慕木已经被抬走了

天宫院甘菜

【维勇】二战架空AU/战火中的玫瑰 5.6

OOC。
一切三观不正扭曲人物歪曲历史洗白抹黑什么的都是作者的锅。
人物性格比较黑暗。本章血腥。勇利动手杀人。
让我先写完再反省谢罪。

预定写BE(还没确定到底死几个)。

————————————

2月,上海,法租界。

“香月先生,求求您再给我一个机会……”

“我已经给过你机会了,事实证明你没有这个能力。药品必定是落在了抗日武装手里,我毕竟是商人,留个情面不通报宪兵队已经很好。”

“是是,我该死我该死……”

满头是汗的男人不停地道歉,勇利没有理他,径直出了门。这是他行动计划中的“钓鱼”的一环,要是谁把药品弄丢了,这通共的罪名就落实了。用这种方法,他已经掌握了一个买办的把柄,即便在法租界内也有了不得不听话的人。

“啊,还有,去查查租界里的商人们私下里是什么立场,把他们的言论记录下来给我。”
“这个没问题……”男人像是想到了什么,全身都开始颤抖。“您…您是……”
“嘘,自己知道就好。虽然我这种人一看就有军方的关系,可是话说得太直白就没意思了。”
“是是是,小人记下了。”

一周后,勇利收到了报告,大致掌握了一个名单。他把原件用密码抄好,带着副本出了门。这里是他新租的小院,外面有个日式酒馆,附近还有个书店,总之地方不错。
正好饿了,他干脆进店找找东西吃。店老板是一对夫妇,战前好几年就开了这家店,两人亲自招呼客人一直有些忙不过来,前些天勇利刚推荐了一个伙计给他们。
“香月先生!”老板娘见到勇利,很热情地打招呼:“中午就来喝酒吗?”
“西郡夫人,我今天不喝酒,随便吃点东西就好。”
年轻的老板娘佯怒道:“说了多少次,叫我优子就行了。”
“那怎么行,西郡先生会吃醋的。”勇利有些不好意思地笑了笑。
“他脑子里只有做饭,哪会吃醋。”

很快,一份炸猪排配饭就端了上来。
“尝尝,这是我新开发的上海风味炸猪排饭!”西郡先生有些憨厚地推介自己的新发明。米饭上撒着海苔和芝麻,还配了切好的炸猪排和蔬菜,看起来就很好吃。
“谢谢,那我就开动了!”勇利蘸着酱汁吃了一口猪排,确实是融合了日式和上海的风味。
“真好吃!”
“是吧,优子也这么说!”

美食与乡音让勇利暂时忘却了身处何方。能遇到西郡夫妇真的太好了,他们只是平民,与这场战争没有关系。一开始只是西郡想要带新婚妻子领略异国风情,后来征兵的风声越来越紧,他们干脆搬了过来。
“我只会做饭,不会打仗,更不会杀人。”这是西郡说的,“当然也不会让优子守寡。”

真好啊……

勇利有些出神,他不知道哪天自己又要杀人,也不知道与维克多生离死别的那天什么时候到来。
姑且过一日算一日吧。

店门被推开,有个提着菜篮的年轻伙计走了进来,见到勇利连忙向他行礼。
“您好,香月先生。”日语还不太标准,不过也算流利。
“你好,小季。在这里工作怎么样?”
“嗯!老板他们都是好人。”
优子插嘴道:“哎呀,好人什么的……小季才是,又勤快又聪明,现在这样的伙计很难找了。还要谢谢香月先生您推荐啦!”
“呵呵,没什么。我就是在街上看到他卖报赚药费很辛苦,所以随口一说而已。——说到报纸,小季,能给我出去买一份申报吗?”
“好的,先生您太客气了,这种事直接吩咐就行。”
一些零钱夹着一张纸条放在了小季的手心里。小季捏紧了它们揣进口袋,出门去买报纸。
“优子,还有西郡,有些话我想跟你们说。”勇利用一种不同以往的严肃语气,听得夫妇俩都愣住了。“……这场战争形势还会恶化,可能到最后连租界都不安全了,你们要做好准备,要是遇到日本兵不要和他们冲突。”
“我们知道的。”优子认真地说,“那些根本不是人。”
能被同胞这么说,可见那些军队已经残忍到了什么程度。
“……不过也不用太担心,马上南京的政府就要重新组建了,到时候那帮中国人接手上海,你们都是日本人,他们不敢把你们怎么样的。”
西郡夫妇对望一眼,两人都有些疑惑。“香月先生……您为什么知道这些……”
勇利意识到自己说太多,还好小季这时回来,他连忙接过报纸扫了一眼。
“多看看报纸,多想一想,就能猜出来了。”
……

