慕木已经被抬走了

天宫院甘菜

【勇维】现代AU/面向对象的深度学习Lover-oriented Deep Learning 0.7

WARNING:

R-18G
CONTAINING
BLOODY / SADISM
STOCKHOLM SYNDROME
OUT OF CHARACTER
ETC.

————————————————

从出生的第一天以后,小维再也没有见过主人那晚的表情,以及那个同类间的温暖拥抱。他没有一天吃饱过,因此也没有力气反抗。饥饿感占据了他新生整个大脑。
他缩在角落,盘算着下一步的计划。每天他的主人都会带回一些食物,一人一半,只是这食物的量实在少的可怜。

自己身上的锁链牢不可破,要吃饱饭,只有……
对,抢走主人的那份。

今天他的主人带回来的是一种圆圆的东西,在看到它们的时候,“面包”“可以吃”这些概念自动进入了他的脑海。
“吃。”
主人简短地丢下一句话,扔给他一个面包。他很饿,直接咬上去以至于咬上了外面的塑料包装袋。
“还是不行么……”他看到他的主人摇摇头,凑近过来帮他把包装袋拆开。

——正中下怀。
他这些天被像一只“狗”一样对待,也正是因为这样,他的主人似乎忘了他的知能。主人有时拿一些东西来试探他,他全部都以“狗”的态度来回应。
无论是写满“文字”的“报纸”,还是装在“塑料袋”里的食物,他都一概视而不见。主人似乎有些着急,却除了拿树枝抽他以外没什么办法。
呵,他之前就发现了,只要装作痛得快要死了的样子主人就会立刻停手,所以这些天主人训斥他时只用了一根小树枝。明明一点都不痛还要装作痛苦的样子,不过伪装也不能太过头,免得诡计被拆穿。

主人拆开“包装袋”,把“面包”放在他的碗里。主人自己的那份食物还没来得及放回桌上,此时正装在“塑料袋”里放在他脚边。
机会来了!
他嘴里叼着自己的面包,闪电般地扑上前抱住了那个塑料袋。他的主人似乎被这个行为震惊了,愣了一会儿没有反应,之后才想起来拿起“教鞭”教训他。教鞭噼里啪啦地抽在他背上,他还是伏在地上死死地护住那个面包,顺便赶快把嘴里那个吃了。他的主人打了一会儿终于累了,他听到一声叹息,接着主人转身走出家门,大概重新觅食去了。

第一次的食物抢夺取得了胜利!

他愉悦地看着手中的战利品,仔细“阅读”着上面的文字,他需要检查自己“阅读”文字的能力。吃掉第二个面包后,他把两份包装纸拼在一起,确认自己“认识”文字的能力是稳定的。
那上面有一些“数字”稍有不同,他记得这些数字叫做“日期”和“时间”,于是从角落里找出主人昨天拿回来用来堵墙洞的报纸,把上面的“日期”和手上的加以对照。
这些数字有“大小”,或者说“前后”,所以可以将它们“排序”。他的主人一定不会知道他可以“学习”得这么快……
他看着那些数字,眼中露出了狐狸般的狡黠。接着,他把报纸揉成一团塞回去,随后撕咬第二个包装袋,装作是咬开它才吃到面包的样子把碎片扔得到处都是。

他的主人很晚才回来,手里空空的,一进门就躺在“被褥”上睡觉去了。
太好了,今晚可以不用费劲装痛了。
所以,明天也这么做吧……

但是第二天主人学乖了,只是把食物远远地扔给他,并不靠近。他只好装作很“委屈”的样子缩在角落,如此几天之后,主人再次失去了“警惕心”。
不过主人还是有“防备”的,他扑上去抢夺食物时,主人移开了手。他没有放弃,死死地咬住主人的肩膀,同时用尽全身力气把主人往地上压。
这次没有“成功”,饿了几天的他力气显然不如主人。主人夺回食物后异常愤怒,拿起了久违的皮鞭来教育他,他只能满地打滚……
主人知道他可以理解一部分“语言”,于是“大声”地说了一句“竟然敢反抗了,胆子大了?!好啊,你要是能从我手里抢到食物算你厉害,要是抢不到,饿你一顿加抽十下都算轻的!”说着,把手里的鞭子在空中挥得啪啪响。
主人对他的能力很有“自信”,他知道。
然而他对自己的能力也很自信,他有主人不知道的“秘密武器”,那就是他的脑子。

从那天起,他和主人就经常在家里为了争夺食物打成一团。有一次他无意中碰到了主人的腰,主人突然缩了一下,于是他顺利抢到了食物。
啊,主人怕“痒”。
他如愿又吃到了两个面包,这次他用手笨拙地拉扯那些包装袋时,用眼角的余光偷偷观察着主人的反应。
似乎很“惊喜”。
这天晚上主人没有打他,反倒“奖励”了他一块“烤”熟的肉。他知道这是主人想让他“符合规范”,所以他隔三差五都会表现出一些很小的“进步”来“换取”奖励。

等到主人觉得他很“乖”的时候,问了他想不想出门到“外面”去。他当然露出渴望的眼神使劲点头,伸出舌头舔了舔主人的脸。他听到主人“笑”了出来。
主人的脸脏兮兮的,在主人看不到的时候,他狠狠往地上吐了口口水。

出门的那天主人告诫他,“外面的人”会用比他“严厉”“百倍”的“态度”来“欺负”他,怕他听不懂,又拿起一根铁管装作路人作出挥打的动作。他不知道外面的人类是否有主人所说的这么可怕,不过小心总没有“错”,如果确实很可怕,逃亡大计倒也“不必”急于一时。
今天要做的事情是觅食,主人还是不放心他,在他手腕上系上一根细绳,然后装作手牵手的样子拉着他。他知道没法逃走,一路乖乖地跟着,在那些“街道”上他看见了“汽车”、“自行车”,还有那些路人。他发觉路人们投射过来的视线十分“奇怪”,好像看着异类的眼神。他明白这是危险的表现,这些路人确实有伤害他的意图。

大概是也注意到了这种危险,主人的耳朵变得通红。他自己在感觉到危险时“体温”也会升高,所以这些路人对主人也是有伤害能力的。

他在那一瞬间作出了判断,他和他的主人是两个“相对”“弱小”的人类,要存活下去只能互相“依赖”。
可惜这么“简单”的“道理”,他的主人并不明白。主人可以依靠的只有他,却经常打他、克扣他的食物,可见主人把他当做狗,其实自己也不见得有多“聪明”。

他用自由的那只手摸摸自己有些发闷的胸口,搜索着脑海中那些繁杂而又意义不明的词汇,终于找到了能描述现在状态的那个词:

“同情”。

“可怜”的主人这么“蠢”,要是哪天他逃走了、只剩主人一个时,搞不好会被那些路人围攻并撕碎吃掉的。没办法,谁让他和主人是同类呢?
现在的责打和饥饿还能忍受,姑且先“陪着”他一阵子吧。
可是他也不敢“确信”,主人这种“喜怒无常”的“个性”到底哪一天会让他“忍无可忍”,离开或杀死他这个“唯一”的同类……

—————————————————

tbc

小维你知道吗?勇勇瞒着你一个人在外面吃大餐!😃

评论(10)

热度(4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