慕木已经被抬走了

天宫院甘菜

【维勇维】 YOI 二战AU 战火中的玫瑰 3.4

庆祝又一门考试结束www

——————————

另一个房间里。
“关于胜生投诚的事,你们的意见如何?”短暂的沉默过后,组长抛出了这个问题。
“不排除他是真正投诚的可能,但是也不能排除他正在执行梅机关的计划……”说话的人看了一眼维克多,没有接着说下去。
另一个人也开口道:“说白了就是完全没法确认。我个人觉得还是比较可信的,既然是维克多同志的朋友,那么维克多同志应该最清楚他这个人了吧。”
大家齐刷刷地看向维克多,期待着他的判断。
“我说过了,我还不够了解他。”维克多无奈地耸耸肩,“即使是我完全清楚了他的立场和人格,我也完全无法预料他下一秒会干什么事。我个人倒是无所谓这种‘惊喜’,可是脆弱的党组织绝不能承受这种风险。”
在场的同志有的松了一口气,也有几个露出失望的神色。组长靠在桌旁,用手摸着下巴皱着眉头思索着。
“组长,请务必不要答应他。”维克多再次强调了一遍。
组长抬起头看着他:“知道我刚才是怎么想的吗?利用一切可以利用的条件,团结一切可以团结的人。”
“可是……”
组长摆摆手,示意大家听他说完:“组织的安全问题也有必要放在第一位考虑,你们说得都有道理,组织再也不能失去你们任何一个了。”
“——所以我决定组织连夜转移,所有人员改变身份。还有,放胜生回去继续当他的特务少佐,你们以后见到他,该怎么对付还怎么对付。”
“这……”
“有些同志不明白我也可以理解,不过这是党组织的命令,大家执行就好。现在开始分散转移——维克多同志你等一下,我有话单独和你说。”
……

等到维克多回到那间密室时,他看见勇利和小季正凑在桌子上不知道干什么。走近一看,桌上摆着几只纸鹤,勇利在示范折法,小季跟着在学,两人都很投入。
维克多心中突然生出浓浓的荒诞感。明明都是孩子,时代却把他们卷入了深渊。
看到维克多来了,勇利停下手里的活计抬起头:“呀,维克多,你们讨论的结果是……”看到维克多和那位组长的表情,勇利的笑容立刻退去了。“啊啊,果然吗,我就知道。”
“抱歉,勇利。”维克多把头偏向一边,没有和他对视。
“那好吧,只要是维克多来枪决我也不错。”勇利撇撇嘴,这种状况总算聊胜于无。
“谁要枪决你啊!!——”
不知怎么的,维克多突然激动了起来,冲到桌前直接揪起了勇利的领子:“你才二十二岁,就算你为你们帝国战死了那也是死在战场上,到时候我说不定还会给你流泪送行。可是,你看看你现在这个样子,成天把死挂在嘴边,别说地下党不收了,我都看不下去了!”维克多用和平时完全不一样的声音吼着,后半句几乎是嘶哑的。
“小季,你先回去。”组长打发走了不明真相的小季,随后伸手拉开维克多:“维克多同志,你冷静点。”
“抱歉。”维克多松开了手,表情却明显余怒未消,依然狠狠地瞪着勇利。

面对这突如其来的责问,勇利一时间脑子里一片空白,不知道该说什么、该做什么。他看着维克多的眼睛,心中一动,鬼使神差地伸出手撩起了对方的头发。没等他将维克多的眼睛看得更清楚一些,他的手就被捉住了。
“你在干什么,我可是很认真地在发火啊!”维克多怒道。
“啊,不是……”勇利的反应机能彻底损坏,几乎用是梦游一般的表情说,“原来维克多会因为我发火啊……”
“我可以把你看得更轻一点的!请离开这里,先回去证明你自己能当好一个日本间谍再来说投降的事好吗,胜生勇利同志?!”
……

