慕木已经被抬走了

天宫院甘菜

【维勇】现代奇幻AU/调教学弟的正确方法 6.0

我我我………正试图把自己给逆回来………
莫名歪去了勇维………
吸血鬼维X大学生棋手勇
OOC

——————————————

维克多的国际象棋公开赛预选赛第一轮开始了,与此同时,勇利也开始了王座挑战权淘汰赛的第二轮。

维克多有点心不在焉地用手撑着脑袋,随意拎起一个棋子移了个位置。比赛采用瑞士制,虽然他的等级分在业余组也不算高,可是实际水平比对手高太多了,这让他有些无聊,所以连走了好几步都没动脑子。直到他感觉对面的棋手瞪了他一眼,他才猛然发现自己的局势有点不妙。

Wow,稍微有点意思了。他来了兴致,认真地计算起来。当他拈起“王后”这枚棋子时,不知怎么的就想到了勇利。作为王身边的伴侣,其实是整个棋盘上最强的棋子,这倒很符合他对伴侣的要求……

但是想起勇利是怎么回事?感觉就是个麻烦……好吧,是他自己先给勇利找的麻烦,以后勇利想结婚搬家都得请示他而且不能离开他太远的距离否则会被血契反噬痛不欲生,没准等到勇利七十多岁时他还得负责给勇利推轮椅去下两日制的番棋……

OMG,真是越想越可怕!

走神的结果就是又走错了一步,维克多差点给自己一巴掌,接下来绝对不能再错了。到最后好歹是赢了这一局,面对目瞪口呆的对手时他也只能傻笑着说抱歉可能是他狗屎运太好了。

真的吗?

很快选手们都不会这么觉得了,因为接下来他必须连胜,把等级分刷到准职业水平。

赞助!免费旅行!他来了!

……

勇利这边中午封盘,跪久了腿发麻,站起来时差点摔在了棋盘上,好险撑住了。对手看他脸色不妙,连忙过来扶他。

“谢谢,佐藤七段。”
“胜生五段果然还没有恢复么,走,一起去吃午饭吧。”
勇利刚想说他不饿,感觉到有一双看不见的手捏着他的嘴回答了一个“好”。天啊,维克多学长跑到他梦里时就没有想过他消化不良怎么办吗?

食堂里每个前辈路过都要关怀嘱咐他几句,场面十分感人。好不容易喝点米粥对付过去,他赶快逃到了休息区找了个靠椅躺下。
啊,整个脑子里都乱糟糟的,根本没法继续想棋……

“胜生五段,下午的对局要开始了。”
勇利睡得迷迷糊糊的,感觉有人摇他就睁开眼睛看了看表,离开始只剩下五分钟。
他一下子惊醒,冷汗都冒出来了。
怎么办,本来准备用午休时间想下一手棋的……
下午的对局他脑子更不清楚了,漏算了两手,形势已经非常严峻了。对方佐藤七段今年26,正是职业巅峰的年龄,等对方出错想都别想。

要不,认输吧?他带病参赛,即使只下到一百五十手左右,大家应该都会谅解他的……
不行,他可是职业棋士,就算输也不能输得这么难看。前辈们下棋下到吐血都不在话下,他一个年轻人怎么能输!

花了五分钟时间休息之后,勇利重新回到赛场,确定了下面的策略——搞事!
到处搞事,整盘棋被他搞得乱成一团。对方本来想平稳收官,也不得不应对这越来越复杂的局面。
自己什么时候变得这么喜欢搞事了?勇利没有时间想这个问题,他的全部精力集中在计算上,脸上有汗水流下来。其实把局面搞成这样之后他更没有把握了,原本只是输一个贴目,这回要是下崩了不投了都没法看。

后颈莫名传来一阵暖意,勇利伸手摸摸,好像是那个血契。他仿佛听见维克多学长在给他加油,脑海中浮现出维克多期待的样子。
学长在支持他,身为……还亲自叮嘱他好好吃饭(虽然结果不太理想),他不想让学长失望。

拼了!

使出十二分脑力尽量挽回局面,到最后,他以半目之差负于佐藤七段。对局之后好久他都处于恍惚中,精神仍然停留在棋盘上没有回来。

“胜生五段,真是了不起的一局啊,真的非常感谢!”佐藤七段毕竟年轻,赛后直接拥抱了勇利。
“谢…谢,我才要感谢佐藤七段的指教!”勇利终于回过神来,被这样拥抱之后他有些脸红。离开赛场后,佐藤七段去了研究室复盘讨论,勇利去休息区之后又睡着了。

“Master……我会继续努力的……”

少见地说了梦话。

工作人员和棋手们路过他身边时都不忍心吵醒他,有人找来了毯子给他盖上。一位老者路过时,向他投去了赞许的目光。
“这个徒弟真的没收错,不过总这么拼命也不好,改天和他说说吧。”
正准备离开时,老者看到一位长得很高的外国人走了过来,胸前还挂着国象公开赛的参赛证。
“您好!”对方用比较标准的日语和他打了招呼,“我是勇利的朋友,来带他回家。”
“是勇利的朋友吗?你好,我是勇利的老师小林诚九段,能照顾他真的谢谢你了。”
“原来您就是小林本因坊!经常听勇利提起您,请给我签名!”
“呵呵,好的。我现在已经不是本因坊了,就写个名字吧。”
小林九段在卡片上写下自己的名字,临走前又说了一句:“这孩子最近好像身体不太好,让他多休息吧,别太拼命了。有时间让他去我家,好久不见有点想他。”
“好的!”

维克多目送小林九段离开,心想勇利的老师以前是很厉害的棋手,看他腿脚不太好,一定是长时间下棋的结果吧?
老师嘱咐勇利多休息,在维克多看来还得多锻炼才行,他可不想几十年之后给勇利推轮椅……
他走上前把勇利抱了起来,这姿势把路上的棋手们全都看呆了。
“胜、胜生五段被……”
“……这是叫公主抱吧?”
“好像是。”
“我爸妈的结婚照也是这样呢……”

小棋手们七嘴八舌的悄悄话全都传到了维克多耳朵里。
“果然东方人保守,下棋的更是保守中的保守。尤里像你们这么高的时候抱过多少妹子了……”
他看了看怀里的睡美人,这也是个下棋下傻了的家伙。怎么说也算是跟他签订了血契,要是一直这么闷可真没意思。

得想个办法调教一下。

————————

tbc

本章属于复健状态……

评论(4)

热度(3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