慕木已经被抬走了

天宫院甘菜

【勇维】现代AU/面向对象的深度学习 0.77

Lover-oriented Deep Learning 0.77
R-18G (倾听读者心声,报答读者厚爱~我要开车了哦~)
前半截bdsm风味主奴调教正常H(是糖没骗人),后半截俩路人(bg)sm雷点/黑深残出没,注意闪避。
调教/黑深残/心理阴影/虐待/羞辱/bdsm/角色扮演play/H/OOC出没注意。

————————————————

勇利带着小维去往第二个城市。

路上他们坐了一段时间的车,有时中途会下车走很久的路。不要说小维了,勇利自己就累得半死。还好乡下路边会有果园或者农田,现在正是收获的时候,看到那些果实小维的口水都要流出来了。
“不可以偷东西!”勇利看出他的意图,急忙警告他。
小维看着勇利的眼睛,停止了试图偷窃的举动。这让勇利有些诧异,这一路上小维想随地大小便时,他要费好大的劲才能把小维拉到附近的小树林里解决。怎么这会儿又听话了?
勇利带着小维去了田里有人的地方,拿出一些钱希望能买几个水果,结果那个农民很慷慨地送了他们一袋。
“拿去吃吧!今年果树增产,收获都来不及,不用给钱的!”
小维看了看勇利,又看了看那个农民,不知道在想什么,连拿到水果时都忘了吃。

走到一个公交车站时,小维就赖着不肯再前进了。他已经知道了在车站可以坐车,坐车比走路舒服多了,所以就算勇利又捡了个树枝来教育他也没用。

“果然刚刚以为他听话了是错觉么……”
勇利无奈地想,只能坐下在车站等车。他们的手腕之间连着一条绳子,等到车来了就解开。

……
……

第二个城市比之前那个小镇要繁华很多,同时越繁华的地方越越是藏污纳垢,这给了他们栖身的空间。勇利找到一个租金很便宜的地方,租了一间一楼狭窄阴暗的房间。其实还有一个地下室更便宜的,出于安全考虑他并没有选。
河边可能发生洪水,而城市里则容易发生火灾,尤其是这种管理不善地方。虽然他把小维锁在房间里,可是只要小维感觉到有危险时使出全部力气就能把锁链扯断,门还有窗子都方便逃出去。

既然租了房子就得付租金。勇利以前的银行卡之类的全都扔了,备用的一些现金和账户也不很充足,看样子只能去打工了。监控录像多的加油站、便利店根本不用想,要找只能从那些灰色职业入手。
——比如说风俗店的黑服之类的,一般晚上工作,那么他在白天的时候就有足够的时间待在小维身边了……

勇利被自己自然而然流露出的想法吓到:怎么,作为主人居然离不开宠物么?他是不是把小维当人看了?不行,小维是他脚下卑微的生物,这一点是不应该改变的。
他是主人……小维只是他的奴隶……
作为奴隶,想要活命就得取悦他……

也许应该采取一些手段来强化他们之间的等级立场了。

******

小维被锁在房间里的这些日子,主人一般傍晚出门“工作”,第二天早上才能回来,这时往往会带回一些食物。这次的食物一般快要过期,分量刚好让他能吃到半饱。
主人用一上午的时间休息时,他就在房间里找一些带文字的东西来打发无聊的时间,而报纸这种东西是最经常出现的。朝日新闻和地方报纸是必备,偶尔也会有一些不一样的报纸,比如“自由新报”“社会新报”“赤旗报”等等。有了这些报纸,之前联想出的词汇也就好理解多了。
主人大概是不满现在交流困难的情形,每天下午都要教他识字、发音。他不得不苦恼地面对那些幼稚的识字本,艰难地发出错误读音,然后被主人打手心、克扣晚饭。在忍了两周过后,他终于可以比较自然地说话了,满足日常交流就行——当然不能说“日本几大党派的路线有何异同”“去年诺贝尔文学奖获奖作品的风格”“常用来制作生鱼片的鱼类有哪些”“河豚的二十种吃法”“本市最有人气的十大平民美食”之类的,严格禁止严格禁止。

