想吃饺子的猪

嘤嘤嘤。

灵机一动

想到了巧红(武六)教育蓝爸爸(马走日)的场景:

蓝:“这世上只有三样东西不可玷污,第一是电影儿,第二是电影儿,第三——还是他妈的电影儿!”
红:“拍过几部电影啊?就假装电影人?你拍的电影儿有不赔本的吗?!你还法国,还火车进站?吹牛不打草稿啊?”
(蓝爸爸瑟瑟发抖。
蓝·毕竟不是潘公公·爸爸:“我不就拍个电影儿吗我他妈碍着谁了?赔本……电影人的事儿,能他妈叫赔本吗?……打人不打脸,嘤嘤嘤……”_(:3」∠❀)_
红:“别哭别哭!”
乱入的李天然:“再哭就要下映了!” ヽ(°∀°)ノ
红:“好了好了我帮你吆喝还不成吗?”
蓝:嘤。(◍ ´꒳` ◍)“那谁,李什么…李天然,去把衣服脱光了在屋顶绕西单东单跑个二十圈去!”
李:?????????

[六日]嗯………蒸汽朋克风格

纯属捏造,ooc属于我。
段子。

并不是说好的ABO………是另一个paro(
————

马走日从小就长得又瘦又丑,没少挨欺负,但是他脑子好,摸爬滚打这么些年学会了坑蒙拐骗油腔滑调。就说之前辛亥这个地方一声响,内务部街归了姓蓝的,尚且不到三十岁的马走日就跟着狐朋狗友们一起滚去了上海讨生活。背井离乡也没什么不好,本来他们这类中下层旗人在北京日子过得就不怎么样,什么贝勒、格格都是叫的好听。上海嘛,毕竟十里洋场,有的是赚钱的机会。

就这么混了十来年,马走日高不成低不就的,也算有了点谋生的门路。从美利坚漂洋过海来的有一种叫做“机器人”的东西,马走日突发奇想,给大世界出主意买几个机器舞女。一开始这机器丑得厉害,愣是让马走日用小锉刀给锉成了美人,顺便还加了些新功能。机器舞女正式出台的时候,半个南市区都轰动了。

机器舞女给大世界赚了不少钱,马走日作为修理工也小富了一笔。这一把年纪了他还单身,琢磨着也不好祸害哪家闺女,干脆攒钱买了个机器老婆。做老婆要慎重,马走日还特意去问了发小儿完颜英,问她这老婆哪儿哪儿该雕成什么样的,结果吃了发小一个大嘴巴子。

马走日吃了瘪,决定把外形放一放,先解决动力问题。大多数机器舞女都是机械发条,也有少量用内燃机或者电力的。他想,这发条得多费劲,万一中途停了可尴尬;内燃机的太火辣劲爆,他可能受不了;想想还是电力最为先进……

他想起了武六。武六是他小学老师的女儿,留洋回来的,有学问。但是他不敢直接去问,怕武六再跟完颜英一样甩他嘴巴子。第一次见到武六时他吹牛说自己腿断了一条,于是自己做了一条假腿,跟真的一样。后来他的两条好腿都被武六踢断了,只能独自坐着火车去了上海。

大清亡国之前马走日也算去欧洲混过几年,他把心一横,不就是美国佬搞的东西吗,他法语都学了还看不了英文的理论书?不敢当面问武六,他就写信假装交流学术问题。武六对他想做的东西很感兴趣,说了好几次,假如做好了一定要给她看看。

马走日心想那哪成,给你看了不得拆了啊。这做动力核心的工夫他也在磨外形,等他回过来,那机器人的脸怎么看怎么像武六。他简直想抽他自己几个耳光,怎么能对武六小姐如此大不敬呢!

