慕木已经被抬走了

天宫院甘菜

【维勇】YOI 调教学弟的正确方法 5.0

吸血鬼X大学生棋手。
迷之OOC。
不知为什么我感觉自己要精分(划掉。

————————————————

勇利是被吓醒的。

他隐约感觉身边有个很可怕的存在,生物的本能让他立刻觉醒。左右一看,这是一个酒店的房间,旁边只有一个维克多趴在那里,口水把枕头都打湿了。
维克多的睡姿再怎么脱线,勇利也能感觉出他就是可怕气息的源头。不知为何,勇利凭空生出一股臣服感,想要膜拜这个人,想要听从他的一切吩咐。
是因为维克多救了他吗?
他摸摸自己略微有些刺痛的脖子,回想起刚刚那个可怕的梦境中维克多的样子。
红色的眼睛、黑色的翅膀、尖利的牙齿。
不可能吧?!学长是吸血鬼什么的……

他站起身,突然的低血压让他头晕脚软,不得不扶着墙小心移动。他来到镜子前,看到自己脖子上两个已经愈合的印记。
好像吸血鬼的牙印。
吸血鬼,吸血鬼……这是这些天第二次接触这个概念了。这次也许是幻觉,可上一次是真实发生的。把两次事件的交集提出来,认识并支持勇利的人,学长是吸血鬼……
答案已经很明显了。

勇利无语地站了一会儿,最后决定装作什么都不知道回去睡觉。

————————

第二天早上,勇利睁开眼睛时发现,维克多给他的威压感不仅没有消失反而更强烈了。就在对方跟他说早上好的时候,他下意识地跪坐在床上,低头弯腰,好像在行礼。
“……谢谢Master…学长救命之恩。”
“啊啊,不用这么客气的,勇利。”维克多连忙摆手,装作没听到那个单词。
威压感稍微轻了一点,勇利终于能直起身子伸个懒腰了。“学长为什么突然叫我勇利……”
“啊,这样,我觉得你的名字好听就顺口说出来了,我还是叫你胜生君……”
“不用了,叫我名字也很好,您是前辈嘛。”
“那作为交换,你以后也直接叫我维克多吧!”
勇利本来觉得不太礼貌,话一出口就变成了:“好的,维克多。”他的思路逐渐清晰了起来,可能是作为吸血鬼的维克多对自己做了什么(也许是吸血),导致他们之间成了这样下级必须服从上级的关系……
他想起了一个重要的问题,连牙都没刷就拿起桌上的面包啃了一大口。还好,食欲是正常的。

维克多看到这样的情形更加心虚了,“他猜到了吧?!装不下去了……”
“抱歉学长,我太饿了忘了刷牙……”
总觉得是欲盖弥彰啊喂。
“那好,你先刷牙,我去看看餐厅还有别的什么给你带来。”
这家店的早餐是可以送上门的,这么急着跑出去就是不敢承认现实嘛。
勇利觉得这样也还好,他们两人不约而同地选择不说破,还能开开心心地当同学……他听说过某个针对这些特殊生物的机关,在上次的帖子里也看见了;要是维克多的身份暴露了说不定会被清除的。

可是……维克多以后要是再做上次那样惊天动地的事情,很难保证不会被发现。
——我阻止他就好了。当然不能直接说,要迂回、迂回……

————————

两场比赛在不同的地点,维克多的赛场远一些,要明天才比,于是去观光购物了。勇利最后一个到场,好歹是赶在了开赛前,就算这样他也不得不向对手连连道歉。

对方是一位40多岁的九段棋手,自己这样也太不尊重前辈了。勇利有些懊恼为什么没早点醒过来。
“胜生五段,不要介意这些小事,心态放平和才能下出好局啊。”
反倒被对手安慰了……勇利的脸有点发烫,他赶忙道谢,调整呼吸进入状态。
也许是昨天折腾到精疲力尽,他从昨天下午一直睡到今天早上,倒是意外克服了赛前紧张失眠这个难题。进入节奏后,他的注意力重新投入棋局中。

对方九段是比他还要偏重实地的棋风,虽然年龄大了(想到这里勇利马上在心里道歉),毕竟还是九段,现在和他比占地有点悬——勇利的布局大多高了那么一路,不会完全占到便宜的。
但是他也没有否定自己的布局策略,边角上拼一拼,中腹守住让对方没法活着进来就好。

