慕木已经被抬走了

天宫院甘菜

【维勇】YOI 调教学弟的正确方法 3.5

。先更一点点……赶在2016………
。吸血鬼paro。
。本章之后也许会向BDSM的DS发展,不过应该只是轻微。
。终于不标题党了哈哈哈。

——————————————

他人的评价虽然不重要,但仍能激起勇利心中那些波澜。与表面的八风不动不同,他并不能做到心如止水,明知看评论有害却仍要去看——他们是不是说的有道理呢,你看,结果确实是三日游了呀,都说当局者迷旁观者清,也许他们对他的认识比他自己还要准确呢……
抱着这样的想法,勇利在犹豫了一刻钟之后,点开了那个论坛。他尽力克制住有些发抖的手,深吸一口气。
如果不能坦然接受批评,又怎么能算一个合格的职业棋手呢?
可是帖子的内容却大大出乎他的意料。他们不再讨论勇利的棋下得怎么样,而是怀疑他是吸血鬼……
这、这从何说起啊……勇利继续看下去,才知道几天前晚上发生了一件或者说多起疑似吸血鬼伤人事件,受害者与帖子里的批评者高度重合。难怪他会被怀疑呢……
也有人提出是勇利的某个狂热粉丝吸血鬼干的,在勇利看来,这是最合理的猜测了。
会是谁呢……
勇利回忆了一下在网上维护自己的那些留言,本身大多从礼貌方面出发,没有太多狂热的迹象。
确实,他这样的三流棋手怎么会有这种狂热粉呢,还是吸血鬼……他失笑着摇摇头,就在电光火石的一瞬间,脑海里闪过一个心形嘴的颜文字。
不不,怎么可能是学长?明明刚认识不久,不可以怀疑学长的!
勇利使劲拍打脸颊想让自己清醒点,刷新网页之后,却看到“帖子已删除”的提示。
啊,删除了啊……
勇利关掉电脑往被褥上一倒,盯着天花板却怎么也睡不着。还是杂念太多,他想,如果人能进化到人工智能那样的程度,也许就没有烦恼了吧。

暑假前的最后一个月,维克多和勇利各自都有事情可忙。国象公开赛预选赛和王座挑战权决定战都在东京举行,日期差得也不是很多,维克多干脆请了个长假来去东京好好玩玩。勇利早就把吸血鬼什么的抛在脑后,以前他总是一个人乘飞机或新干线参加国内棋战,这回有人陪着感觉很新鲜,就是维克多实在太引人瞩目,他只能带着口罩消灭自己的存在感。

“这次去预选赛,我肯定能把等级分刷上职业的!”列车上,维克多正对邻近的几个高中女生侃侃而谈,“到时候在泰国的本赛就看我大显身手吧!”
“维克多先生好厉害!”
“能给我们签名吗?”
“那当然!”

到站了,一个帅气的外国人和几位女生告别,哼着喀秋莎出了车厢,后面跟着个拖着行李箱的、奇怪的眼镜口罩男子。车站的治安警怎么看都觉得可疑,两位警察互相通报信息,一前一后把男子拦住了。
勇利正盯着维克多的衣角低头走着,忽然发现被人拦住了去路,是两个警察,需要查明身份。莫名被拦下,勇利也没有抱怨,摘下口罩拿出证件配合检查。就这么稍微耽误了一会儿,等勇利想找维克多时发现对方已经没了人影。
维克多学长可是第一次来东京啊,要是迷路了可怎么办?勇利有些着急,发了短信没回,电话也没接。他路过车站值班室,看了看门口站着的那两个警察,又收回了去求助的心思。
刚才似乎有点尴尬,还是自己往前找找吧,也许就在车站门口等着呢。
行李箱有些重,勇利拖着它走没注意脚下,走着走着就踩到了鞋带,然后重重摔了一跤。
极细微的血腥味弥漫开来,引诱着这一片人潮中隐藏的某种生物。它舔了舔尖牙,口水湿哒哒地沾上衣襟它也没在乎。

————
tbc
先写这点。今天受到了很重大的冲击导致世界观颠覆,对这篇文来说可能又要改走向了……

评论

热度(3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