但是这脸他没舍得扔。机器人做好了,他想了想,把它放在自己家里最安全的地方供着,早晚看一眼。他给它——不,是“她”——起了个名字叫花姐。他一受到委屈,回到家就跟花姐说。差分机叽里咕噜转了好一会儿,花姐会抬起手,轻抚马走日的狗头。

——这其实非常了不起,马走日甚至想到武六面前吹嘘一番,好让她知道他也不总是说大话。内心天人交战许久,想要炫耀的心情终于战胜了羞耻心。他看着花姐的衣服太土,决定给花姐买几身最时髦的洋装,顺便买个带面纱的帽子遮一下脸,自欺欺人也是好的。

——————

和马走日约好了在咖啡馆见面,听说他要把最近的成果给她看,那煞有介事的样子让武六好笑,同时又有些好奇和期待。她在咖啡馆等了一下午,最后马走日还是没有来。

她有些失落地回了家。

第二天早上,她看到了报纸上“连环杀舞女案告破,凶手伏诛”的新闻,再一看,那照片上倒在地上的分明是马走日。警方还说,在马走日家里搜到了各种各样的女人的衣服,可见这家伙是多么变态。

武六拜托她爹去查查真相,结果就是法租界的事他们不好插手,顶多是把马走日家的一个写着“武六小姐敬启”的盒子带回来。武六打开了它,里面是一个核心,看起来要用电。运作起来之后通过差分机反编译,武六终于知道了马走日想做的——他本想做一个机器老婆,但是做到一半他很困惑,因为他脑子里想的都是武六小姐。他不愿意这样对武六小姐不恭敬,于是他只做了最核心的部分,想拿给武六小姐看。

之后就是机械核心自动记录的部分——枪声,还有说话声:“怪只怪你不该在这,这锅你背定了。”

武六后来替马走日洗刷了冤屈,但是人毕竟还是回不来了啊。

————

马走日带着花姐兴冲冲地来到咖啡馆,武六小姐早就等在那里。他有些不好意思,倒是花姐径直走到武六面前,一直走一直走,最后被椅子绊倒摔在了地上,面纱也落下了。马走日赶紧跑上前去抱住花姐的头,面红耳赤磕磕巴巴。机器人毕竟不是人,哪怕外表再像,也没办法真的思考,也只是一个会动的木头而已。

现场一度十分尴尬,武六望着地上的那张脸,有些生气。

“我把你当朋友,你在背后这样?”

马走日一句话都说不出来,看架势是要拔腿就跑。

“对…对不起……”

“看不出来……你难道暗恋我?”

马走日愣住了。

“给你一个机会道歉,这回必须说真心话。”

马走日不敢抬头看武六小姐的表情,他感到自己的心“咔咔咔咔”地飞快跳着,脑子里一下全是空白。

“……武六,我……喜欢你……”

——————

这些天武六一直在解析马走日留下的机械核心,忙得甚至忘了马走日已经不在了的事实。马走日确实做了一个超乎时代的东西,不仅仅能记录,还能自主运算。就在武六输入某个推演指令后,那个核心十分费力地“咔咔咔咔”,过了两个多小时,终于打出了一行字:

武六 我喜欢你

武六顿了顿,抬起手输入了一句话。

我一直都知道

——————

机器人会做梦吗?

大概会,又大概不会。

马走日此时倒是能确定花姐属于不会做梦的类型,自己的手艺还是太笨了。

可是,虽然制作机器老婆的尝试失败了,但也没有什么好难过的——

那天他对着武六说了他喜欢她,没想到……武六竟然回复他说她一直都知道。马走日试图看清楚武六小姐此时的表情,可是夕阳太过耀眼,只留给他一个剪影。

……后来呢?

后来马走日就去了武六小姐家,又带着武六小姐私奔了。他开着车,身边是武六小姐,他们一起穿越花海、草地,齐老师和武大帅追在后面气得直跺脚却毫无办法。这是梦吗?如果是,但愿这梦永远不会醒来吧。

……可是六啊,你为什么一直在流泪呢?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