慕木已经被抬走了

天宫院甘菜

面向对象的后记

啊啊,一口气写完感觉整个人都榨干了……

说说设定和剧情吧,因为有些东西文中忘了写或者没有笔力写出来的……

维克多一开始的设定是不食人间烟火的仙女,对创作的不满和对自己的不满进一步恶化了人格解离的症状。
他在看到勇利写的小说之后,感觉作者是生活在他以往所不能感受的地狱中的人。因为人格解离,感觉很快就要消失的他认为,“作为作者不能向世人描绘、揭露地狱,至少应该受到同样的刑罚”。
自画像中的那个场景是他自我惩罚的意义,把美好的东西摧毁给人看,间接为读者打碎他自己构建的乌托邦。但是因为人格缺陷,无法直接描述出自己这种感情;但是被勇利一眼看出来了。

勇利的设定是地狱业火中的苦行僧,他的内心一直没有走出童年的阴影,越是想要拯救他人,就越是深陷人性的黑暗中。他勉强自己成为dom也是为了让这个圈子不会玩出人命,同时认为D/S可以安全释放他的掌控欲;他还混过黑道、红灯区、血汗工厂等等调查取材,而且因为告别心理医生职业,美奈子推荐他研究犯罪和变态心理学,并且与美奈子的父亲(设定为警视厅高官)有合作。
他对于人类的心理有天生的敏感,写小说只是业余爱好,但是广受好评,也就一直写下去了。高中就开始拿青少年文学奖,27岁时拿了一个国内文学奖。因为内容涉及秘密取材所以没有公开身份。
他对于小说中的那个场景定义是:摧毁、束缚美好的东西,但是同样,被毁坏的美人依然是美丽的,他的美、生命、欲望在束缚中挣扎、溢出。

关于前半截调教程序:
勇利不愿意把维克多这样美好的人“打落”回尘土,他宁可让维克多消失后重建,这样维克多就永远处于上升之中了。
由于力的相互作用(?),推动维克多上升时自己也在一点点下沉,也就是背负了新的罪孽。
维克多说是体验sm,其实就是想找打(。然后刚好就遇到了勇利,勇利对维克多这样很不爽,故意和他的期望反着来,加速(不是导致)了维克多的消失。

后半截深度学习:
勇利原本是按照马斯洛需求层次理论设计学习计划,就是让小维在挣扎求生中重新成长。但是他觉得对不起小维,所以自己要陪着他,而且设计了一个对自己很不利的情景,以便场景足够真实、方便以后小维脱离。
他必须保证小维的绝对安全,所以赌上自己的笔名和余生换来了两张保险证,方便小维看医生。(本来他只要一张,条子给他做了两张……)

三个场景、角色扮演关系设计:
河边:主人与狗(两个流浪汉)对应食物需求
出租屋:包养与被包养(两个打工仔)对应食物、性、安全、社交、尊重等等
小家庭:家暴男与妻子,对应安全感、自尊、思维能力等,是最后的结业考试。

结果前两个因为勇利没法下狠手完全变成了括号里的样子……小维在河边就觉得勇利打人根本不疼,而且好像感觉到勇利在孤独痛苦中挣扎,开始同情他了。此时勇利没有察觉小维在观察自己,而且低估了小维。小维知道勇利也在挨饿,把面包给他时,他就开始依赖小维了。(小维看到勇利的眼神,觉得勇利实际上比修女厉害多了,下意识地佩服他)

第二个场景,勇利要求小维“出卖身体”取悦他,而且语言侮辱他,什么时候小维不爽了说明已经进步了。但是勇利没法对小维下狠手啊,而且觉得那种话说不出口后来就不怎么说了……小维倒是过得很开心,虽然已经有了尊重需求但是勇利想做什么他也无所谓。
小维这期间看了很多报纸,已经有了初步的三观,而且因为百合子的意外事件,确认了勇利是和他一样的。

第三个场景,当勇利解开小维(维克多)自我厌恶的心结后,两人开始扮演夫妻(关系的平等性是逐渐升级的)。小维就像深陷家庭暴力中无法逃脱的家庭主妇一样,应该逐步对自己、周围环境有个清醒理智的认识。
而小维这时的想法是:他不讨厌自己了,但是感觉到勇利的自我厌恶。为了理解勇利去书店学了很多东西。这样的勇利不能丢下他一个人,他在装疯就看看他到底在搞什么鬼,等着他露馅……
最后就那样了呗。

最后第四个城市是小维反过来拯救勇利的地方,这个很简单就不说了。在海边时对上哲学电波之后,小维感觉勇利和维克多有什么本质上的相似。维克多被勇利从天上拉回人间,小维觉得也应该让勇利脱离地狱的苦海。

结局比较仓促哈哈哈感觉在耍人一样(逃。
维克多狠狠地报复了一下勇利借斯德哥尔摩甩开他的事实,而且想起了最初相遇的时候为什么会抱住勇利,现在明白那是同行的味道hhhhhh

(再次顶锅盖逃。)
(本来想写bdsm结果第二章就跑偏了,各种ds的资料白看了………😂)

评论(2)

热度(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