在差不多“学会”说话和“认识”一些简单的日文词汇后,看到主人的眼神他知道,主人又想对他做些什么了……有一天早上他的小伙伴不知为何站了起来,正在与它愉快玩耍时被回家的主人看到。当时主人的眼神很可怕,一周之后,他以为主人已经忘了这事时,主人拿回家一个奇怪的东西让他穿上。
这回脑海里的词汇很不清楚,他也是一头雾水。可是等到第二天早上时他就发现了,他的小伙伴被锁在里面站不起来,整个人都难受地很。
“主人,我好难受……”
小维可怜巴巴地望着自己的主人,希望他能仁慈一点。主人抬起了他的下巴,眯起眼睛对他“邪魅一笑”。
“你是我的奴隶,想要解脱的话,就为我服务吧。”

小维一开始没懂“服务”是什么意思,当主人在他面前露出那个翘起的小朋友时,他伸手捏了一下,看样子是把主人捏疼了。
那天不仅没有得到解脱,连晚饭都没了。
第二天他才终于学乖,用自己的嘴巴与舌头为主人服务。看到主人的表情,他知道自己做得不错。
奇怪,明明是第一次做才对。
那天主人奖励了他一顿丰盛的晚餐,他也逐渐期待着继续为主人服务来换取更多食物与释放的机会……

有一天,主人拿出了一支“润滑剂”对他说:“如果这次也能做得好的话,就带你出门转转。”
他看着那支润滑剂,脑海中浮现出刚刚出生时的恐怖感受。他害怕了,拼命摇头退缩在角落里。
“外面有很多好吃的,还有好玩的……”
他知道主人在引诱他,他不会上当的。
“我会给你钱,让你去买你想吃的东西……”
他……不行不行,绝对不行!
“这是智能手机,如果你表现得好,连这个都可以买给你哦……”
望着那个花花绿绿的游戏界面,他咽了一口口水。
“小维要是不想也没关系,以后每天都得不到释放了呢……”
“好,我做!”
他终于忍不了了。为了各种原因他准备“英勇就义”了……

他把衣服一脱,闭着眼睛躺在褥子上等待着即将到来的剧痛。出乎他的意料,主人很温柔地抚摸他的身体,直到肌肉的僵硬感消失,一种酥酥麻麻的触感从肌肤传到大脑……
他感觉自己的小伙伴颤抖着站了起来。主人又在他身上从上往下亲吻,额头、鼻子、脸颊、嘴唇、喉结……到了锁骨之后,亲吻更加用力了些,带给他微量的疼痛以及更多的快乐。
“想……想要……”他听见自己用一种不同以往的语调说话,自己却没法控制……
“想要的话,必须说什么?”
“请、请求你,主人……”
“不错,那么告诉我,你是什么?”
“我……我是您的奴隶……”
“还不够,你得说‘我是您卑微的奴隶,请主人尽情使用我’才行。”
主人握住了他的要害,身体中的热流与空虚感让他难以忍受。从字面上理解他有点不太愿意说那种话,可是过了一会儿,理智最终被欲火击溃。
“我……我是您卑微的奴隶……啊……请…请主人尽情使用我……”
“今天很乖嘛,那就奖励你好了。”
他的主人撕开一包“安全套”套上,接下来的动作更让他迫不及待地想要……身体的某个地方提醒他那里有更多的快乐,没等他明白过来,就感觉到主人的手指靠近了那里,带着凉凉的润滑剂一点点侵入。
“哈啊,不要……”
“刚刚不是请求我的么,嗯?”
主人的手指撤了出来,他感觉比刚才还要难受。
“对不起主人…我错了……呜…我想要……”
“这还差不多。”
主人的手指重新进入,他发出一声难耐的喘息。一根手指还算容易,等到他适应之后又逐渐增加到了三根。他感觉自己的身体好奇怪,仿佛不是自己的了,只能任凭主人摆布。不可描述的地方一张一合,有些湿哒哒的水声。
“看来我的小奴隶已经等不了了呢。”

