慕木已经被抬走了

天宫院甘菜

【勇维/完结】现代AU/面向对象的深度置信网 1.000

Lovers-oriented Deep Belief Nets 1.000

黑深脑残/超超超狗血/弱智吧风味/阿库娅附体/改邪归正系列/好好学习天天向上/最后/祝您生活愉快/再见/OOC

——————————————

在胜生勇利归案一周后,受害者维克多·尼基福罗夫被送往美国一所心理康复中心接受治疗。无论他怎么说都会被当做人质综合征的表现,所说的一切只能证明他的病有多严重……

“这就是你的决心么,勇利?”小维躺在康复中心花园的草地上,对着天空发呆。几只胖乎乎的鸽子走过来,甚至跳上了他的手臂。
“我在和鸽子一起玩呢,Master……”
“鸽子不知道为什么这么大,真想让你来看看。”
“唉……”

鸽子突然像是受到了惊吓,扑腾着翅膀飞走了。一个人影遮住了阳光,是他的“表弟”尤里。
尤里,勇利,名字也很像。
“喂,起来了,Gayctor。”不愧是传说中的暴躁朋克系钢琴演奏家,一脚就要往他的要害上踩。幸亏身体似乎已经练成了条件反射,他很轻松地侧身躲开,拍了拍身上的草屑。
“Wow,尤拉果然和维克多完全两个风格呢,真不敢相信你们是亲戚。”
“是‘我们’,还有不要叫我‘尤拉’,你这个Gaytya。”尤里指着他的鼻子说。
“嗯……我还没有想起来给恰的事,实在要说的话,你可以叫我小给呢。”
“我现在确定了你就是货真价实的维克多,”尤里皱着眉头说,“讲话的味道一模一样,不,比原来更恶心了。”

回到住院区的路上,小维与尤里有一段简短的对话。
“尤里,你觉得……我像是得了斯德哥尔摩综合征吗?”
“像,非常像,你整个人满脸都写着‘欠揍’。”
“咦,尤里你这个说法倒有点不一样……”
“是啊,不欠揍就不会去找死了。——康复医师在二楼活动室等着,今天上午的治疗你快要迟到了。”
“我知道了。……等等,尤里你知道维克多是去‘找死’,你是不是知道什……”
尤里没有回答他,扭头就走。
“真是奇怪的孩子呢,尤里。”

这个专属于他的活动室里摆着各种画材,都是用来做心理艺术治疗的。本来只是用蜡笔在白纸上画,医师看到他的绘画才能似乎没有退化,就把蜡笔换成了各种高级油画画材。
就算不能留下这些画,能看一看也是好的啊!这可是维克多亲手画的!
虽然并不是同一个人格……

画室里摆着一些已完成的小幅作品,根据医师的要求,主题多种多样:有“见过的美景”、“觉得开心时的场景”、“不开心时的场景”等等。
大海,沙滩,海鸥。湛蓝。
和勇利分一个红豆面包的桥边。橘红。
勇利胃出血进的医院急救室外。灰色。
……
自己从一出生开始,就是和勇利在一起的。说他有人质综合征也好、各种治疗也好,都不可能把他心里那个勇利抹杀。

“今天的主题是‘你对胜生勇利的印象’,要求不出现他本人而是用这一印象联想出一些画面。如果中途有感到不适的地方,一定要告诉我。”
小维闭上眼睛,将自己对勇利的印象一点点综合起来,慢慢形成构图、色彩,组成完整的画面。他拿起画笔,将它们一点点描绘在画布上……

