慕木已经被抬走了

天宫院甘菜

【勇维】现代AU/面向对象的调教程序 Lover-oriented Programming 5.0

-Runtime Error-
-System Breakdown-
Advanced format_
Reloading_
Reloading...
-Reload Error-
_

——————————————

胜生勇利的日记:

6月17日,晴。
“因为把刺穿眼球这种极端的刺激放在一开始的缘故,以后的调教内容自然更加轻描淡写。小维很痛快地接受了每天的鞭打,打完了就爬去狗食盆那里找挨打的奖励。如此一天天过去,他的两方面都觉得应该更进一步了。
一方面是觉得不能体会这种事有什么特别好玩的(也没有什么特别难受的),另一方面感觉这样下去直到消失他都无法成就全新的行为艺术了。这些天他一直求我完成这件艺术品、把它展现给观众,我在做好充分的准备后终于答应了他。
这也是我想要的。
……
他好像很喜欢香月秀行的小说,于是进入六月以来我每天晚上都念给他听。我注意到,他在听的时候总是把手指放在嘴唇边,或是微微撅着嘴皱起眉头。——这实在称不上‘喜欢’的表现,不过我本来也无所谓。他越是进入这种状态,我的计划才能越顺利……”

————————

勇利驾驶着自己的汽车行驶在通往另一个市区的路上。车后座上坐着维克多,今天他把头发束起,穿了一件宽大的衣服,双手放在腿上好像很乖的样子,其实勇利透过后视镜能看到他兴奋期待地脸都红了。

勇利说也许这场行为艺术还缺点创新,不如加点鲜花之类的。
“要红色的玫瑰!”维克多马上回答。
确实,红色的玫瑰虽然很普通,倒也贴合那种血腥的气氛,而且只要放在他身边,再俗套的东西都会变得与众不同。勇利在一家花店前停下车,过了一会儿,把买好的花放在副驾驶座上,两人重新踏上旅途。维克多想偷偷摸一下那些花,手背马上被勇利打了一下。

“别闹,弄坏了就不好了。反正等会就到了。”
维克多有些委屈,缩回了手不再说话。还好勇利没有骗他,很快就到了。
他被勇利牵下车时,听见了海鸥和海浪的声音。

“这是靠近海边的废弃区,很快就要重新规划了。我也是很费劲才找到这样的旧屋子,把里面布置成你想要的样子。”
“谢谢主人!”

旧区的路面坑坑洼洼的,维克多很小心地前进,还是差点被绊倒。
“小心点。”勇利干脆放开了锁链直接搀扶他的手臂,这让他有些意外。
“主人……”
“怎么了?”
“这样不太好吧,说不定等会会让我找不到感觉耶。”
“不会的,我保证等会你将经历比失明时残酷一千倍的事情。”
“咦……是虐杀吗?很疼很疼但是怎么都死不了直到血流干才断气的那种?”
勇利呵呵一笑:“比那还残酷。我现在就不剧透了。”

踏着吱嘎作响阶梯走上二楼,维克多如愿踩在了他想象中老化变形的木地板上。房间中央有一把椅子,他被扶着坐在那里,脱掉身上唯一的那件衣服,左边的身体能感觉到阳光的温度。
“我要开始了。”
维克多马上紧张地坐正,想想不太合适,又换了个姿势。
勇利把他的手脚和身子先用绳子固定好,见演员这么放不开也只好说:“我从捆绑开始就要录像的,你啊,即使没那么色情也要装作色情的样子吧?”
“色情的样子……”正在维克多思索的时候,他突然感觉自己某个部位被温暖湿润的物体卷了起来,随后那里整个都没入了温暖的包围。
“这这这……好吧,也许这是…呃…主人要的色…情………哈……”
他仰着头开始愉悦地喘息,脸上、身上慢慢泛起了一层粉红。坏心眼的勇利并没有让他释放,做到一半时又开始啃咬他的身体。
“呜……主人好坏……”维克多一边享受,一边呜咽着抱怨。

勇利看到维克多的样子,感觉下一步可以开始了。据他观察维克多是这样一种体质,就算做到一半,只要转移注意力,欲望也很快就会消散。性欲这种东西并不能困住他,因为做爱虽然是件快乐的事,做不了也没什么。所以他的抱怨无非是一种假象,让和他做爱的那个人以为自己已经掌控了他,然而……
他把维克多身上的绳子又多缠了几圈,绕成一个经典花样,随后又给重要的部位盖上一条白布。本来按照维克多的想法这条白布也不要了,但是他坚持说,到时候放在网上会被举报然后打上丑陋的马赛克,维克多也只好同意了他的意见。

