知道这下的是什么蛊么?不妨大发慈悲地告诉你们,我下的是奇淫合欢蛊,你们那个牛鼻子师叔太过假正经,我这是在帮他——”


“住口!!!无耻妖人!”


两边打得不可开交之时,刚刚还晴空万里的天不知怎么就暗云密布,隐隐还能听到雷声。


坏了,该不会是口嗨一时爽,装逼遭雷劈吧?!诸葛青心里暗道不妙,不知道现在跟女娲娘娘告罪可还来得及。


一道雪亮的天雷忽然降下,照亮了整个剑鸣谷。


“快闭上眼睛!”诸葛青连忙喊着,摸摸自己脑袋上没有雷,心里一下子明白了,这不是他口嗨的锅,而是此时山谷里有人突破境界升为仙身!


待到众人刚刚从雷光带来的暂盲中恢复过来,只见一道蓝白相间的身影飘然而至,站在对垒的两教人马中间。


诸葛青看得呆了,这个一身雷火淬炼的仙气、翩然不似凡尘中人的人,不是王也又是谁?!


“……你们误会了,不是你们想的那样。我能突破开光进入通灵境界,说起来还多亏了诸葛青的……”


王也说到诸葛青的名字的时候正巧回过头看了他一眼,这不看不要紧,一看可就出了大事了。王也的眼神就这么钉在了诸葛青的脸上,表情从惊愕到呆滞……


诸葛青也愣了,他们又不是没见过,自己脸上有什么吗?还没来得及摸摸自己的脸,他眼前王也的脸肉眼可见地变红,越来越红,比吃了烈阳草还要红……


“诸——葛——青——!!!”


“???”诸葛青还没闹明白发生了什么呢,寻思刚刚什么“奇淫合欢蛊”什么的王也不该听到才对,可是眼前这人与其说是暴怒,不如说是暴羞……


看诸葛青一副装无辜的样子王也更气了,“你你你,那只狐狸竟然是你——”说罢提起拂尘劈头盖脸就打过来。诸葛青这才恍然大悟,噢~是说王也临时破境,自己无懈可击的化身术被王也看出了破绽,这才把那只野狐狸和他划上了等号。换位思考,这么些天,王也不仅抱着一个大男人撸得开心,还被这个大男人舔了嘴儿……


“冤枉啊王道长,哦不王大爷,我这变成小畜生被人撸的还没抱怨呢,您害臊个什么呀……”


不说还好,一说王也的脸都快滴血了。诸葛青见状赶忙闭嘴,使出吃奶时攒下的轻功就往步云州大门那边跑。哼哼,到了步云州可没那么容易打架,管你是开光还是通灵——


救赎之门眼看就要到了,不料眼前一花,一个人影倏地落在眼前。


“没想到吧,贫道会瞬移。”


“……”


“决斗吧。”看王也那语气,与其说决斗不如是想灭口。


为今之计就是弱小可怜又无助:“别啊,您一个通灵境界的前辈,不能欺负我这么个小辈吧,前辈您一出手我都不知道死几次了……”


王也歪着头想想,觉得有些道理,便把拂尘收回,往肩上一搭,“你说的在理,是我疏忽了。那么这场决斗我先记着,在此之前你快点修炼,记住别乱说,否则我知道了一定会来杀了你。”


哪儿敢喔……诸葛青摸着脖子连连表示绝对不会说半个字。


这一番折腾,王也的气势一下子泻了,说话声音也小了许多。“那……那啥,有一说一,我可不是知恩不报的人,你的药…………谢谢你。”


这说着说着脸怎么又红了,王大爷饶命啊!诸葛青下意识地护住脸部,直到确认面前没有杀意,才慢慢把手挪开。王也还在那偏着头假装看风景,诸葛青还就顿时心头火起了这么帅一个他站在面前不看他看什么风景呀。


“王…仙长这是在谢我?刚刚还要杀我呢,转这么大弯也不怕把人摔死。”


“…………总之我欠你一条命。”


“既然如此,我不要你的命,你也别要我的命,取消以后的决斗可好?”


“那当然也可——”


“慢着,”诸葛青摸着下巴会心一笑,“你不会早就是这个打算吧?”


“不是!”王也急了,断然否定。“要不我不杀你就是了,本来也就是…说着玩儿的,我这命还是欠你的。”


“哎,仙长这可就见外了,救人一命乃是修行路上天大的功德,别老是死啊活啊的,说好了,我们谁都不欠谁的。行吗?”