身处染血的蔷薇荆棘之中的Sleeping Beauty。

他也无法完全解释为什么脑海中会出现这个,从画面本身来看,倒是可以和医师一起讨论分析一下。
……
“你对他的印象很有意思,能解释一下吗?”
“我自己也觉得奇怪,一般斯德哥尔摩综合征患者不是倾向于把绑架者形容成仁慈又强大的么,我为什么会想到睡美人呢?”
“……好吧,维克多先生,你问了一个我想问的问题。”
“我自己试着分析了一下。认为他是个柔弱美丽的女孩,可能是看到了他脆弱的一面;那些荆棘代表他处在一个容易伤害他的环境;而他在沉睡,说明他虽然毫无意识,却在等着谁去解救……”
“绑架者自身需要被解救,确实说得通。我这里可以透露一下刚刚看到的新闻,胜生因为一些心理异常暂时保外就医,这和你的印象不谋而合。”
“他终于没有放弃治疗了么……理论上说,选择犯罪的人有很多在心理上有脆弱面,可是在我的画面上,睡美人并没有主动伤害别人,只是如果有人靠近他时,很容易被那些荆棘划伤。这些荆棘……也许是他的阴暗面,也许是他用来保护或者伪装自己的东西。但是你看,荆棘上的鲜血,大多来自他自己呢。”
“所以……”
“……这应该说明在我心里,我把绑架者看作是弱势的一方,而我自己才是主导者。我一直试图拨开那些荆棘看清他的真面目,现在已经快要达成了。”
“……维克多先生,我认为您有学习心理学的天赋,要不要考虑当个心理医生?”
“啊抱歉,自己说了这么多话……还是医生您专业,您请。”
……

经过三个月的治疗,小维被尤里和雅科夫带回了圣彼得堡,期间严格管理他的外出活动,他想去大街上做义务劳动都会被尤里凶一顿。
“你是个作家,不是慈善家!不管写不写得出来都给我好好在家里呆着!”
对了,他还是个作家呢。当初维克多是因为觉得自己的作品不够好才胡来的,也就是追求自我超越而不可得。现在的他倒是能够理解维克多的心情,就是觉得维克多这个人,或者说以前的自己,实在太想不开了。有个完美幸福的童年不是他的错,情感有少许缺陷也不是他的错。
也许还是维克多和勇利更般配吧,这两个白痴……

小维掰着指头数了数自己达到的需求层次,生理、安全、社交、尊重都一步步达到了,现在似乎还停留在求知需要与审美需要的阶段,离维克多想要的自我超越还差得有点远呢。
而且……
金字塔中那个属于“爱”的位置,依然缺了一块。

维克多拥有的爱来自世界上的人们,以及自己笔下的世界;而他呢?在他注视着勇利的时候以为自己已经拥有了,可是勇利却只想着自己,把他甩在一边。

真是个薄情的男人。

他的心里涌起一种酸涩、苦闷的感觉,他把手放在自己的胸口,那里有那个薄情之人赠予他的礼物:饥饿、恐惧、欲望、羞耻、自私、嫉妒,同情、悲悯、忍让、包容、理性,以及——

那无处可去的爱。

几乎是下意识地,他拿起了维克多爱用的那支钢笔。
他想写一些东西。

“维克多,我想见见你。我们虽然不是同一个人格,但是我会努力的,努力达成你的期望,努力实现勇利的期望……我得到了你所没有的,又怎么能停留在这里止步不前?你现在被困住了,我也是;可是你和我身为作家,无论身体或是灵魂被困在哪里,作品都应该带着我们的思想超越自身,到达世界上每一个角落……我需要写出这样的作品,我想要写出这样的作品……”

“勇利,我记得你说过,维克多的梦想过于庞大了;你也一样。我说你们两个都是白痴,现在和白痴认识久了,自己也快要变成白痴了呢……我会背负起那过大的梦想,这一次知道地球上还有你存在,感觉一定不会再次被它压垮……”

他蘸了些墨水,在稿纸上写下将要印在扉页上的一句话:

「献给用命运的荆棘将我束缚在人间的那个人」

……
开始下笔还有些生涩,甚至有些词汇都不太理解了;但是越是投入其中,越能感觉到维克多的存在……就这样写下去,直到梦想达成,维克多就会回来了吧。
在为自己今后的存续担心之前,他想到了一个曾经被他忽视的问题——

所以说维克多为什么刚好就找到了勇利?!

有点太巧了吧!

果然还是白痴之间的电波对上了吗?!

