慕木已经被抬走了

天宫院甘菜

【维勇】YOI 调教学弟的正确方法 4.0

都市奇幻,吸血鬼X大学生
本章打打杀杀的。
OOC。
本章开始主仆设定。

————————

出了车站,勇利又试着拨打维克多的手机。
还是没人接。
正要划掉时,手机里出现了刺耳的杂音,吓得勇利赶紧挂断了它。耳朵还没缓过劲儿来,周围又传出一片尖叫。
天一下子黑了。勇利愕然抬头,周围的一切全都变了样子。什么车站、马路、绿化带还有高楼大厦全没了,剩下的只有比毕加索画作还要抽象的东西——能看出来那是一些白骨、骷髅,在天上血红的日环照耀下缓缓从地上爬起,向人群移动。
要不是周围活生生的人群,勇利几乎要以为自己在做白日梦。他目测一下,周围大概有二十多个人,刚才恰好站在出站口附近。他们惊恐地想要找到出路,又被白骨逼退了回来。有的女生已经吓得跪了下来,抱在一起哭。
人生第一次遇到这种情况,勇利的腿也是软的。他闭上眼睛稍微平复一下心情,多年征战纹枰的经验给了他冷静下来的能力,这些抽象的东西也许可以看作包围过来的棋子,只要己方还有一口气在,就没有等死的道理。
他注意到地面上不断蔓延的红色液体,赶紧跑到前面把那几个女生拉起来。
“这些液体好像有腐蚀性,大家小心!”
众人闻言低下头,有人的鞋子已经开始冒烟了。这又激起一片尖叫。
“大家听我说,”勇利见大家都没反应,又声嘶力竭地重复了一遍:“水是从东南角漫过来的,现在我们抱团往西北角走,手上有东西作武器的在前面开道。”
在这种危急时刻,有人能站出来带队是最好的。众人仿佛也找到依靠,聚集在一起往西北方走。有人拿着书包、阳伞往那些恐怖的东西身上砸,意外地发现这些攻击是有效的。那些抽象画一样的骷髅虽然不是纸片,却也没那么结实。勇利使劲挥动行李箱,前面立刻开了一条道。
“大家快跟上!”前面的人拼了命地开道,因为后面的尖叫告诉他们水已经快漫过来了。
这样好像还不够啊。勇利重新判断了形势,前方是一块高地,以现在这个速度还得过一会儿才能到,而高地前面是一条血红的河流……
必须想办法冲出去,把孤棋连回家。

——————
维克多出了车站,回头看看没见到勇利的人。“再等等吧。”他站在自动售货机前买了罐啤酒,喝了一口就喷了出来。
“果然还是难喝……”
他掏出手机拨打勇利的电话,没人接。
奇怪了,他人呢?
维克多想回头找找,猛然发现天空暗了下来。
日蚀?!这个时间怎么会……
周围的路人纷纷停下脚步,拿起手机拍摄这难得一见的奇观。
“这可不是什么好玩的事啊……”作为一个活了几百年的吸血鬼,就算没有见过眼前的场景,第六感也能准确地告诉他有什么坏事发生了。
糟了,勇利他……
维克多绕着车站附近跑了起来,要是勇利掉进了什么异次元空间,那总得有个入口才——
跑过一个长发女子身边时,对方耳机里传来的声音引起了他的注意:“A14区发现空间异常,注意探查记录,装备正在路上10分钟后到。”
“收到!”女子简短回复后,从包里拿出一个罗盘样的东西看了一下,然后毫不迟疑地朝一个方向跑去。
说不定她真的能看到?维克多心里打着鼓,身体先于思考地追了上去。

——————

胜利的曙光就在前方。
看起来像纸片一样的骨渣、枯树枝,以及众人手里乱七八糟的行李箱公文包什么的,堪堪在那条“河”上搭了一座桥。勇利作为指挥者自然是要断后的,他手里挥舞着一把伞,抵抗那些追上来的鬼怪们。他不知道自己为什么有这么大的力气,这时候满脑子里都是“责任”两个字。
已经退无可退了。这不是下棋,输了还能重来。腿上的剧痛已经告诉他这不是幻觉了。
在这里没有“软弱”可以存在的空间。
注意到骷髅们似乎也害怕那些红色的液体,勇利上了“桥”后,开始用伞“过河拆桥”。桥的零件本身也开始腐蚀,所以他拆掉一半后就转身离开。
“快上来啊!”坡上面的伙伴们向他伸出手,焦急地喊着。
他本来快要跨上坡地,脚下却突然一沉。四周的空气仿佛凝固了,伙伴们的呼唤也渐渐消失。充斥着周围所有空间和他脑海的,是一个女人毛骨悚然的娇笑。
“呵呵呵呵呵……找到你了……”
这、这是……
身着颜色晦暗的十二单、披散头发的女子拉住他的双腿,把他往水里拖。他奋力抓住桥上的一切东西,可是这些都是徒劳。
正在无助的时候,他听到了一个声音:“把手给我!”
他抬起手臂,一双手抓住了它。是坡地上的伙伴们一个拉着一个,最下面的上班族男子半个小腿都浸在了水里。
勇利的眼眶湿了。他更加卖力挣扎,想要脱离鬼怪的桎梏——那个女鬼好像不能离开水?那就好。

突然仿佛有一道闪电撕开黑色的天空,与此同时,勇利脚下的手也松开了。女鬼像是害怕光芒一般,尖叫了一声,“噗通”沉入水里。
得救了!
众人抬起头,望着那位从天而降的救世主。银色的头发、血红的眼睛,还有——
“勇利小心!!!”救世主扇动他黑色的翅膀俯冲下来。
“诶?维克——”
还没有等勇利反应过来,一个冰冷的吻覆上了他的嘴唇。