他感觉到体内某一点被触碰之后,整个人都舒服得弓了起来。
“啊,是这里吗?”
主人找到那里之后反而退了出去,重新变得空虚的地方流出了一些液体。呜,他已经没办法思考他那蠢蠢的主人什么时候变得这么坏了,为了得到快乐,他只能不断地乞求……
主人终于回应了他的请求,不是用手、而是用第一性征一点点地重新填满他。比刚才还要满,有一点痛,可是好舒服好舒服……他呜咽着,脑中一片空白,只剩下主人赐予他的快乐……

为什么他以前不能相信这种事会给他带来快乐呢?以前只知道吃饱饭是快乐的,现在食物不缺,才知道被主人使用是如此令他愉悦……他有点害怕,这样下去沉迷在主人带来的快乐之中,很快就要迷失自我任凭主人摆布了,到时候他的自由……
强势而温柔的侵入最后给了他一次绝顶美妙的高///潮,他喘着气,有些空茫地望着主人的脸。自由什么的已经没力气想了,只要以后还能享受到这般美妙之事,就算给主人做一辈子奴隶又怎么样呢……

————————————————

我是黑深残的分割线

建议把肉消化了再看免得消化不良……

————————————————

这两天是休息日,主人兑现了他的承诺,带着小维出了门。自从那一次身体上的亲密交流之后,他感觉自己很难生出逃跑的心思,也越来越黏着主人了。他的主人也察觉到了这一点,出门不再用绳子拴着他,他也乖乖地跟着主人不离开五米以外。
出门之前,主人给他带上了毛线帽和一副茶色遮阳镜。有了遮阳镜,路人就看不到他的眼神,也不会发现他的弱小了,所以他很开心。
购物中心人很多,路边有很多只在报纸上见过、没有吃过的东西。主人给他一些钱,教会他怎样使用,他看到一家店铺之后就怎么也不肯走了。
“主人,我要吃这个!”
“是松田啦,又把我的名字念错。”
“哦哦对,松田君,我们吃这个吧?”
“……好吧,一起就一起,正好我也饿了。”
这是一家卖炸猪排盖饭的店铺,不是很大,生意却很火爆。好不容易等到位子坐下,不一会儿,两份散发着诱人香味的盖饭就出现在他们面前。
“好吃,真的太好吃了!”比他想象的还要好吃!他不停地把猪排饭往嘴里扒,饭粒好多都粘到了脸上。稍微满足后,他暂停了一会,发现对面的主人拿着筷子,半边腮帮子里还塞着食物,正看着那碗饭发愣。

……
“……松田君?……松田友利君?”
勇利这才回过神来,连忙说他没事,然后赶紧开始吃饭。
“很久没有尝到家乡的猪排饭的味道了。”
“诶?松田君之前工作时没有吃过?”
“也算吃过吧,只是没有这家的这么好吃。”
“嗯……”小维思索了一下,决定问一个出格的问题:“松田君的家乡在哪里呢?我还没听你说过呢。”
“我的家乡在福……”
说到一半勇利猛然警醒,生生改口成“福岛”。
“啊,福岛,难怪松田君会思念家乡。理解理解。”
勇利没有说话,两人默默吃完饭,随便买了点东西就回去了。这天半夜小维睡觉中途醒了一会儿,看到他的主人抱着膝盖缩在角落里,很久都没有睡下。

…………

那以后小维感觉到主人的脾气变得更差了,时不时就拿起教鞭来教训他。为了得到食物、钱以及获得快乐的机会,小维也只能连虐待也一起接受。
也许自己更加听话一点,主人就不会变得这样弱小了吧……他这样想。

日子一天天过去,小维也逐渐习惯了这种苦乐参半的生活。勇利有时会带一些书给他看,都比较幼稚。他还是更喜欢看报纸。
今天这份报纸是勇利早上买回来看了很久的,不知道有什么内容这么有趣,让他看了很久。趁着勇利睡觉的时候,他把那份报纸翻开一版版地扫过去。
“我记得他看的应该是第五版……”
翻到第五版,上面用很大的版面报道了一个重大新闻:


维克多疑似被害案出现新疑点?!
尸体至今未发现,是否有生存可能?