其实他心里想的是,我的小维怎么能给你们看光呢,呵呵。

他抽出一柄短刀,用刀背轻轻划过维克多的脸颊。他看到维克多喉咙动了一下,知道他在紧张。
人紧张的时候会分泌更多肾上腺素导致脸红心跳,如果这时有个他不讨厌的人站在身边,他会误以为这是心动的表现,从而爱上那个人。再加上刚刚被激发还未消退的性欲,如果维克多能看见自己的样子,一定会觉得自己离堕落的深渊又近了一大步。
能给这堕落助兴的是疼痛,当刀刃划过维克多的胸前时,他发出了一声比刚才还要好听的声音。这一声夹杂着痛苦、欲望、欢娱,在勇利的引导下,深渊之门已经向他敞开……
好像有什么就要出现了。他在黑暗中喘息着、期待着,因为太过期待,身体上的疼痛和欲望反倒不那么明显了。
——快一点让我看到吧!他急切地呼唤着。
……

用消毒后的刀子浅浅划出几道伤痕后,勇利停下手,关上了摄像机。维克多是极易受暗示的人,接下来只要用刀背碰一碰,他就会痛得和真被狠狠地扎过一样。不过暗示来得快去的也快,这点他已经了解了,要抓紧时间。
他把那几道伤痕用止血胶布贴好,差不多让维克多以为自己已经快要失血过多而死时,勇利用刀一点点拆开了那些绳子,给他穿上另一件衣服,随后撒下一些东西。

维克多低着头发出微弱的喘息,额头上渗出的汗水已经蒸发。一半躯体被深渊吞没, 他用残存的意识感受着死亡。
纯粹的死亡。
——也是普通的死亡。
他有点遗憾,直到最后也没法领略到那种扭曲黑暗的极恶,或者说,美。但是已经没有关系了,自己丧失了成为作者的资格,还保留着成为作品的权力。
从很远很远的地方传来勇利的声音,一点点接近。

“……离开这个世界时,你不想看看以你自身创造的艺术品是什么样子吗?”

想。他微微动了一下嘴唇。

“……这是我人生中最难忘的作品,真的太完美了。谢谢你,也祝贺你。我想,你也应该分享这份喜悦……”

维克多微微抬起头,认可这个提议。

“那么,现在就睁开眼睛,看一看你被完成的样子吧……”

透过血管而发红的亮光突如其来闯入视野,撕开了深渊的假象。在开始疑惑之前,他已经不由自主地睁开了眼睛。
眼前是白茫茫的一片,刺得他流出眼泪。等到强光逐渐消退,出现在面前的是那件他梦寐以求的艺术品。
斑驳的光线、脱落的墙皮、有着深深缝隙的地板,还有白漆的旧椅子……这里的一切都和他脑海中出现的场景一模一样。
——唯独他自己。
他银色的长发柔顺地散开,上面装饰着一个蓝色的花环。那是和他的眼睛很相配的蓝色玫瑰,同样地,他的身上、脚边也散落着这些蓝色的花瓣。
穿着希腊神话一样的白色衣服,他静静地坐在那里。他流出的血化作花瓣飘零,象征着束缚与残酷的绳索一截一截散落在他脚下。

这是我所成为的艺术品……吗……

为什么不是红色
难道死亡的真相就是这样

我见到它了

这不是我期待的

它好美啊


不是
它不应该是

我好幸福
我终于领略了世间的一切


不要相信

原来死亡是这样美好静谧

为什么
为什么

它这样拥抱着我

不要

没有领我到达地狱

快停下

反而带着我越飞越高

回来

我俯身看着云层下的大千世界

一切都如我所期望的那样美好

这个美好的世界

不 不是这样

已经不需要我再为它点缀什么

即使有过伤痛也能穿越

即便是死亡也那么美好

再见了

幸福的人们

不 世界上还有很多痛苦
你还没有领略它们

痛苦吗
我看不见
感觉不到
我……

我是……

房间一面墙上的镜子映出一个银色长发、戴着蓝色花环的[  ],看起来像是古希腊的神。从房间的另一侧走来一个带着眼镜的黑发男子,拨开银色的发丝吻了[  ]

