慕木已经被抬走了

天宫院甘菜

【勇维】现代AU/dbms 面向对象的调教程序 4.0

这是DBMS不是BDSM!!!
传统意义上的Sadism&Stockholm syndrome!!!
文中所有内容纯属虚构,请勿模仿。
R-18G

——————————————

接下来几天是训练爬行的日子,在勇利不在家的时候,维克多需要在一楼的地板上找到食物和水。他的一举一动都被装在这个屋子各个角落里的摄像头记录了下来。
勇利在外面远程监视着,时而皱眉思索,时而在纸上记录下什么。看样子维克多的眼睛已经不疼了,虽然失明,他爬行的速度还是一天天地快了许多。
勇利收拾好东西,带着图书馆里的一摞书上车。车经过他家门前却没有停下,而是稍微减速之后又往前飞驰而去。
“喂,是美奈子老师吗?您现在在哪里,我有事跟你说。对,很急。”

……

一所医科大学的附属医院内,美奈子刚刚结束一次心理咨询,就接到了以前学生胜生勇利的电话。她还记得勇利在心理学上很有天赋,却因为私人问题被认定不适合从医,只能遗憾地去找了个图书管理员的工作。
勇利说有急事,会是什么呢?反正这会儿也下班了,诊疗室没人,干脆就让他来这里见面好了。

果然勇利来了,手里还提着一个大袋子。他匆匆忙忙敲门、打招呼、关门、放下东西,立刻冲到了洗手池边,好像要吐出什么,但是什么也没有。
美奈子见状连忙去帮忙递水杯和纸巾,等他稍微好点了才扶他坐在客户专用的椅子上。勇利半躺在那里望着天花板,好半天才低下头来,把脸埋在双手间。

“美奈子老师,我……我要做一件无法挽回的事……”勇利哭了,眼泪从指缝间一颗一颗滴下来。
美奈子注意到,勇利说的是“要做”而不是“做了”。她柔声安抚着他,过了好一会儿他才平静下来,开始说明自己的来意。
“我家里现在有一个sub,呃,您也知道我那些私人问题。我要说的就是他,他是个名人,您应该听说过。”随后,勇利简单介绍了一下维克多,并拿出袋子里的东西,把他们认识的过程和协议一起说了。“他根本没有任何喜好BDSM的倾向,甚至连BDSM是什么都误会了,却执着地想用这种方法证明什么……”

美奈子接过那些书,快速翻看着。那些语句、内容或是描摹的风景都是美的,因为维克多是畅销书作家,美奈子自己也看过好几本,还推荐给她的客户看过。
阳光、奔放,治愈人心,好像能让人遗忘任何忧愁。这样的作品,这样的作者……
勇利接着说道:“作为一个dom,我没法对这样的人下手。他好像是一时冲动做了这个决定,却用了全部的意志力来维持它。我没办法,只有先让他以为他已经瞎了、我还会对他做什么……”说到这,他又捂住了脸。

美奈子倒吸一口凉气,“你……用的什么方法?”
“违反职业道德的方法,亵渎心理学的方法……”
“催眠暗示么……”看出勇利已经处于再次崩溃的边缘,她拍了拍勇利的肩,“好了,不要自责了,伦理委员会管不着你的。再说,我理解你。”

勇利抬起头,望着自己的老师。她说理解他……

“先不谈这个。你既然说‘要做’一件事,指的肯定是以后将要做比这更极端的事吧,能和我说说吗?”
勇利默默打开自己的手提电脑,把他家里的直播画面找出来,放大了有人的那一格。画面中的长发青年穿着一件宽大的睡衣,光着两条腿,眼睛被纱布蒙着,正趴在地上搜索着什么。也许是经过几天的适应,他很快就定位到了食物的位置,拆开饭团上的锡纸坐在地上吃了起来。

“是你训练他这样?”突然看到这样冲击性的画面,美奈子还是有些震惊。她觉得不可思议。
“事实上,我仅仅告诉了他应该表现得像一只宠物狗,他就这样照做了——而且您看,他还很开心。”
“是因为被以期望的方式对待所以开心?”可能是这个原因,可是美奈子看了一会儿,又觉得不太确定。
视频中维克多吃完饭团,懒懒地打了个呵欠,接着躺在地毯上摆了个“大”字形。看样子,他在模仿海星游动,过了一会儿又翻过身假装毛毛虫爬行……
“他并没有严格执行我的指令装作一只狗,他只是在玩,而且觉得很好玩。他在感受、体验着失明给他带来的新奇感。我每天早上都要加固一次疼痛的暗示,不过昨天好像就失灵过,今天更是如此。”
“你的假设是?”美奈子转头看着勇利,等着学生回答。
“我认为从人格上说,他可以算是绝无仅有的。高自尊,意志坚定,乐观豁达,简直什么好词都可以形容他。但还是有些问题的,在相信他人这个问题上他几乎是无条件的,不仅确信没人会伤害他,而且还确信即使受到伤害也不算什么。”
“心理安全距离为零么……也许是他以往的人生中从未有过痛苦的经历,所以才对虐恋文学产生了好奇?”
“可能吧。不过只是好奇会做到这个地步吗?我还觉得有别的问题,所以来请教您,毕竟我很久没有在一线工作了。他可能有轻微的健忘,他和自己接近痛苦乃至死亡的愿望时时产生矛盾,即使是在最痛苦的时候,享受的也不是痛苦本身。他在克服痛苦、观察痛苦、体验痛苦,然后这些痛苦就像从来没存在过一样……”
“我感觉你似乎有答案了。”
“嗯……依我浅见是人格解离的前兆。他没有对我说自己内心的感受,但是我感觉他潜意识里很急迫、很慌张。”