———
* * * *
———

三年后。

小维——也就是维克多·尼基福罗夫,失踪并被解救之后,用了整整三年的时间创作的作品《约束》,在一个月之前出版了。

出乎所有人意料,这次的作品完全颠覆了往日的风格,出现了各种残酷的情景,以及在铺天盖地的尘世网罗下无望挣扎的人们。但是最终,一些被命运红线联系在一起的小人物携手冲破那道网,一起前行……前面又是新的网,又等着他们继续积聚更大的力量,或者,再次坠落。

一句话总结,因为题材有些琐碎和深沉,看起来不像是畅销作品。以前维克多的书迷有一些人对这本书表示反感,因为是维克多的作品他们才买的,结果题材不感兴趣不说,有些描写还让他们恶心地吃不下饭。

“他们可能救出了一个假维克多。”有人在采访中这么说。

然而维克多还有一些坚定的书迷支持,以及似乎吸引了更多评论家的目光……

————

维克多乘坐的飞机降落在福冈国际机场。等在那里的粉丝和记者们包围了他,他也热情地回应,不拒绝粉丝的签名要求。
“听说您要与曾经绑架您的胜生勇利见面,并且向他表达谅解,请问您是真的原谅了他吗?”
“当然了,犯罪者只要认真悔过、出狱后重新做人,我个人认为都是可以给他一个机会的。”
“请问胜生服刑期间您埋头创作,等到小说日文版上市、胜生将要出狱的日子来到这里说要见面,是否有什么特殊的目的?”
“啊,可能是我觉得新书用这种方式宣传比较容易引起轰动吧,毕竟这次感觉有些不好卖呢……”
现场一阵笑声。
……

某监狱门外。
今天是胜生勇利出狱的日子,他特意刮了胡子、换好衣服,有些郑重地走出监狱大门。

“自由了。”他想。

这与其说是现实中的监狱,不如说是他内心中的监狱。那个人给了他自由的钥匙,在囚禁自己三年之后,他终于觉得自己可以被原谅了。

也许他确实有些偏执和强迫症吧,明明是个人,却总是说自己是个恶鬼……美奈子老师当初差点给了他一巴掌,也许那一巴掌应该打下去,自己也能早点醒悟过来。
有时候人想要折磨自己成了习惯,连自己都控制不住。还好现在已经自由,还有广阔的世界在等着他。

他向前跑去,拥抱着清新的空气、略显凛冽的风……

只是好像有被什么东西羁绊,没能感受到彻底的自由。他伸出右手,看着无名指上那个闪闪发光的戒指。

是……小维,维克多。

不知道他现在有没有开始新的人生?——应该是有吧,今天恰好是新书上市的日子,已经彻底达成期望,重新成为更完美的维克多了吧。

真好。

今天并没有记者来围堵他,他有些奇怪;接着手机响了,他接到了一个电话。
那个号码,三年没有打过来了。

“喂,胜生勇利你已经出来了吗?我是维克多·尼基福罗夫,正在XX书店开新书发布会,顺便来个谅解见面会,快点过来吧,记者们都等着呢。”

有些生疏的称呼,看来维克多真的回来了。他心里由衷地替他高兴。

以及一丝苦涩。

是的,苦涩。既然现在已经自由了,承认也没什么。

反正都已经过去了。

————————————

书店大厅里围了很多人,勇利带着口罩,有些难堪地往前挤。这家书店很大,而且紧跟潮流,新书推介栏上摆着最近出版的新书,有维克多的《约束》,还有维克多喜欢的作者香月秀行的新书《初芽》。
“Hi,胜生先生~”维克多在前面向他招手,比起三年前看起来成熟稳重了许多。记者和读者们齐刷刷转过头看他,他的脸又红了。向维克多再次郑重道歉、得到原谅之后,他被维克多拉着坐在了他身边。

也许是最后一次接近维克多了吧,他想。

维克多十分热情详细地回答记者、读者的提问,勇利被晾在一边越来越别扭。他悄悄拉了一下维克多的衣角,小声说:“维……维克多先生,我在这里不太合适,还是先走……”
“并没有什么不合适啊——对了,这位胜生勇利先生今天出狱,大家都只顾着采访我都没人采访他,这样不好……”
记者们把注意力转向勇利,勇利面对一两个人时还行,现在这个场面……

