慕木已经被抬走了

天宫院甘菜

【维勇】二战AU/战火中的玫瑰 4.5

架空/经不起推敲系列/三观不正/纯属虚构/OOC。
本章开小车,勇利女装。
前文有几处错误,已修正。

——————————————

“啊呀,这难道是恩格尔医生?听说在法租界小有名气,我竟然不知道医生还对商界有兴趣,真是失礼了。”餐会开始后勇利——也就是香月秀次——端着酒杯走到维克多面前,装模作样地道了个歉。当然,他用的是日语,还要等翻译说完对方才能回答。
“请不要这么说,香月先生。”维克多说着不太流利的英语,态度不冷不热。“作为一个医生我首先考虑的当然是病患,盘尼西林对他们很重要。”
勇利凑近了,有些玩味地盯着他的眼睛。“恩格尔医生,有些话我不得不说,我可不希望我经手的药品被拿来救共党。”
“我是个医生,先生。医生不会考虑政治,只要是患者在我面前,无论是共党还是日本士兵我都会救。”
“真是高尚的医德,堪称典范。”勇利讥讽道,“可惜我们商人天生没道德,只能谁给的钱多就跟谁做生意了。”
“您请便。”维克多冷淡地把话顶了回去,“对了香月先生,我看您的脸色不太好,还是不要喝酒了,喝酒伤身体。”
维克多轻巧地夺走勇利手中装着香槟的玻璃杯,唤来侍者让他端来一杯温热的果汁。勇利有点气恼,然而甜甜的果汁很快冲淡了这点不快。
“恩格尔医生确实高尚。失陪。”勇利哼了一声,找别人聊天去了。几个商人立马围上去,眼中露出贪婪之色。

用餐结束后,勇利走到台前宣布了自己的决定,合作人选将在几个亲日买办中产生,具体事宜以后慢慢讨论。
这个结果在维克多意料之中,他已经把勇利完全视为敌人来估计他的行动,如果随便相信勇利后果将不堪设想。他在心里默默地记下这几个买办的名字,准备离开时却被人拦住了。
“接下来还有舞会呢,我想要和您交个朋友,请恩格尔医生一定要给我这个面子。”勇利不知道什么时候换了一套西装,大概是为跳舞准备的。
“好吧,既然无关政治,那我就不如从命了。”维克多向勇利行礼,随后吻了他的手。
“怎么把香月先生当做女人来吻,真是太失礼了!”胖翻译想制止,被勇利拦住了。
“不要这样,恩格尔医生是长辈,作为一个日本人我可是非常尊敬前辈的。”

维克多一手握着勇利的手,另一只手搂着对方的腰,开始随着音乐和灯光旋转。两个身着西装的男人在舞女之间格外扎眼,偏偏这两个人跳得还非常好。
握着手时,两人都想起了在列大的舞会上一起跳舞的情景。当时两个人为了女伴烦恼,维克多是不知道选谁,勇利是谁都不熟,后来干脆就决定他们俩自己凑一对算了。经过掷硬币决定,由维克多穿上裙子跳女步。
勇利情不自禁地笑了笑,用一口日式英语小声说:“虽然这么说有点失礼,我觉得恩格尔医生留长发会很好看呢。”
“要是我来跳女步的话,香月先生可就不够高了。”
勇利的脸红了一下,故意踩了一下维克多的脚。哪知道维克多反应迅速,勇利不仅一脚踩空,还失去了平衡……
维克多轻轻一拉,把勇利拉回自己怀里。勇利的脸更红了,开始改跳男步,总之一定要找回场子。

最终还是维克多让步,勇利好好报了仇。等到一曲结束,他们才注意到旁边的人全都看呆了。
勇利放开维克多,咳嗽两声。“大家刚刚都看到,和恩格尔医生的斗舞是我胜了,医生之前答应我如果赢了他就不和我们帝国作对,大家来做个见证。”
周围的人纷纷鼓掌,维克多有点尴尬地笑了笑。
……

散场时,勇利叫来了手下,低声嘱咐道:“这个恩格尔医生不知道什么来头,和好些租界大亨都很熟。不过既然是德国人那还算好办,这样,你去楼上订个豪华套房,是男人都好色,我准备送他点惊喜。”
“好的老板,我去找女人……”
“不用你找,我自己已经找好了,正在化妆呢。再说我自己也要娱乐一下,今天晚上你就守在酒店楼下就行。”
“好的老板!”