“——他大概是感觉自己快要消失了。也许只是普通的焦虑。”美奈子替他补充道。“所以现在你能告诉我,不给他正常的治疗、反而要做的更过分的事情,是什么?”
勇利嗫嚅着,感觉自己的老师正在拷问自己。他四肢僵硬,额头上渗出了冷汗,看起来正受着良心的煎熬。终于他放弃内心挣扎,闭上眼睛回答道:“现在的他已经没有任何能留下的办法了,没有痛苦,很快也将没有欢乐,甚至再也没有感情和感觉。既然这样不如真的让他消失好了,从头开始教育那个新的人格,让他成为我最好的作品。当然,美好的一面已经够多了,下一个他会是伏在我脚下的、一个真正卑微的生物。”

美奈子一下子跌坐回椅子上,睁大眼睛望着自己曾经的学生。他的这一面是那么陌生,即使她早就了解到勇利的爱好,也根本没想到他会走到这一步。

“老师,请报警吧。”勇利苦笑着坐下去,似乎真的在期待着美奈子能阻止他。

勇利他……真的是这样的人吗?
美奈子做了个深呼吸,稍微清理了一下思路。她知道勇利在那个圈子里是个很有地位的支配者,因为他在,圈子里没有发生什么不可挽回的事。而且,他对每一个遇到的dom或sub都用心理咨询师的手法指导他们,纠正他们某些错误观念,让他们找到对的那个人。
这样的勇利,今天说要毁掉一个人啊……

如果报警,勇利会因为非法拘禁被逮捕,维克多也会得到妥善的治疗吧。

不过人格解离也不是一定能治好的,就像勇利说的那样。

勇利的潜意识里,会不会有和维克多一样不能说却非做不可的计划呢?
一个想成为艺术品,一个想雕琢艺术品。
惊人一致的脑回路。

就在整个诊疗室陷入凝固的沉默之时,手提中传来了维克多欢快的叫喊声:
“喂——勇利你在哪啊——为什么还不回来——再不回来我就不给你当狗狗了——
“你是个好人,我喜欢你啊——我不想忘了你——”
“为什么眼睛瞎了我还这么开心啊……我害怕……”
“拜托你……”

维克多蜷成一团躺在地上,看不清表情。勇利不知在想什么,打开手机按了几个键。马上画面上有了反应,维克多像是受到什么刺激,身体颤了一下,接着开始扭动、喘息。
“啊……勇利,原来你在啊……”维克多难耐的声音传了过来。“我很开心……嗯……”
“我最后的恶趣味。”勇利晃着手机,对美奈子笑了笑。

无法言说的荒谬,无法理解的两个人。

“要是让你继续做下去,很快维克多失踪的事就会被发现的。到时候你……”
“我已经发过誓了,即使是犯罪我也要为他做。”
“——你爱上他了?”
“……不,老师您想多了。我只是想实现他的愿望而已——哪怕不是他所期待的方式。”

————————————————

勇利回家有点晚了,他刚进玄关,就看见维克多像虫子一样蠕动过来,流着口水说着“我们快做吧”这种话。
真的好像生活在草原上的野生动物一样,恣意地生活着,想做就做,不会有任何羞耻。所有的本能,所有的感觉,乃至这世间一切的美,对他来说都那么普通。

他拥有了全世界,同时失去了他们。

然后,他转过身,拥抱了世间的极恶。

“好的,我们来做。”勇利抱起了他,给了他一个深深的吻。

————————————————

胜生勇利的日记:

5月31日,小雨。
“我并不知道那样是否会摧毁他,所谓人格是否会消失重建也不能确定。他只是我的实验对象,一个满足我罪恶私欲的牺牲品。如果人格没有消失,那么一切都只是他的臆想,在接下来的时间里,我依然掌握着像以往那样支配他的权力……
和小说中一样,我的心灵是腐烂不堪的。我一直向往着可以让谁为我堕落,现在终于找到了那个人。
……
我再也不用伪装成一个和善的医生去对待我的sub了,他是我的奴隶,我会用他满足我内心的兽欲,尽情地使用他直到坏掉……”

——————————————
tbc

伪心理学不要信。
高难度作死,请勿模仿。

评论(24)

热度(7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