等到煎熬结束时,勇利已经满头大汗。
“一起去吃饭吧,我请客。”走出书店时维克多提议。“胜生先生在狱中除了猪排饭都没吃过什么好吃的呢。”
“不不不,怎么能让您破费,我吃猪排饭就可以了。我还是先走了。”
“Master还是这么喜欢自说自话啊。”
称呼变成了熟悉的那一个,也是他不想回忆起的那一个。
“给你带来难以弥补的伤害,非常抱歉。”勇利准备弯腰鞠躬时,下巴被维克多的手微微抬了起来。被这样半强迫着站在那里,被维克多的湛蓝色眼睛注视,还被对方凑近了在脖子附近闻……
“刚才我就觉得了,Master身上有一种味道。”
“什么味道?”勇利不解地问。
维克多凑到勇利耳边低声道:“同行的味道。”
“同、同行是指……图书爱好者吗?”
“看来还是不肯说实话呢,Master,胜生先生……或者说,日本最神秘的国宝级作家——香月秀行先生?!”

勇利整个人被雷劈了一样愣在那里。
“你在开玩笑……”
“香月大大,你要是不肯给您的小粉丝一个请客的机会,小粉丝一伤心,可是要向全世界公布了……”
“……好、好吧。”

面对面坐在餐厅里,维克多还在点菜,勇利忍不住要问:“你怎么知道……”
“嘘,等一会。”等到维克多点好了菜,他才说:“我毕竟是维克多啊,有些还是小维时没有明白的事,在两个人格融合之后终于明白了其中的矛盾之处——”
“诶?”
“比如说那个废弃幼儿园的二楼吧,根本不是你特意找到、装饰成那样,而是本来就是那样的吧?真的很巧,在我后来又一次参观犯罪现场时,窗外的葡萄藤刚好遮住了半个窗子。”
“……”
“如果我没想错,那就是你一直在心中拷问自己的地方吧?”
勇利沉默着点了点头。
“我还想起来了,当初为什么在网上看到你的名字就想找你了,因为‘胜生’和‘香月’听起来很像啊……”
勇利捂住了脸。“早知道就起一个不那么像的了……”
“还有啊,我恢复记忆之后一直奇怪,当初那个爱好bdsm的图书管理员为什么这么理解我;后来知道你是学心理学的,可是我还是不太相信……要是写了那本书、天天在那个场景中拷问自己的香月老师,一切就都说得通了。只有中二病才能理解中二病,只有白痴才能与白痴对上电波。”
“……不愧是维克多。”

“既然这样,香月老师为什么不公开身份呢?”
“叫我勇利就行——你自己是作家你应该明白的,我一直在取材啊!不止bdsm圈,我还涉猎了其他一些不能说的圈子……”
“于是日本警方和FBI都帮你打掩护?尤里他们好像报案后不久就知道了,网上的论坛还一直飘着那些怀疑我没有死的分析贴,为了担心我的人你们还真是贴心啊……”
“……感谢夸奖。因为你的缘故,我坐牢时有时间写书,出来之后更有资历混一些圈子了……”
“不愧是香月老师!啊,不好了,如果世界上的人知道我们联手和他们开了这么大的玩笑,一定会打死我们吧。”
“一定死无全尸……以前bdsm圈里的人首先会打死我……还会让警界高层大换血……而且……”勇利拿起餐巾擦冷汗,手一直在抖。

“——所以,Master,我们现在已经拴在一根绳子上,我掌握了你最大的弱点。下次取材带上我好不好……”维克多的右手握住了勇利的右手,两个戒指在一起闪闪发光。“我们一起拯救世界吧!”

是啊,胜生勇利与维克多·尼基福罗夫,在彼此认识之前,命运的红线就将他们俩联系在一起,再也分不开了。

“好!一起拯救世界!”勇利握紧维克多的手,坚定地点了点头。

维克多高兴地眼睛都变成泡泡了:“我最喜欢这样了!”

……

他们在达成新的契约之后,交换了一个长久的吻。

————————————————

The End

欢迎交流观后感!!!!!

看到这个结局有没有想打死作者啊……😂😂😂

评论(45)

热度(5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