慕木已经被抬走了

天宫院甘菜

【茂灵】变故(R18

好棒啊…………

蓼彼萧斯:

恋人论坛体的番外车,丢了就跑,以完全不敢看你们评论的心情……


避雷说明:1、non-con,强迫设定


                  2、恶灵附身后遗症的无理智茂


                  3、有暴力行为,大概……很痛


                  4、ooc到我都不认,所以我的建议是不要上车_(:з」∠)_


以上




变故




  如果能够预知未来的话,我绝对在今天的太阳升起之前就跑得远远的,远到人间消失隐姓埋名——啊冷静,我只要不带mob来这儿不就好了?


  如果能够预知未来……不如先去买个彩票?


  他胡思乱想,以自嘲为乐,尽量分散注意力,不去想正在对自己施暴的人。


 


 


  几小时前,事情还看不出会糟糕到这种地步。


 


  灵幻新隆咬着牙往外跑,怀里昏迷的弟子已经烫到了一个惊人的地步。脸色潮红,呼吸急促,脸上一层细汗,眼睛忽睁忽闭,眼白也渐渐渗出了红血丝。


  “mob?”他空不出手,只能快速地用脸颊往影山额上一贴,“还清醒吗?忍着点,出去后就有信号了。”


  “恶、恶灵……哈……”


  “什么?”灵幻艰难地从一堆喘息中挑出语言,“这房子里还有其他恶灵?”


  影山身体抖得更厉害,他迫使自己更清醒点——残余的附身恶灵已经悄无声息地接近了身边,妄图抢夺自己的身体,但趋于暴乱的灵能瞬间扯碎了它的一半。


  毫无理智的弱小恶灵歪了歪头,它还在疑惑刚刚发生了什么,出于本能的,它转换了目标将仅剩的一只手伸向了灵幻的脑袋。


  “杀……杀死……不许碰……”


  影山喃喃自语着,感到一股区别以往的暴戾气息如淤泥般灌进了喉咙,与此同时,难以言明的羞耻部位竟然开始发硬。


  他又慌乱又烦躁,压制的灵能猛然放开,远远超出想象大小的防护罩罩住了整栋大楼,恶灵的残渣和肮脏的浮尘“碰”地被推远,窗户全部碎裂,颤巍巍闪着微光的黄色顶灯也彻底报废。


  夕阳终于久违地照了进来。


  然而它拐了个弯,落在地上是暗沉的红。


 


  灵幻就躺倒在这滩红里。


  他被弟子身边的余波打飞,但瞬间又被拉回来砸向了地面。


  一前一后几乎令他难受得呕出血来,只有眼球快速转动着,在找到站在墙角处的弟子才松了口气:“没事了?不过我可动不了了……过来。”


  影山却没有动,灵幻看到阴影中一身黑色制服的弟子忽然做了歪头的动作,头发乱七八糟地飘着,形成了张牙舞爪的无声剪影。


  “mob?”


  受伤了?


  灵幻新隆有点发急,他紧闭了下眼睛,把耳朵里轰轰的鸣叫压住了一些:“快过来。”


 


  在这次的催促下,影山茂夫终于慢慢走近,与高中制服配套的皮鞋踏在干净得过分的地面上,发出“咔嚓咔嚓”不急不缓类似秒钟的声音。


  现在他走到了光线下,看清了弟子的灵幻瞬间吓得一抖。


  影山的半张侧脸都融进了这奇特不祥的红色里,已经看不清他本身的肤色到底烧到了什么地步,眼白全部爬满了血丝,另半边落在阴影里的黑眼睛倒是非常清晰。


  它像浸在血液里的玻璃珠,恹恹地低垂着,带了冰冷的兴奋。


 


  灵幻想站起来摸摸他的额头,但却不由自主地想要逃跑,他手臂撑在了身后打算在影山攻击的瞬间就窜出去。


  “mob?”


  “茂夫?”


  “影山茂夫?”


  “影山……君?”


  幸好影山并没有攻击他的意思,甚至弯下腰揉了揉他的头发。灵幻说不出的别扭,不仅是来自年上的自尊心,这个动作似乎带了些暧昧不明的意味。


  滚烫的手指挪到了他的后脑勺渐渐上拉,灵幻刚伸直了脖颈就被惊得浑身僵硬——对方竟轻轻地伸出舌头在他唇上舔了一下。


  湿漉漉的舌尖扫过他的上下嘴唇,又游离地在缝隙间舔弄着,然而出乎意料地冷淡,只是像在评判味道和自己的喜好是否相符。


  而现在,对方确认了。


 


  他盯视猎物的眼神令灵幻感到了恐惧,在这之前他完全想象不出自己的弟子会有这种黏腻浑浊又残酷的眼神。


  “停手,mob……清醒一点!”


  影山已经拉开了他的粉领带,再看不出他想干嘛灵幻真是白活三十年,虽然他即使做噩梦也没想过这种事竟会发生在自己这个大男人身上。


  太荒谬了,尤其是对象还是自己刚满十六岁的弟子。


  “听不到吗……算了,等到事情过去我会道歉的。”


  灵幻小声嘀咕,猛地往前一扑,右手毫不留情地打向影山的耳下,但拳头在距离影山足有十公分的时候就停下了——一层看不见的屏障挡住了他。


  糟糕!忘了这个!


  灵幻一碰到那个屏障,连脸都没抬拔腿就跑。


 


  这是徒劳的,果不其然他甚至都没跑出那片夕阳笼罩的范围,来自超能力者的束缚就把他的四肢牢牢地固定在了地上。


  他生气了生气了。


  灵幻能够敏锐地感受到对方不出声的火气,并因此恐惧到头皮发麻,浑身的寒毛都竖了起来,就像有人正在把一只蟑螂放在自己的身上。


  “我没有想逃,只是看看你有没有昏过去……哈哈放轻松嘛?”


  欺诈师狡辩道。


  影山眼中的血色更加浓郁,瞳仁边缘的虹膜都由模糊不清的灰色变成了浅红。


  他默不作声地抓住了灵幻的头发,稍稍往上拉,在灵幻以为他要亲吻而脸部发烫时,那只手忽然扣住他的脑袋用力砸了下去。


  “啊!”


  灵幻惨叫了起来,眼前一片黑暗,片刻才有金星似的东西从纯黑的幕布里浮出,他被打懵了,只是“赫赫”地吸着冷气。


  闷疼从内部爆发,翻到表面后又变得尖锐。


  现在即使影山放开超能力,灵幻也没了动弹的力气,他茫然地大睁着眼,这才后知后觉地意识到也许事情比自己想得还要糟糕。


 


  这之后噩梦就开始了。







END




PS:彻底完坑,突然发现这个剧情除去时间和地点,可以完美衔接两人事哈哈哈哈就当我一次完俩坑了(殴打

评论

热度(44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