慕木已经被抬走了

天宫院甘菜

【维勇】AU Sleeping Prince

总裁维(29)X大学生勇(19)
😒😒😒
小清新。
各种地理位置纯属瞎扯。
大约是一发完。

——————

人山人海的地铁里,站着一个高大的外国人。周围见多识广的首都群众仿佛也被那迷人的外表、湛蓝的眼睛、一身看不出牌子但绝对价值不菲的西装震撼,自动在周围留出了一分米的距离——这在早高峰的地铁里绝对算得上奢侈了。
对于这种情况,维克多只能在心里苦笑。啊,毕竟日本人还是比较内向的,接触多了也就理解了。作为某跨国公司日本分公司的理事会会长,要不是他的车正好在保养中,他也不想在地铁上麻烦别人……
不过节能减排也不错,本来他作为会长又不用每天守在公司里,却偏偏给自己揽了不少别的部门的活儿,整天忙到充实本来是好事,要是因为自己太敬业而加重地球负担可就糟了。

“……We are arriving at Shinjuku Station……”地铁报了站,开始减速。
“到站了啊。”维克多正整理了西装准备下车,突然感觉右手边有人靠在了他身上。嗯?什么情况?维克多转头一看,一个背着书包戴着眼镜的大学生模样的人正把脑袋靠在他的肩上,仔细一看眼睛居然闭着,像是睡着了。
维克多轻轻推了推他,没有反应,只有均匀的呼吸声。看来是真睡着了。怎么办呢?一个因为学业累坏了的学生靠在他身上睡着了,不忍心把他叫醒也不好直接把他带到站里……
车厢里的人群开始挪动,要是碰到他的话可能会发生危险。维克多想了想,伸手环住了那个学生,趁着车厢里空出来一点往里挪了挪,后来又找了个座位把他放下。以为这下可以安心的维克多刚准备离开,就发现学生简直要倒下去的样子……
维克多叹了口气,在他身边坐下,让他靠在自己的肩头。
等到坐过了七站,坐得维克多都困了,那个学生才终于动了一下,揉揉眼睛醒了过来。
“诶诶诶诶……”刚清醒过来,他就看见自己坐过站了;回头一看更不得了,身边一个银发蓝眼的外国帅哥,难道刚刚他一直……
他的脸腾地红了,对着那个外国帅哥90°鞠躬:“对、对不起,我给您添麻烦了!”
“没关系的,”维克多尽量让自己看起来不那么可怕,露出一个和善的笑容,“可以理解。”
然而学生好像更结巴了。“那、谢…谢谢您,我得赶紧下车了……”
“坐过站了?……方便告诉我你准备在哪一站下吗?”不会是新宿吧……
“我、我准备在新宿站下的……”青年低下头,有些不安地捏着手指。
维克多感到地铁里一阵寒风吹过,他懊恼地扶住了额头,早知道在新宿一起下车就好了嘛……好在维克多作为一个会长脑子转得还是比较快的,“我也要去新宿观光——咦,新宿不是在前面吗?”
学生愣了一下,“新宿……已经过了啊……”
“Oh my god!”维克多双手捂脸做了个吃惊的表情。
“不嫌弃的话,我们一起换乘吧。”
“好啊好啊!”这正是维克多想听的。

在返回新宿的地铁上,两人互相做了自我介绍。大学生说他叫胜生勇利,在新宿附近的某大学上学,今天其实是出来玩的。维克多刚刚说了谎,这会也不好说实话了,只能说自己是某外地公司社员,今天休假,于是特意来新宿观光。
“我对这里不熟呢,连地铁都坐错了。”维克多无奈地摊手,突然像是想到什么似的一拍脑门:“既然我们都是来玩的,不如我跟你一起吧?”
“诶?”
“放心,费用肯定是我这个社会人出,你喜欢去哪玩都行,就当是我对你指路表示感谢吧。”
“感谢什么的……明明是我麻烦您在先……”叫做勇利的青年又把脑袋低了下去。
“就这么愉快地决定啦,勇利!”维克多抓住勇利的手腕,车门一开就拉着他蹿了出去。
“等、等等……”突然的亲密接触让勇利有些惊慌,不过这个外国人似乎没有恶意,他也就没有挣脱对方。带外国人观光的话,最好是去……勇利飞快地搜索着脑海里的景点。
“啊,肚子饿了。”维克多停下脚步,“勇利,这边最贵最有特色的餐厅都有哪些?”
最贵的……勇利感觉自己头上出现了很多黑线:这个人真的是一般会社员吗?

