慕木已经被抬走了

天宫院甘菜

【勇维】现代AU/面向对象的深度学习Lover-oriented Deep Learning 0.6

R-18G。
黑深残。
内含但不限于性虐/折磨/出血/剧烈疼痛/犯罪。
勿谓言之不预也。
本章节有参考和致敬伊藤计划的《和谐》,小维身上有和御冷米阿哈类似的遗传缺陷,但是缺陷不明显。

————————————————————

日本某城市,河边棚户区。这里聚集着形形色色的居民,有失业破产的单身汉、非法居留的偷渡客,说不定还有亡命天涯的杀人犯……
在这个地方没人在意他们的死活,没人在意他们的身份。如果哪天警察想到来查户口或者清理市容,违法分子早就战略转移,而那些以往叫不出名字的人此时倒能证明他们的身份——然后因为要尊重公民权利,清查只能不了了之。

河岸边站着一个蓬头垢面的男子,他点上一支烟,蹲在地上抽了起来。含有焦油的烟雾没有让他咳嗽,只是抽到一小半他就在地上捻熄了它。
一个留着黑色短发、带着帽子的男子走到他身边,将自己刚才的收获给了他。
“报纸,主人。”
被称作主人的男子接过报纸,摊在地上慢慢看着。上次的案件依然余波未平,有网友想起了一件事,经查证与案件相关。报纸上记录了对他们的采访,还有他们的忏悔。


“我们当时以为那就是个普通的新手账号……他刚一登录就问谁是日本最厉害的dom/S,我们当时都笑他,这小子怎么这样不知天高地厚。有人为了吓唬他,特意推荐了几个特别变态的。
看他那跃跃欲试的样子,我觉得这样欺负一个新手不好,就推荐了一个九州圈子里公认的仁慈dom——也就是胜生勇利,那个杀人犯。
回头翻翻论坛看到自己说过的话,我真是后悔……
……
继续说吧。本来他就想要找个变态的,可是一看到胜生的名字就回了一句‘我喜欢这个名字,就是他好了!٩(ˊ♡ˋ*)و’我平常不爱看游记类的书,后来警方来调查,我才知道这种心形嘴颜文字是受害人最爱用的。
然后……然后我就把胜生经常出没的酒吧位置告诉了他。
……”

以上是相关者C的采访。BDSM是否触犯法律再次掀起了全国乃至全世界的讨论,接下来我们到街头采访了一些路人……

男子把手中的报纸揉成一团,递回给短发男子。
“扔回去。”
“是。”
短发男子转身离开,把报纸扔回了刚才发现它的垃圾桶。
河边的那位看着远方出神,不知道在想什么。
——他就是那份报纸上写的那个杀人犯胜生勇利,而那个把他称作“主人”的人,曾经的名字叫做维克多·尼基福罗夫。
——当然,那个世人所爱的维克多已经被杀死了,叫做勇利的罪犯也已经改头换面。出现在这里的只有叫做平泽うい的混血偷渡客,以及叫做松田友利的无业游民。

曾经的维克多被称作小维,而松田则念作主人。
小维只会机械地执行主人的命令,扔了报纸后马上又回到主人身边。
“去屋里待着吧。”
“好的,主人。”
两人一前一后回到那个被称作“小屋”的、用废弃木板和旧帐篷搭成的家里,刚一进屋,小维就自动跪在了角落里,等候主人的下一个命令。
“今天再加量,做十次。”
“好的主人。”

勇利一个人当然没办法做十次,不得不借助一些道具完成这个数字。这个过程是极其困难的,小维虽然说好,往往做了三四次之后就是一副玩坏了的样子,后面只剩下轻微的肢体反射。
越是这个时候越要用疼痛来唤回他的反应。皮鞭抽打的声音不小,然而此时旁边窝棚里的人大多去觅食了,再说他们也不会关心这里发生了什么。小维被捆绑在铁架子上,嘴里塞着河边捡来的废铁块,没法发出任何叫喊。
其实,他也根本不会发出叫喊。他只是一个物体,就像收音机一样没有主人的开启是不会响的。这个物体唯一的特别之处在于生理反应,生理性泪水,生理性体温升高,生理性性反应……

都是生理性的。

唯一出现过的非生理性反应就是憎恶,那是某次严苛的性虐之后一闪而过的东西。

于是,性虐成了每日必做的功课。

本质上没有自我意识的动物可能依然保有生物趋利避害的本能,小维也是如此,照理说应该早就逃走、或者以野兽的姿态咬断勇利的脖子。
可是他没有。
从前残留的躯体记忆没有教会他攻击别人,只是告诉他主人才是能指挥他的大脑。所以他只能这样被主人使用,直到——

……

痛。
嘴里。
出血。
皮肤。
直肠。
好痛。

谁在痛?