……
在嫌疑人作案现场发现的少量血迹,经现场复原是分布在一块长方形区域——也就是当时铺在地面上的一块透明塑料布——周边,从物证照片来看是吻合的。
警方当时提取了多个样本,发现它们的DNA属于受害人维克多·尼基福罗夫。但是此后嫌犯仿佛人间蒸发,时隔五个月,陷入迷宫中的警方重新检测所有的样本,发现两份样本中混合了少量红色染料、增稠剂。经过查证这种染料和增稠剂按一定比例稀释后,可以完全吻合照片中血的颜色。
警方重新勘查现场发现,现场残留的血量明显偏少,即使使用了塑料布并仔细清理过现场,地板缝隙、椅子表面漆皮脱落处都应该有较多血液残留;而检测结果是血量极少,并且在一处地板缝隙下发现了相同的红色染料。
……
……
一位犯罪心理学教授早先也通过心理分析提出了新的观点。
据以往报道,进入青春期时胜生曾经因为对着8年前受害者被残害的照片产生过冲动,这一违背道德的体验让他产生了罪恶感。这一罪恶感困扰了他整个青春期,以至于让他不得不学习心理学来缓解。(以上内容详见x月x日第三版某证人提供的心理咨询记录)
教授指出,从犯罪心理来说,如果胜生没有内疚他是不会想要缓解的;反过来说,如果他克服了这一罪恶感遵从自己内心的邪恶,那么他首选的残害对象应该是幼女,而不是维克多这样的成年男子。

嫌疑人曾经在bdsm活动中扮演dom的角色,并且从未残害过sub,这暗示了一种可能:嫌疑人曾经体会过无法掌控他人和自身带来的痛苦,想要通过这种方式安全地发泄自己的特殊性癖、补偿自己内心的罪恶感。
教授把自身代入嫌疑人的思维,倾向于认为嫌疑人在与受害人签订契约后获得了前所未有的掌控感,因此将其在不到一个月的时间内杀害并不符合常理。
……
教授说,他并不是为嫌疑人开脱,仅仅是指出了一些不合理的地方。犯罪就是犯罪,无论是杀人还是绑架,他希望警方能够早日逮捕胜生。
……
可能不是谋杀,而是绑架?!
……
此前曾经从嫌疑人住处的冰箱中提取到硫喷妥钠注射剂以及少量LSD“邮票”,当时认为是用来防止受害者反抗所使用的药物,现在根据最新线索、结合嫌疑人职业背景分析,嫌疑人可能使用这些药物和心理手段对受害人洗脑,遭受洗脑后的受害人可能完全沦为傀儡,对嫌疑人言听计从,以最大限度满足嫌疑人想要完全掌控他人的强烈需求。
……
警方将根据以上线索转换侦查方向,重新开始陷入僵局的调查。
……

“哇,如果真的是杀人变洗脑绑架,那这个犯人还真是挺聪明的嘛,足足骗了警方五个月~”小维在心里这样评价。
他看了看下面凶手的照片,带着眼镜、长着一张畏畏缩缩的路人脸,真看不出有这么厉害。凶手的姓名叫做“胜生勇利”,名字倒是和他主人的名字差不多,但他知道日本人的名字有很多相似的,比如他自己的名字就和某动画角色平泽唯有点像。
主人今年25岁,头发偏长而且下巴上留着胡茬,无论是强大还是弱小的样子都跟凶手差太远了。

主人也是因为案件精彩才看这么久的吧,确实很精彩。他把报纸折好放回原处,又拿起一本《周刊文春》看起来。

……

随着出门的次数和频率增加,小维不再满足于只看报纸和童书,央求着主人带他去卖更多书的地方。久违的惊喜从主人眼中一闪而过,每个工作日下午和休息日只要没别的事,他们都在书店度过。