“……”


“。”


“……………”


“?”


“………………………”


“大哥有话您就说……”真是好想急死你。


“我能……再摸摸你吗?”


“???”


“不是现在!!我是说狐狸!狐狸形态!”看着诸葛青忽然睁大了十倍的眼睛,王也说话差点咬了舌头,“因…因为真的很舒服嘛,别这么看、看我,不让摸拉倒。”


诸葛青连忙化身原型一下子跳进王也的怀里,“摸摸摸,使劲摸,老实说我也老喜欢你给我撸毛了……哎,要不我们商量商量,以后我们在一起修行好了,你能摸个够。”


“一起……修行?可是咱们俩不是一个阵营的……”


“哎呀别在意这些,大不了一起退阵营不就行了?再说,你都不知道,我们天玄教和你们神一道天也就小辈在过家家打架,其实高层别提有多熟络了,过年的时候我还去给你们代盟主拜过年,得了老大一个红包呢。”


“?!”


“这你都不知道,看来你真是忙于修仙消息闭塞啊,这就更显出区区在下诸葛青的好处了,跟我一起闯荡三界,包你不会吃亏。”


“唔。我也很想去外面看看,我这就跟师父禀报,让他老人家准我离山历练。”


哎,就这样也不错。诸葛青恋恋不舍地猛吸一口老王,临走管不住嘴,又舔了王也一口。眼看王也脸红了一下,又是生气又是气不起来的样子,诸葛青表示很得意。回到嘉禾祠前,他哄回去了那些出来吃瓜的小朋友,开心地收拾起包袱准备浪迹天涯。


这回是跟另一个人一起,不知道会不会有什么不同呢?诸葛青对未来充满了期待。


(在此结局就好啦,以下为废话)

——————

三天后,约定好的地点,诸葛青提前半个时辰就到了。要说王也这人还非要回去请示师父,像诸葛青这种自在惯了的还真难以理解。正坐在步云州的荷塘边百无聊赖之际,他忽然感到一丝不安。心血翻腾,这感觉……难道是王也他出了什么事?!


好在有心血为引,诸葛青连忙发动九霄腾翔诀,去往心血示警之地。


终南山?王也不应该去了泰山吗?


只见眉心岛附近,两团人影正打得难解难分,两边都是一样服色,其中一个年轻的正是王也。王也刚刚通灵一层,显然是招架不住对方起码三十几层的功力,节节败退,却也勉力支撑。


“师父,我不愿意说,您又何苦相逼……”


“为师是为你好,与那妖孽斩断孽缘,更有助于你的境界!还是说,你当真被那妖孽迷了心窍?为师这便帮你把那妖血祓除!”


诸葛青再也忍不了了,这都哪一年了,还有这么封建的师父。“住手!”诸葛青闪亮登场,英雄救美,威风凛凛。


——才怪。


诸葛青趁那老头不备抱起王也就跑。毕竟自己才开光,比王也还菜,上去硬刚?他傻吧。怀里的傻X还没有点X数,脸上写满了“徒儿不肖”之类的屁话。诸葛青再也忍不住了,照着王也的嘴就啃了上去。


这一下不光王也呆了,后面的神一道天长老也呆了。


“你干嘛?!”王也惊了。


“以我心头血起誓,我宣布你是我的,你以后心里只有我一个,没有那些狗屁长老师父。”


“……”


“哼。”


“!!!”


“???”


“……我跟师父解释了好久你是个正人君子来着,师父不太信,说他要试试我的道侣,所以在这里演了这场戏……万万没想到!”王也的脸色一会红一会白,非常好看。


“……不早说?”诸葛青心想,完了,莫名其妙得罪未来老丈人了。


嗯?老丈人?


“……………果然是个妖孽!”那长老跟在后面吹胡子瞪眼,提剑便刺。王也捂着脸不敢看,颤抖着说:“师父啊,您现在杀了他,就等于杀了我啊……”


一把剑堪堪停住。


眼看这场面越来越尴尬,诸葛青眼看着自己一堆传送诀都在调息,干脆一不做二不休,嘭地一声——


变回了原身。


我只是狐狸,我不会说人话,你们在说什么我听不懂……


(´இωஇ`)……


“徒儿啊,你要想养个宠物,为师还是可以通融的。”


……


全文完。


服务器流月城一农民的臭美自画像

——我是一个因为有感情而没有输出的农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