维克多被勇利拉到楼上套房的时候还没明白他要干什么。勇利什么也不说,只是给他斟上酒,一个人提着箱子走到隔间,还锁了门,直到半个小时后才出来……
维克多惊呆了。勇利完全换了个打扮,一身艺伎装束,眼角、嘴唇略施薄红,短发上还夹着些茶花样的装饰。
“喂,勇……香月先生,你这是什么意思?”
“啊,听说医生喜爱日本文化,在下仓促间找不到优秀的艺伎,只能亲自献丑了。”
“……真是辛苦你了。”
勇利拿出一张黑胶唱片放起来,房间里响起了三弦琴的声音。随着音乐的节拍,勇利舞动着手中的扇子,跳得倒是有模有样。
维克多不知道该说什么好,舞蹈结束后,他只能干巴巴地鼓掌。
勇利歪倒在维克多怀里,拿起他手中的酒杯喝了下去。
“医生今晚什么都不用想,只要好好享受就可以了。作为帝国的走狗,为了帝国拉拢人才,有些牺牲是不得不做的。”
维克多心中一凛,勇利果然按他所希望的那样回到了自己的角色中,只是……
“我可以不接受么?”
“不可以。”勇利凑到他耳边说:“听说医生不近女色,在下斗胆,想问问医生是否喜欢男人呢。”
“……”维克多彻底无语了。
“不说话的话,那我就当做是默认了。”勇利正要去解维克多的衬衫扣子,手被捉住了。
“你是认真的?”
“当然了,医生如果执意不接受的话,那不仅损害日德友好,说不定还会被在下怀疑是共党分子呢。听说共党都很禁欲?”
“我不是共党。”
“那么……医生是讨厌我咯?在下虽然伤心,也不会怕麻烦再去给医生找找合适的人。”
“不……不用了,我不是讨厌你,只是……”
“啊,难道医生以前没有和男人做过?没事,医生只要接受服侍就好,我不会比女人差的……”

维克多觉得自己身体一阵燥热,正准备解扣子,忽然像是明白了什么。他看到身边的勇利脸颊发红双目迷离的样子,又看了看桌上的酒。
“……你在酒里下药了?”
“是呀,只能医生给我开药,不能我喂医生吃药吗?”勇利吃吃地笑着,又饮下一杯清酒,随后吻上了维克多的唇。

勇利这不是第一次吻他了,上次是喝了伏特加之后,今天也喝了酒,不同的是这次勇利是带着目的的。
他压低声音问:“勇利,这是机关给你的任务?”
“当然了,身为一个间谍身经百战,这点事怎么能干不好。”
维克多还想说什么,药劲上来之后他只能倒在床上,眼睁睁地看着勇利解下腰带和带缔,把他的手绑在了床头。接着,勇利开始替他脱衣服、裤子……

“不要!”维克多看到勇利含着那处,已经开始着急了。他以前交往的都是女孩子不过也不会排斥同性,可他一点都不想和勇利做。他一直把勇利看作是自己的后辈、弟弟,以及曾经最好的朋友,怎么……他感觉自己的呼吸急促起来,尽量别过脸不去看勇利的样子。
勇利的舌尖舔了一圈,激起他一阵颤抖。
“不要这样……”维克多有些无力地说,现在勇利恐怕不会听他的了。