啊,多么宁静、和平、美好的时光……有好吃的食物、能挡雨的住所、很多很多的书,还有来自主人的爱抚……
已经无法想象脱离这种生活的时刻了。他想永远跟着主人,把这样的生活继续下去。

书店离住处稍微有点远,在一所大学旁边相对富有“文化气息”的街区。每次从家里到书店,又从书店返回家里,小维都要感受一遍“世界观”的冲击。
他的邻居们比那些流浪汉好不了多少,有些“白领”起早贪黑地忙,脸上最多的表情是麻木,他跟他们打招呼都视而不见。到了晚上,另一些邻居们会出门去旁边的小公园里,带着陌生的男人去旅馆,或者干脆带回家里。

小维他们隔壁的隔壁就住着一位会把男人带回家的邻居。小维和她打过几次招呼,获得更多自由活动时间后也时常和她聊天。
她叫做田中百合子,今年34岁,名字和主人也有点像。本来这里的人对邻居都是漠不关心的,可能是小维长得帅(他自己觉得),别人眼里冷淡刻薄的百合子也有了和他聊天的兴趣。

一天下午,征得主人同意后,小维与百合子坐在小公园的长椅上,互相介绍自己的生活。
“我真羡慕你啊,长得这么帅,有个固定的‘主人’可以包养你。”百合子说着拿出一包烟,想了想又放回包里。“我只能忍受每天不同客人不同的变态爱好,有时候被烟头烫,有时候被迫吃……”她摇摇头,没有再说下去。
“你也可以找一个固定的人来养你啊。”
“我?”百合子从鼻子里哼出一声嗤笑:“你看,我脸上涂这么厚的粉,其实下面很多瘢痕。怀过孕、流过产,乳///房也下垂了,还有一身的病。我知道我长得又胖又难看,只有满足那些变态才能混口饭吃、有个地方住,哪像你……”
百合子看着小维,眼中透露出一丝幽怨。

小维也明白了,自己年轻、长得好看,因此主人才愿意养他。要是他变老了、变丑了,比如像隔壁的大叔那样秃顶,主人会抛弃他吗?
——他是人类,所以被抛弃了也无所谓的。就像百合子这样,虽然很辛苦也依旧努力地活着;他要是哪天离开主人,也一样能自己活下去……
只是那时自己会伤心吧。

一群高中生偶然穿过这个小公园,飞扬的裙角和美丽的双腿迎着寒风前行。她们中有人朝这边看了一眼,小维看出那也是看异类的眼神。
他的主人给他买了一件略微夸张的衣服,他很喜欢——白色衬衫敞开领口,外面套着一件粉白色、镶着少许亮片的休闲西装,为了这次“约会”他特意穿出来,此时却让他脸颊发烫。

站在那群JK的角度,这就是一个站街女和牛郎之间可悲又可笑的约会吧。

小维不讨厌百合子也不讨厌牛郎,但是百合子这样辛苦却只能当异类,他不希望这样……要是哪天能帮百合子离开这里、好好找一个不那么辛苦的工作,她也许能重新被这个社会接受?
这很难、很难。
他知道。

“基尼系数”;
“社会阶层固化”;
“消费社会”;
……

自从那次与百合子聊天之后,小维一直有点低落。主人好像看出来了,温柔地爱抚他、带他去书店,他也逐渐恢复了往日的幸福感。

一天晚上主人不用上班,两人在书店待到很晚。回到家门口时,一个男人慌慌张张地从那里逃出来,一边跑一边回头看,撞到了主人也不说声对不起就跑了。
——男人长得又老又丑,浑身散发着酒气,下半身只穿了一条短裤。

小维看到主人冲进过道,也立刻跟了上去。一楼可能把陌生男人往家里带的只有百合子了,主人显然也是这样想的,急切地敲着她家的门——
“百合子女士?你在家吗?”
没有回音,但是门缝里分明透出粉色的灯光。
主人用力朝门上踹了一脚,门晃了晃,没有打开。
“我们一起。”小维说。

门被踹开了。
昏暗诡异的粉色灯光下,百合子全身赤果跪在床上,身上缠着红绳,双手被反绑在身后。她闭着眼睛一动不动,身边还放着一个塑料袋。
小维产生了一种错觉,自己和主人刚刚踹开了地狱的门。