被蒙着眼睛丢在法租界某处好一会儿,勇利才拉开那块隔绝光明的布。他依然保持着那个瘫坐的姿势,一动不动,嘴里喃喃地说着什么。
“他真的生我的气了……”
“他真的生我的气了……”
……
重复好多遍之后,他终于停了下来,眼睛恢复了焦距。
“他把我当什么了,不懂事的小孩子吗?”
勇利愤愤地站起来,拍了拍裤子上的尘土。
“明明自己只比我大四岁,装什么大人……我现在就回去当我的少佐,等到我拿枪指着你的脑袋的时候你再来后悔吧,维克多同志!”
他舔舔嘴唇,眼中不复刚才的茫然——那里重新开始闪耀着的,是属于“魔女”的冷酷与狡黠。
……

……
胜生少佐辗转回到了住所附近,马上有一个人凑近过来。
“少佐,您昨晚一夜没回来,我们……”
胜生摆摆手,“说了你们不要随便来找我,会暴露身份的知道吗?再说我一个少佐,上了战场得带一个团,什么时候行动要跟你们汇报了?”
下属果然被话噎住,赶忙要鞠躬道歉,谁知马上被胜生对着肚子踹了一脚。
“天杀的小赤佬,欠老子两块大钱拖到现在不还,不要命了是吧?!”
“诶?——啊啊,别、别打,我、我身上的钱全都给你,王大哥哦不,王大爷,您就是我亲爹啊!等我有钱了一定孝敬您,一定!”
胜生掂量一下手里的铜板,轻蔑地看了那人一眼。“呵,算你小子识相,今天这事就先翻过去。不过呢,我最近想做一门生意,去法租界发财,你这瘪三要不快点还钱可不行了。”
“那是、那是。您要是以后有什么用得着我的地方,一定得叫我一声。”
下属点头哈腰地离开了,全程围观了这一场面的路人倒是惊出一声冷汗:现在这时节怎么有人敢这么嚣张,不怕招来日本兵吗?
……

几天后。
这天一大早,胜生勇利从码头旅馆软乎乎的床上爬起来,检查了一下今天的日程安排。对了,今天可是与租界里的政商名流见面的日子。他把仆人准备的早餐随意吃了些,就凑到镜子前仔细打扮起来。
头上涂了很多发胶,刘海全部往后梳,嗯,看起来大了五岁,不错。带上一副圆框眼镜,显得斯文;再稍微画一下眉毛,让它们更粗些。最后,他穿上那套新买的高档和服,对着镜子左看看右看看,才终于舍得离开。他戴上帽子走下楼,早有一辆轿车等在那里。
“是香月先生吧?幸会幸会,远道而来有失远迎啊。”来人堆着一个油腻的笑容说着,脸上的肥肉一颤一颤的。
“您好污先深,初次间棉,请脱脱纸交!”胜生很有礼貌地鞠躬。
“啊香月先生您不用说中文的,我懂日语,呵呵。”
“湿麻?——那好,我等不及想见见上海这些未来的同行们,大家相互帮助嘛!”
“那是自然,请。”

汽车开到一家酒店门前停下。
里面正在举行一场酒会,而他——香月秀次——将成为这场盛会的焦点。
鞋子踩在地板上发出不容忽视的声音,所有的人都放下手里的事或者嘴边的话,将视线转向他。
这种感觉也不坏。他想,然后他作了一番自我介绍,等到台下噼里啪啦开始鼓掌,又开始说些“租界经济很有活力”“加强日本与法租界之间的贸易”之类的套话。
在他说话时,他注意到台下的反应,有更多的人不以为然却跟着鼓掌,一些人表示欢迎,只有很少的人对他嗤之以鼻。
胜生眼光扫过藏在柱子后座位一个人喝酒的银发男子,嘴角弯出了一个对方察觉不到的微笑。他继续说着,突然话锋一转:
“——我知道在座诸位之中有共产党的同情者,”他假装清清嗓子,成功看到那个也身影僵住了。“我个人是怎样的生意都来者不拒,可我作为一个帝国的商人,不能给帝国拖后腿是不是?”
底下有人开始小声议论。
“我这里有单大生意,需要与对皇国友好的人士来做。”他面不改色地说,“药品,特别是盘尼西林,我已经拿到了进口代理权。”
场下一片哗然。
……

维克多,你前几天把我放走时,预想过今天这一幕吗?

——————
tbc


评论(14)

热度(2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