饭后,他坐在店里看了几个新闻,就把报纸留在了店里。这两天他闲地很,晃悠着就逛去了书店。书店里,一位银发男子正在书架前。
“呀,这么巧,恩格尔医生也在。”勇利诧异地用日式英语和维克多打了个招呼,随后凑近了说:“医生觉得我上次的招待怎么样?”
维克多尴尬地咳了一声。“谢谢您破费,只是我承受不起您的好意。”
“哪里,医生不要这么冷淡嘛,都说了只是为了交朋友,再说我钱多,花不完。”
“……”
“对了医生,最近电影院里引进了一部美国片,叫做《乱世佳人》,据说女主角很好看。啊,上海不愧是东亚的明珠,这么快就能看到了。”
“是吗。”维克多好像对电影没什么兴趣。
“听说导演叫做维克多·弗莱明,真是有意思的名字。——我还是直说吧,我上次请医生观看艺伎表演,医生觉得破费了;那这次只是一场电影,医生您该不会拒绝吧?”
“……先生真想看的话,还是鄙人来请客比较好。”
“那也行,免得医生说我钱多欺负人。”勇利的表情有些得意,“其实我也是很热爱文艺的,虽然我英语不好,但是也努力看过原版小说……呀,这里也有!”
维克多看到勇利指着架子上那本美国原版书《Gone with the Wind》,取下来随手翻了翻。
“没想到香月先生还喜欢看这种爱情小说。”
“本来只是练阅读,可是真的很好看。强烈推荐。”
“……好吧,那我也买一本看看。”维克多把那本书交给收银台,看了看表:“电影就约在晚上吧,一小时之后见。”
“好的,医生再见~”

勇利继续在书店里转悠,走着走着,看到了一本中译本《经济学大纲》。
“真了不起啊,老师……”他心里想,“就算是困居一隅,著作却已经流传到了海外。我却只能像个魔女一样做魔王的帮凶……”想到这,他立马摇摇头,“谁要做魔王的帮凶,维克多是魔王吗?才不是。我只是维克多的帮凶,哼。”
他没在书店停留太久,又出门逛去了。晚上要和维克多去看电影,干脆买点吃的送给他吧?街角那家蛋糕店的奶油小方好像就不错。
他现在是大商人,亲自去买点心有点掉价,于是折回头打发手下去买。回到住所时手下正好准备找他,手里拿着刚刚收到的电报。
“莫斯科电……中共撤出,野坂赴任……”这是监视共产国际的那条线传来的情报,他也算在苏联工作过,所以情报也传给了他。
“唔,中共不接受共产国际指挥了,这是好事!”勇利对手下说,“这样他们就不能和苏联的动向同步,对我们在满洲周边的战局有利。至于这个野坂……野坂什么来着?”
“野坂参三。”手下提醒。
“对,这也是个危险分子,不过离我们太远,麻烦事留给别人吧。晚上我会写一份分析报告,你明天把它交给上级,现在我要去个地方,你去开车吧。”
“是!”

约定的时间还没到,勇利下了车,提着一盒蛋糕走进了电影院。要上映的这部电影很热门,票不好买。在休息室等了一会儿,他才看到维克多拿着两张票过来。
“抱歉,排队太久了。”
“恩格尔医生在租界这么有名还得排队买票啊,早知道还是我请客了。”
“我只是个医生而已,您太高估我了。”
“好吧,电影快开场了,我们进去吧。”
电影院内坐着的大多是有钱人家的公子小姐以及夫妇们,还好灯光不太亮,位置又偏,没人注意到他们两个男人。
“你要吃蛋糕吗?”勇利小声说。
“电影院里不能吃东西。”维克多话刚说完,就有一块蛋糕被叉子叉着递到了他面前。
“这里没人看见,很好吃的。”
他有些无奈地张开了嘴。浓郁的奶香和酸甜的水果味道在口中弥漫开来,确实如勇利所说,很好吃。
“等等,你嘴角有奶油。”
维克多来不及制止,嘴上就被勇利凑过来舔了一口。
“……你越来越不矜持了。”

“我可是魔女,专门诱惑男人的。”勇利舔了舔嘴角,似乎在回味刚才的口感。“魔女不知道什么时候会被狩猎,能开心一时是一时吧。”
“你说的没错。”
难得维克多赞同他的说法,勇利有些意外,接着他发现对方也叉起一块蛋糕喂给他。
……
电影讲了什么勇利已经不知道了,他的嘴里是甜的、心里是甜的,整个人好像跌入了棉花糖做的云彩里。