奥川美奈子在结界外焦急地等着。即使知道刚刚的银发男子是吸血鬼也顾不上许多了,结界里的妖怪恐怕连他们整个部门一起上都对付不了。
事实证明果然没错,结界的口子开始扩大,失踪的人们一个个掉了出来。
“警、警官,还有人在里面啊!”浑身狼狈不堪的女孩子们顾不上自己,一出来就围着美奈子……
“……两个人,是吗?你们先别急,我这里有通信器。”她打开手里的装置冲着那边喊:“维克多,听得到吗?”
“我听得到。勇利他被妖怪拖下去了,我现在准备下去救他,你们在外面守着就好。”
勇利……等等,是胜生勇利?维克多又是吸血鬼……
事情太巧了,美奈子咬着指甲思索着其中的联系,脑中灵光一闪。
“喂,是情报科吗?麻烦帮我查一下能驭使鬼怪的术师家系,看看哪家有不务正业的年轻人在上次的吸血鬼受害名单里……对,多半是男人,十五到三十五岁……”
另一个系统已经开始运作,美奈子现在也只能站在警戒线外,为勇利祈祷。
她回想起上一次见到勇利的情景,那是他入段时的庆祝会。原来印象中有些腼腆害羞的小男孩杀过升段赛的重重围剿,以第一名的成绩升入初段。
这一次,勇利一定也能顺利逃出来的,她坚信。

——————
血色的水面下,是一片沉沉的死寂。勇利像是睡着了一样慢慢沉下去,周围游荡着一个柔媚的身影。
“你把他放开!”白色的身影打破死寂扼住女子的咽喉,手里却抓了个空。女子依然笑着,长长的头发卷过来,往维克多身上缠。虽然在水下,女子的声音却依旧清晰。
“嘻嘻嘻嘻,外国来的鬼也不过如此呐。”
维克多也不恼,自己还是实体,对方是介于鬼魂和妖怪之间的物种,想救回勇利还得换个方法。他又一个俯冲,穿过女子前面抱住了勇利。
“没用的,他被我吻过,已经是我的人了。”女子掩袖吃吃地笑着,身上、脸上颜色越来越光鲜,倒是初步有个古代美人的样子了。
维克多眼中血色更盛。
他心中默念一声“对不起”,在勇利的后颈咬了一口。

“什么?!”女子突然发现自己吸取灵力的法门被切断,而她手心里的猎物睁开眼睛,以人类做不到的速度向她游过来。
“我的仆人啊,我将我珍贵的力量赐予你;去吧,用你人类的双手为你主人扫除障碍,折断她脆弱的咽喉——”银发的吸血鬼低声吟唱着,随着“咔嚓”一声,女鬼那并不存在的生命迎来了第二次终结。

结界消失了。美奈子以为勇利会伤得很严重,救护车都备好了——没想到勇利是自己走出来的。衣服看上去破破烂烂,却意外地没受什么伤……
“勇利,你没事真的太好了!”美奈子激动地抱住了他,一把年纪哭得稀里哗啦。
“美-奈-子-老-师,我-没-事…”
有什么不太对劲。
……
……

趁着美奈子没弄清楚状况,维克多带着勇利飞速地逃离现场,甚至动用隐身术飞了一会儿,躲进了勇利预订好的那个酒店房间。勇利在他怀里睡着,因为刚签订血契、又失去了太多体力,刚才那一会儿完全是靠维克多的命令控制行动,其实早已失去了意识。
啊啊,麻烦了麻烦了,躲在这里也不是办法,他们马上就会找过来的。勇利啊勇利,麻烦你快点醒过来,不然我可真没法解释了……
没让维克多等太久,美奈子就找上了门。她看着床上的勇利,语气有些不善:“刚才的情况,我需要一个解释。”
维克多低着头,像个做错事的孩子一样对着手指。
“……我跟他签了血契……”
“血契?是哪一种?”美奈子的瞳孔都缩小了。
“是……一辈子都解不开的那种。”维克多的头更低了。
美奈子扶着额头,气得半天说不出一句话。
“我……我会负责照顾他的。”维克多小声说着,没有什么底气的样子。
“照顾他?把他当做移动血库、当做仆人一样呼来喝去?”
“不会的,我——”后半句话被维克多咽了回去,肚子咕咕叫了起来。
他饿了,而且比起眼前的美奈子,明显是床上那个刚刚签了血契、逐渐变得美味起来的人更合他的胃口。
“——我就轻轻的吸,一点点,一点点。”维克多眨眨眼,有些期待地抬头看着美奈子。
美奈子长叹一声,终于接受了现实。“事到如今,也只能相信你的良心了。上次的事情我会销毁记录就当没发生过,要是你胆敢伤害勇利,我一定第一个过来把你钉在十字架上。”
美奈子摔门而去,留下维克多一个人愁眉苦脸。
他也不想这样啊……作为一个二十一世纪的吸血鬼,他一点也不喜欢中世纪留下来的那一套,可那时也没有别的办法了呀……
当同学相处还不错,说到照顾,他从来没照顾过任何一个吸血鬼,何况是人。
“学弟啊学弟,我可没想害你。等你醒了可别想不开……”维克多把自己埋进被子里,感觉有点没脸见人,强行进入了休眠模式。
对了,先吸口血再说,勇利在旁边他都饿得睡不着了。

——————
tbc

评论(4)

热度(6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