主人冲回家里,不到五秒拿着小刀和剪子回来了,把剪子递给呆立着的他。小维回过神,不用等主人说就明白了,两人一起把绳子剪/割开,把百合子在床上放平。百合子的身体还很温暖,应该有救。
主人双手在她左胸上狠狠一压,小维好像听到了肋骨折断的声音。主人嘱咐他继续按压心脏,自己捏着百合子的鼻子,给她做起了人工呼吸。
……

百合子得救了。
当她睁开眼睛看到自己的两位邻居时,顾不上胸前的剧痛埋头哭了很久。
等到她恢复平静、穿好衣服,两人才重新回到她的家里安慰她。这会儿门关上了,白色的顶灯让这里重新回到人间。主人耐心地开导着百合子,小维帮不上忙,只能坐在旁边等着。
百合子的桌上放着不少书,除了服饰、美妆之类的杂志,还有一些装帧清新而精致的书籍。他注意到,其中有好几本的作者叫做“维克多·尼基福罗夫”。

小维忍不住开口问:“百合子,我能看看你的书吗?”
百合子现在情绪好了很多,自然不会拒绝小维的要求:“看吧,虽然我……这个样子,也算是维克多的书迷呢。”
小维看见主人听到这个名字后浑身一震,接着转过头用几乎不可置信的眼神看着向他,以及他手中的书。
“……主人,有什么问题吗?”
“不,没、没有,你看吧。”主人像是在掩饰什么,这更加激发了他的好奇。这是那天报纸上说的那个人吗?
马上他就得到了答案。
“……之前听说维克多遇害我难过了好久,最近听说了他可能还活着的消息真的太好了。”百合子的注意力也被转移到了书上,“每当看到他的小说,我就感觉自己变得很平静、幸福,好像遇到再变态的客人也可以忍受了。他的书总能带给我安慰,好像黑暗中一盏灯火……”

小维转过身背向两人,翻看着维克多的著作。他看得很快,但是大致上能看出作品的内容……
好像构建了一个幻想的天国,那里有数不清的新奇有趣的故事上演。可爱的主人公们之间的悲欢离合多以喜剧收场,中间阴差阳错往往让人会心一笑……
小维能感受到文字中的生命与热爱,他也应该喜欢这样的小说的。可是,眼泪啪嗒啪嗒地滴在书本上,再也止不住了。

“小维……”他听到主人在身后用一种虚弱的声音呼唤他。
“我没事的……”
他转身回答,脸上满是泪水。

看起来不像没事。

他看到百合子关切的眼神,看到主人担心地走过来想要拥抱他……无边的恐惧感仿佛从身体的每个细胞释放出来,他摇着头,企图后退来躲开主人的拥抱。

主人的脸色变得苍白了,收回了手。“终于到了这一天么……”

小维没有听清主人的话,他双手颤抖着,低下头看着手上沾满泪水的书。这眼泪、这恐惧感都不是他的意识所能控制的,他试图找到它们的源头,隐约间好像有了回音。
他与那种不属于他的意识、而是刻印在他身体中的记忆不断共鸣,每同步一分,心弦就收紧一分……

终于,心弦断了。

他大叫着撕碎那些书,撕不动就用牙咬,沾着眼泪和唾液的纸片飞得到处都是。

屋里另外两人全都怔住了。百合子忘了这些书是她的所有物,而小维的主人,带着担心和害怕重新靠近他……

“小维,闭上眼睛,把它们给我……”

“不,不,不!!!”他听见自己嘶哑的声音正朝着他的主人咆哮:“它们是垃圾!都是垃圾!垃圾不配留在这世上!!!”

世界在眼前消失,一切都陷入了黑暗。恍惚有人抱着他,呼唤着他,让他不至于陷入更深的深渊之中……

——————————————————

tbc

所以这章我又在写什么………我也不懂了……
ooc到河外星系去了,别打我。

评论(11)

热度(3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