走出电影院时勇利的步伐都是飘的,他感觉好像马上就要go with the wind了。装作疏远客气事实上依依不舍地和维克多了道别,他晃悠悠地向停车位走去。这会儿街上人少了很多,电车也停运,路边五颜六色的霓虹灯闪烁着,人都去了那里。
灯红酒绿,纸醉金迷。没人在意十公里外的事,只要租界还是租界,他们就能继续过这种神仙日子……
——就算日军占领租界,他们大概也能继续逍遥。

这算什么,帝国主义与买办资本……

勇利想着那些概念出神,没有留意到有危险正在靠近。路过一个黑暗的巷子口时,有人影突然出现把他拉进了黑暗里。那人的力气很大,死死地钳制住他的手;同时另一个人影紧紧捂住他的嘴让他不能叫喊。
“糟了,平时总是穿和服出门太招摇,这风格八成是军统——”
军统没那么多原则和废话,当街开枪杀人他们也不是没干过,在这个黑暗的小巷子里行事就更方便了。

果然,那人堵住他的嘴后,他听到了匕首出鞘的声音。他尽力挣扎,发出恐惧的呜呜声。
“听得懂中国话吗?”
他连忙点头。
“想让我们不杀你的话,我问一句你点头或者摇头。”
勇利更加用力地点了点头,原来军统也没有十成的把握确定他的身份,杀错人是小事,要是遗漏什么重要情报那可就不得了。

“你是日本特务?”
勇利摇摇头,马上肚子就被对方的膝盖踹了一下。好疼,眼泪都要出来了。
“我再问一遍是不是,如果你老实回答,我还能让你死地痛快点。”
勇利犹豫了一下,点头。
“好,我们已经知道你利用药品经营权为诱饵,在搜集商界的情报,你的目的是什么?”
这是个不说话无法回答的问题,勇利点头不是摇头也不是,肚子又挨了一下之后,那人才把堵着嘴的布拿开,同时捏住了他的脖子,意味不言而喻。

勇利稍微咳了几下,感觉脖子上的手指更用力了,连忙从喉咙里挤出一句话来:“我…想要查共党…在商界的……势力……”
那两人似乎对视了片刻,他感觉脖子上松了些。
“看样子你已经有结果了,把那份名单上的人告诉我,我们会放了你。”
“真…真的?”勇利露出惊喜的表情,看来即使有了统一战线,军统和地下党也像传说中那样不合作,看样子今天不翻脸明天可说不准了。他刻意艰难地发声说了两个名字,那人意识到掐得太紧,把手松开了。

就是现在!

勇利猛地把头往后一仰,同时抬腿往前踢,一下子脱离了两人的拘束。那两人反应也够快,没等他迈步逃跑就拿出匕首狠狠地刺过来。一前一后两把匕首,勇利就是再躲,黑暗中也无法判断轨迹。……一般匕首捅人会在肋骨下侧,如果是挥刀会不好判断方位,不过受伤应该会比捅过来要轻。
想到了窍门之后,他闪身躲开背后的攻击,同时往前伸手夺刀。后背传来一道尖锐的刺痛,还好,他对前方的判断正确,用手上被割伤的代价换来了一柄利刃。

一刀重重划过咽喉,滚烫的鲜血喷涌而出。

一个对手倒下,但是背后的那个也找准了他的方位,扑过来用手臂锁住他的脖颈,狠狠地把他往墙上撞。

晕了,真的快晕了。但是还不行。

就在对方准备给他最后一击时,他扣动了扳机。

“咳咳……舍不得用枪么……”
勇利扶着墙,艰难地赶到了车上。夜间枪响,巡捕可能会来(也可能不会),为了避免麻烦必须马上离开。还好街上已经没什么人,一路上车开得比醉驾还要飘,一直开过两个街区之后,差点撞上了诊所的柱子。

还好,诊所里的灯是亮的。他用尽最后的力气按响了车喇叭,眼睛的余光看到诊所的门好像被打开了。

……

维克多,又要麻烦你了……

我还活着,我做得不错吧……

好黑,你还在那里吗……

我刚刚又杀了人,两个中国人……

你知道的,我可是魔女啊……

就算杀了人……

也是……

正常的……

吧……

——————————

tbc

咋又把勇勇写受伤了,又要在诊所里过夜。真是。
又要躺几天。

评论(7)

热度(1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