流出了汗液。
唾液。
肠液。
精液。
尿液。
前液。
血液。

泪液。

是谁……在流泪?

被主人
贯穿。
鞭打。
针刺。
捆绑。
窒息。

是谁……

谁……应该逃离这里?

谁……应该杀死这个伤害他的男人?

是谁……应该夺回对他的支配?

不夺回的话

会更痛。
会坏掉。
会死。
会死。
会死。

夺回……
……什么?

……物体?
……他?

还是………
……
……

我?!

————————————

湛蓝色的眼眸中,瞳孔骤然缩紧。即使身体被束缚他也能反抗。他费力吐出了嘴里带着唾液和血液的铁块,带着仇视的目光狠狠地朝他主人的肩膀咬下去。
然而已经完全疲劳的咬合机能并没有恢复,这一下,只给他主人上衣留下了一块污渍。
他只能停止这徒劳的尝试,养精蓄锐等待机会。

然而,他的主人停下了所有动作,解开了他身上的束缚。
突然的解脱带来了无穷的疲惫,他觉得自己快要堕入黑暗时,他的主人给他喂了水。

啊,水。
可以用来活下去的东西。

他忘了主人刚才给他带来的伤痛,抬起自己僵硬无力的手死死扣住了那个杯子。

“小维,你回来了……”

我叫小维。
我并不是从哪里回来的。
我只是我。
刚刚出生在这个狭窄黑暗的“家”里的我。

我。
为了活下去。
应该杀死自己的主人。
……

他喝够了水,恢复了力气,趁着主人不备死死地掐住了他的脖子。他的主人脸色渐渐变得通红,呼吸渐趋停滞……

他放手了。

他明白了。

求生的本能告诉他,眼前这个称作“主人”的男人并没有危及他生命的能力。

以及意图。

虽然折磨他,看起来却并不想杀死他。

他看到主人捂着嘴用力咳嗽,狼狈不堪。他伸手摸摸自己的嘴角,现在主人也一样,从那里流出了液体。
主人也是和他一样的。
主人是人。
所以他也是人。
他们是同类。
所以,为了生存下去,利用同类是必要的。

“松田……友利(勇利)。”

他看到对方眼中显出狂热的神采,紧紧抱住了他;不到一秒,又触电似的放开了他,将一条锁链固定在他脖子上的项圈上。

“睡吧,小维。”

主人轻轻拍着他的背,安抚着极度困倦的他进入梦乡。

……这里没有生命危险,可以安心地睡着。
有同类在这里守着,不会有危险进来。
即使没有自由。
……

——————————————

勇利哄着小维在被窝里睡着,眼泪不知不觉早已湿透了衣襟。他咬着手指不发出声音,跑到一边找东西擦眼泪。
这刚好是契约上三个月的截止日期,足足等了快两个月,小维的自我意识才重新恢复。
这两个月来,他一直生活在越来越深的恐惧之中,他害怕,害怕他做错了,害怕小维再也回不来,害怕一切无法挽回……
刚刚小维想要掐死他时,他心里想的竟是终于能从这无边的恐惧中解脱了……
但是小维放开了他。
小维不愿意杀人。
虽然经历过一次毁灭和重生,但他固执地认为现在的小维依旧是他的小维。

真好。

勇利拿出笔记本记录下今天这个难忘的日子,吃了几片胃药,也抱着小维睡着了。

小维,抱歉。这里不是什么能让你吃饱穿暖的地方,也不是什么安全的地方。你身边这个人渣会继续带给你痛苦、危险和折磨,直到……

直到……

停止呼吸。

————————————————

tbc

高难度犯罪,请勿模仿。

评论(35)

热度(4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