勇利舔掉嘴角的银///丝,起身面对着维克多,露出一个属于“魔女”的笑容。
“恩格尔医生,不,维克多前辈……你说,如果你的组织知道了你和日本特务发生了关系,会怎么想你呢?”
一句话让维克多惊得瞳孔缩小:“你、你竟然是这个目的……”
“是啊,”勇利抚摸着维克多的脸颊,眼中满是柔情,“毕竟我要好好当个间谍呢,前辈是太大意了才会中了圈套。”
“……我再怎么聪明都不会想到圈套是……这种。”
“嗯,我只想和维克多在一起嘛。既然你们的组织不要我,我只能把你拉到我这边咯……”
说完,勇利坐在维克多的腿上,有些费力地替自己扩///张。他学过相关知识,早在那里涂了润滑霜,只是第一次实战还有些不熟悉。他转身拿起那壶清酒继续灌,没过片刻浑身变得更加粉红,胸前的小点也挺///立起来。
“啊啊,这下……好多了呢……”勇利扶住维克多的分///身慢慢往下坐,半搭在身上的和服显得这个场景更加秾酽。

维克多不停挣扎,感觉自己快要疯了。勇利在自己身上喘///息着,一点点与自己合二为一,他眼角的情///欲和带着欢愉的呻///吟不像是装的,倒像是……真的动情了。

——某种意义上来说,这比勇利刚刚的威胁还要可怕。

维克多手上一直没有停止尝试解开捆绑,勇利正沉迷于情///欲之中,没有发现他自己解开了束缚。

“闹够了没有!”

一双手扶住了勇利的腰,制止了他上下移动。勇利愣愣地看着维克多,眼角竟然溢出了泪水。

“……抱歉,勇利,我不是讨厌你……”
维克多慌了。他最害怕勇利哭了,眼看着勇利有越哭越凶的趋势,情急之下不知道该说什么……

他直起上身伸手抱住勇利,干脆地吻了上去。勇利果然不哭了,但是他这下动作让勇利身体一颤,更加软了些。
“对不起,我不该把你丢下的……”维克多轻抚勇利的头发,感觉勇利的手也抱住了他的腰。
“维克多……我、我……你是我这些年唯一的朋友,我……喜欢…你……”勇利咬着嘴唇,眼泪好像又要止不住了。“我以为这样的话,你就不会离开我了……”
“……真是太傻了。”
“对,我是很傻,是我自作多情,我以后不会再缠着你——啊……”

随着一声惊呼,维克多抱着勇利,翻身把他压///在床///上。
“我也喜欢你,哪怕是个傻瓜。”
勇利怔怔地凝望那双湛蓝的眼睛,感到眼泪正被对方一点点擦干。
“……如果这样能让你安心的话,那我们继续,可以吗?”
他呆呆地点头,等到回过神来时整个脸都变得通红。
“人、人家是第一次,请……温柔点……”
“噗,勇利现在才知道害羞,刚才可是很大胆呢。”
“别说了……”勇利连忙把脸捂住,但是舍不得不看维克多,又把手移开了。那双湛蓝的眼睛告诉他,维克多是珍惜着自己的,这样足够了。他一直把维克多视作黑暗中唯一的灯塔,现在这份感情终于有了回音。

二人交///缠着,任凭自身被快///感吞噬,一起达到了顶峰。大概是因为身体有了亲密接触的缘故,维克多再看身边的黑发青年时,已经带有了一种以前没有——或者说未曾发现——的感情。

爱情。

勇利累得很快就睡着了,脸上还挂着幸福的笑。维克多轻轻吻了他的脸颊,帮他清理身体、盖上被子,最后在他身边躺下。

日本不是勇利的家,苏联也不是维克多的家。他们两人只能在这异国他乡互相依偎取暖,期望能捱过这漫漫严冬。
……

“就算我死了,也一定会让你活下去……”

————————————

tbc

查了一下,《雪国》在1948年才命名、出版,之前从1935年起是短篇形式连载。
“东亚共荣”的提法出现是1941年以后。

评论(1)

热度(1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