慕木已经被抬走了

天宫院甘菜

【勇维】现代AU/bdsm 面向对象的调教程序 1.0

勇维。
BDSM中的D/S设定。
勇利dom,28岁。
老维哦不小维sub,24岁。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OOC。

——————

走在街上,没人会觉得胜生勇利是个dom。

然而他就是。

摘下眼镜、拢起刘海的他,谁也不会怀疑他绝佳的统治力。他的能力、他的威严,甚至能激发出圈外人的臣服欲。于是在本市的圈子里,胜生被传成了一个神级dom,他的皮鞭让多少sub梦寐以求……

不过胜生现在处于日常模式,也就是说放下刘海戴上眼镜,在市立图书馆里当一个普普通通的管理员。
——这段日常模式已经持续很久了。

他明白这个圈子里并没有他想要掌控或是值得保护的对象,于是慢慢地也就淡出了人们的视野。他与很多人印象中的不同,其实他是一个挑剔的人,能足够优秀到让他许下一生承诺的那个人还没有到来。

不过去以前常去的酒吧已经成了习惯,有时他散步时路过也会进去喝一杯。他酒量一般,每次也只点一些所谓的含酒精饮料,倒是从来都没有喝醉过。

这天晚上他照旧来到这里,和几个熟人打过招呼后便一个人坐在吧台上,默默低着头,观赏着玻璃杯里液体的流动。
闹中取静,这也是一种放松自我的方式。

酒吧的背景音低沉而暧昧,好像有人在耳边说着情话。酒吧里的情侣们是热烈的,唯独他一人冷漠地审视这一切,将自己排除在外。
这个圈子,逢场作戏居多,但也有人找到了真爱。只是在胜生眼里,那些sub因为太容易掌控,反而让他失去了调教的欲望。也许D/S到底只是个形式,其实人们期望的只是爱而已。
他也是个人,没什么不同。不过对“爱”这个字眼他一向只是从理性角度分析,投入太多的爱对一个dom老手来说是个负担。

一杯酒即将到底,他站起身,仰头一饮而尽。就在他转身准备离开的时候,酒吧门口进来了一个外国人。
是个好看的年轻男子,银色的长发束在脑后,一双眼睛看不清颜色,却能看到它们在这昏暗的灯光下熠熠生辉。

“那个——我是一个M…呃…还是sub,单身,有人愿意调教我吗?”
他的语调中充满了兴奋、激动,以及无法掩饰的好奇。酒吧里因为他而骚动,有几个感兴趣的人站了出来,在离他不远的地方打量着他。
“呃,我是说我想……”他稍微有点惊讶,明明这里有很多好看的大姐姐的,为什么站出来的都是男人呢。
好吧,男人也不是不行……

“我说这位外国小哥,你是第一次来这种地方吧?”
“诶,才、才不是嘞!”他慌忙摆手道:“在我们老家那里我可是酒吧泡大的,什么没见过?你看,我手腕上还有痕迹呢!”
他撸起袖子指着自己的手腕,露出一个快要退去的绳印。

不知为什么,外国青年着急解释的样子让胜生觉得有点想笑。明显是第一次玩,想尝个新鲜,却非要打肿脸充胖子。这样的sub胜生也不是没见过,不过那些人很快就发觉了自己不适合D/S,至少是不适合当他的sub。
他又要了一杯,坐下来看看事情会如何发展。这个青年给他的第一印象至少是有趣的,所以当看到他被那些人拉去喝酒时,胜生的心里闪过一丝不悦。

要是在以前,那必然是他猎物。

然而他也懒得去跟那些人抢了。在游戏规则面前,那些人也不敢做什么出格的事,充其量也就是灌个酒而已,尤其是他还坐在这里的时候。
身后传来的笑声倒是挺热闹的,那个银发青年的笑声好像孩童一样,又放肆又透着几分纯真。胜生看了一眼手表,是时候该回去了。他跟老板告了别,再次准备离开时却又看见了让他意想不到的事情。

意图灌酒的几个dom全都喝趴了,只有那个青年还坐在那,脱了外套往天上扔,又开始解衬衫扣子。
“你们一个能干的都没有嘛!哈哈哈哈哈……”青年敞开衬衫露出线条优美的腰身,手里提着个伏特加酒瓶摇摇晃晃地站起来,没走几步又是一阵猛灌。
胜生满头黑线地摇摇头,至少青年有一点没说错,那就是“在酒吧泡大的”。
临走前,看那青年要倒的样子,他顺手扶了一把。没想到那个比他还要高小半个头的外国人直接扑过来熊抱住了他,一边用脸蹭着他的脸颊,一边用带着酒气的声音说:“你、你就是我的Master吗?”