[  ]可能是黑发男子的所有物

男子命令[  ]做什么,[  ]就会马上执行

[  ]是这样一个物体

作为一个物体,[  ]是不能意识到周围的一切的

■■■■■■■■■■■■■■■■■■■■■■

——————————————————————

年轻的畅销书作家兼画家维克多·尼基福罗夫已经很久没有音讯了。他的ins没了动静,邮件不回复,手机也一直关机。他以前取材时也有过故意隐瞒行踪逃过经纪人视线的时候,可就算深入巴西毒窟或是在中东战地采访,ins多少也会更新一两张。
可这回这么久了一点消息都没有,好像已经从这个世界消失了一样。他只是去了日本,一个怎么说都不算危险的地方。
经纪人雅科夫终于没法等了,他报了警,通过国际刑警组织联系到了日本警方,同时向媒体和粉丝们发出了求助信息。很快维克多在日本失踪的消息铺天盖地,警方没费多大力气就定位了他最后出现的地方。

某市某区,在旅馆住过一天后很快搬去了一片居民区,小区路口的监控拍到他和一名日本男子进入,之后去取了行李就再也没有走出过这个小区,但是不排除乘坐交通工具。
警方立刻搜索这个小区,锁定了嫌疑人。那个人把车开出去就再也没有回来过,身高、年龄也符合,他最后出门时车后座似乎还有一个人。

不到两天,警方就发布了全国通缉胜生勇利的信息。

————————————————

电视上滚动播出这这些天发生的大新闻,记者们在警方取证完毕之后进入曾经非法拘禁维克多的“魔窟”,将那个地下密室里的刑具和斑斑血迹一一展现给观众。同时,网络上几天前开始流传的一段视频也经过处理后和新闻一起播出,一开始是一个带着口罩和墨镜的男子独自在摄像机前,说什么他很欣赏维克多的才华和美貌,越是美好的东西毁灭时他就越兴奋。接着画面切换到另一个场景,维克多被绑在一个旧房间里,那个没有露出正脸的男子在他身上啃咬。

比起网上的完整版,新闻报道已经尽量去掉了过于血腥的部分,然而这几天家长们仍要避免打开电视让孩子看到这种场面。
在完整视频后半部分,能听见维克多的喘息和悲鸣,能看到他眼睛上那条带血的纱布,还有丧心病狂的凶手沾满鲜血的刀刃。在视频的最后,一组从各个方向拍摄的照片一张张出现,维克多面无血色地躺在一片蓝色花瓣中,身上的白衣大半被鲜血染红,在他的心脏的位置除了触目惊心的深色血迹,还插着一枝枯萎的玫瑰。
“完美的艺术品”,这是视频最后凶手加上的字幕。
……

全世界都陷入了深深的震惊与哀痛之中。日本的粉丝更是如此,维克多在自家附近遇害,除了撕心裂肺的哭,更重要的是找出凶手给维克多报仇。他们恨不得把自己遇到的所有戴眼镜的28岁男子全部审查一遍,网上聊天室里激烈地讨论着凶手可能逃逸的路线……

然而他们中的绝大部分人都存下了那组照片,这是他们连尸体都找不到的偶像留在世上的最后影像。

而且真的很美。

……
……

调查过视频中作为背景出现的废弃幼儿园之后之后,警方又获得了胜生大学时的导师提供的资料。两项一对比,很快得出了凶手的作案动机——

24年前的12月24日,一名歹徒闯入幼儿园持刀绑架了五名幼童,并杀死了一个小女孩。4岁的胜生勇利当时被歹徒绑在那个房间,眼睁睁的看着女孩被歹徒挖去双眼折磨致死。那个女孩住在胜生隔壁,名叫浅井优子,可以说是青梅竹马也不为过。

也许罪恶的种子就是从那时种下的。24年后,胜生模仿当年歹徒的手法,将记忆中的一切重现了一遍……

带走了世人喜爱的那个人。

——————————————————

tbc

高难度作死,请勿模仿

丧心病狂的不是勇利,是作者……(逃。

这章之后开始下篇:Lover-oriented Deep Learning
二人丧心病狂的逃亡生涯。

比心~😘😘😘

评论(46)

热度(5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