他计划得很好,后续实战却完全不是那么回事。在勇利占边角时,对方没有纠缠,而是从他子力薄弱的另一边往中腹一个大跳,瞬间破了勇利的中原大计。
冷静,冷静,中腹那么大,镇住就好了。他接下来一子转头守中腹,不知不觉进入了对方的步调。
等他回过头来看,原来想占的一个角已经被压缩了一半,对方的势力到处都是……

这才第一局,还不想输啊……
他用了十几分钟时间长考,重新反思自己的思路。可能是早上匆忙赶到让他有些急躁吧,下着下着就不对劲了。好在棋局还早,一目一目地争回来那还有得下……
中午封盘时他又吃不下饭,只要了一杯咖啡坐在休息区苦思冥想。能否和对方比官子他不是很有把握,想来想去也只有杀棋了。
问题是杀也不好杀,对方守着二路呢。
……要不,打入?对方不是还有往中腹跳的那条边很虚么,现在打入很冒险,但也不算太晚。
他在脑中构思了一下棋路,早早回到棋盘边等着。无论如何,随机应变才是重要的,下午的对局他不能再局限思维了。
……

很险,打入的棋子壮烈牺牲但是为它们的同伴赢得了机会,最终收官还是勇利赢了一目半。他向对手深深鞠躬,真诚地道谢。
“胜生五段不愧是希望之星啊。”中年的棋士感叹道,“现在是年轻人的时代了。”
“您这样经验丰富的棋士才是日本的国宝,我还得努力向您学习才行。”
双方都是心里话,听起来怎么像在互相吹捧呢……算了不说了,合影完毕就赶快回去吃饭吧,好饿,都快饿晕了……
然后他就真晕了,把在场的人都吓了一跳。

维克多回到酒店看勇利没回来,索性就去日本棋院找他。现在的勇利身上就像带着定位器,要找他再也不用看手机导航了。看直播棋院里勇利那场刚结束不久,现在过去说不定还能碰到呢。
维克多越走越觉得不对劲,勇利怎么坐车向相反的方向去了呢,难道是比赛晚上聚餐?
……
反正人类的食物他也没有兴趣,就不去蹭饭了。他悻悻地返回酒店,无聊地研究了一下勇利今天的对局,又看了看其他人的……
等会,已经十二点了勇利怎么还不回来?
他心里开始慌了,这孩子不是喝多了睡在大街上了吧……不行,得去找他。反正是半夜,隐身没那么费劲,他干脆推开窗张开翅膀飞了出去。
“在哪里呢?好吃的勇利……嗯?”
他在医院大楼顶上降落,他能感觉到勇利就在楼下……
“不、会、吧!!!”
勇利百分之百是因为他进了医院,哦天哪,他的罪行又多了一项……忐忑不安地走进病房,勇利正睡着,看起来没有大碍。维克多看了看诊疗记录,是低血压加上低血糖造成的晕厥,点滴补充了葡萄糖溶液,明天就可以出院了。勇利身边还有个带着工作证的人守在旁边,这会儿正靠在椅子上打呼噜。
“啥是低血糖?血不甜吗?明明很甜啊……”维克多很会抓重点,拿出手机搜索起来。“低血压是我的锅,低血糖可不一定……勇利你这是在玩火啊,很好,我已经注意到你了。”
趁着没人发现,他对勇利说了一句中二无比的话:“我忠实的仆人啊,你的主人命令你,每天都要好好吃饭……”
想到勇利明天得直接从医院去赛场,维克多又跑去便利店买了一堆吃的、还有一束花放在勇利床头,默默欣赏一会勇利的睡颜,最后悄悄离开。
……

于是第二天勇利醒来时,发现床头的柜子上不知道谁放的一堆便当寿司点心之类的,更要命的是旁边还有一束白、菊、花……
想起昨晚做梦时突然乱入让他好好吃饭的维克多,他不由得打了个寒颤。

完了,今天要被屠龙,绝对的……

——————————————

tbc

老维你是不是傻…………

评论(4)

热度(81)

  1. 维勇Yuri慕木已经被抬走了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