这是在哪个动画片里学来的台词啊!一向掌控力惊人的胜生感觉自己要控制不住自己喷薄而出的吐槽欲了。他推开青年让他和自己保持距离,然后看见那双醉意朦胧的眼睛正痴痴地看着自己。
啊,是海中冰川一样深邃的蓝。
青年放开了环住胜生脖子的右手,用它在胜生的脸上摸了一下。
“Master你可真可爱……”

快要奔三的、久经沙场的dom胜生,第一次听到有sub说他可爱,不由得老脸一红。
——这个sub需要调教,太需要调教了!
不是他把持不住,他也是没办法啊,谁叫这个sub这么不懂事呢?
他看了一眼撅着屁股、把头贴在他胸前磨蹭的青年,不声不响地摘下眼镜,把刘海往后拢了拢。
他清了清嗓子,压住内心强烈的别扭感,用充满威严的声线问道:“……你就是我的Servant?”
“嗯嗯!”青年使劲点点头,看着他的眼神中充满了热切的期待。
“那么我的仆从——今晚去我家?”胜生用询问的语气,摇了摇手里的钥匙。
“好啊好啊!”青年已经迫不及待了,拉着他的手臂就往外跑。
胜生被他拉着,感觉这是自己dom生涯第一次感觉到这么大的挫败感。
“你知道我家在哪吗你就瞎跑!”
他发誓这是他人生中第一次吼人。
希望只是最后一次。

——————

胜生家是一个看起来有些普通的日式二层楼,不过院子不小,离其他民宅有点距离,还比较清静。和他预想的一样,青年一进门就兴奋地东张西望,一副酒完全醒了的样子。
“没什么好看的啦。”胜生把青年拖到沙发上坐下,走到柜子旁给他拿了瓶醒酒茶递给他。
“这是什么?”青年眨着水汪汪的蓝色眼睛,“陌生人给的奇怪的液体我可是不会喝的,很危险的!”他十分认真地说道。
那你还跟陌生人到他家里来了呢重点都搞错了好吗!
“……不是什么奇怪的东西,只是,呃,补魔用的。”
胜生几乎是捂着脸说的,这到底是什么羞耻play……
青年又激动了:“补魔!Master你真是太好了!”说完他接过饮料瓶,咕噜咕噜喝了起来。
“对了Master,我还不知道你的名字呢。”
“……我叫AlphaGo。”胜生一脸冷漠地回答。
青年嘴巴张得大大的,一脸不可思议地捂住脸颊:“呀!真的叫这个名字?!”
“……假的,我叫胜生勇利。好了,你要说说你的名字吗?不说也没关系。”
“我叫维提亚!呃……维提亚·普利塞茨基!”
“好吧,维提亚。时候不早了,先在沙发上将就一晚吧,我去给你拿被子。”
“不嘛,我要和Master睡一起……”

胜生面无表情地甩开醉酒青年的手,上楼去拿被子。等他抱着被子下来,原本吵闹着的青年已经睡着了。他走到沙发前,静静端详了一下维提亚的睡颜:毫无防备,就像一个小孩子一样甜甜地睡着,长长的银色眼睫好像羽毛一样,随着呼吸轻盈地颤动。

“Good night,维提亚。”胜生给他盖好被子,悄悄地离开。四周静悄悄的,只能听见他自己的脚步声,还有心跳。
他突然有点慌。

——————

第二天早上。
维提亚醒来的时候,花了不到一分钟确认了自己的状况:身处陌生人的家、身上盖着陌生人的被子,旁边还走过来一个陌生人。
“早上好,呃……卡斯基……Lily?”他试探着问,不太确定昨晚听到的是不是这个名字。
“是胜生勇利!”勇利愤愤地纠正他,一把夺走了他怀里的被子。“好了,酒醒了就赶紧走,再喝醉乱跑小心怀孕。”
“怀孕?不会啦哈哈哈,我是男人怎么怀孕……”维提亚笑了几声,忽然发现重点不对:“那个……你不想和我玩D/S吗?”他睁大那双无辜的眼睛,竟然有些委屈。
“哈?我以为你说的是醉话呢——你真知道dom/sub是什么意思?”
“是啊,我认真查过资料……亲自实践过呢。”说完他又要去卷袖子,被勇利制止了。
“要当我的sub也不是不可以,”勇利凑近了盯着维提亚,用低沉的声音说:“只是做我的sub会非常辛苦,绝大部分时间都要被限制,我想你会受不了的。”
“不会不会!我反正也不用担心工作,因为根本就没有!”维提亚急忙摇头,随后又顺势抱住了勇利:“我是个很好的sub,相信我,Master。”
“……………好吧。——叫主人。”
“是的,主人!”
“维提亚这个名字有点拗口,就叫你小维怎么样?”
“好啊好啊!谢谢Mas…主人!”
勇利摸了摸小维的头发做为奖赏,在他的额头上蜻蜓点水地吻了一下。
“……顺便说一句,小维是我以前养的贵宾犬的名字。”
丢下风中凌乱的小维,勇利内心暗爽着去做早餐去了。

————

tbc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评论(26)

热度(16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