怀着被当做饭钱抵押的悲壮觉悟,勇利把维克多带到一家日式料亭门口。没想到这里的价格居然比他想象地还贵,夹鱼片的时候,他整个手连着筷子都在抖。
“怎么了勇利?不舒服吗?”
“我、我没事,尼基福罗夫先生……”
“都说了叫我维克多啦。”
“对不起,维…维克多先生。”
“干嘛说对不起啦。”
对方在这种场合游刃有余,勇利觉得自己才是那个什么都不懂的人呢。这位维克多先生一定是公司中层管理人员吧,平时经常在这种地方应酬……
被抵押饭钱的不安消失了,另一种不安又生了出来。这个和室说大不大说小不小,里面只有两个人坐着,另一位还是外国大帅哥,有点……
虽然食物很好吃,可是对方更好看,坐在这样的人身边一不小心连高级料理的味道都忘记了。
等到出门时,他发现维克多正皱着眉头思考着什么。
“嗯——没吃饱呢。”
哈?勇利终于感受到了意料之外的惊吓,他忽然非常想拥有“吐槽”这种技能——应该说“不愧是外国人”吗?
“那……维克多先生还想吃什么?我查查附近高档餐厅名单……”
“勇利,在这边你最喜欢吃什么呢?我也想尝尝看啊!”
“我吗?我喜欢吃炸猪排盖饭……这个您应该不会喜欢……”
“决定了!就是这个!”

这个外国人的胃果然是无底洞……勇利眼睁睁地看着维克多在眼前吃他最喜欢的食物、不断发出赞美的声音,他摸摸自己的肚子,只能恨自己胃小。
不过还是很高兴呢,比吃了六位数的料理还要高兴。
原来维克多先生也觉得猪排饭好吃吗?真的太好了。
“啊,糟了,忘了吃药了。”
勇利突然想到一件要紧的事,赶忙从口袋里找出药片偷偷塞进嘴里,又灌了一大口水。

“咳咳咳……”
不好,呛着了。
勇利捂着嘴弯下腰准备溜到店门外,忽然感觉有人在用力抚摩自己的背部,同时捂住嘴的那只手被挪开,换成了几张纸巾,帮他接住那些眼泪鼻涕口水什么的。
“喝凉水都能呛着,你可真是……”不用说声音的主人是维克多,语气中有几分同情几分戏谑。
“我就是这种体质怎么办?”勇利恢复过来,红着脸嘟囔着。“啊啊啊,不是,我不是在反驳你,对、对不起!”
“哈哈哈,看你急得那样子,手都摆成电扇了。”
勇利也觉得有些不好意思,想像了一下刚才的场景,不知怎么的,他突然“噗”地一声笑了出来。“可没有功率这么低的电扇呢。”
“Wow,原来你也会开玩笑啊。——话说我们待会去哪?听说歌舞伎町好像很有名……”
“歌舞伎町……原来维克多先生也想感受一下风俗业啊,我还没满20岁,可能没法陪您观光了。”
维克多莫名觉得勇利的语气有点不一样,但是没想明白,只是觉得不能一起去的话比较可惜。而且他也是随便说说而已,那种地方为了应酬也不是没去过。
“好吧,那我们就去你想去的地方……嗯?”维克多在前面走着,忽然感觉背后有人靠在他身上。勇利似乎说了一声“好”,声音很轻,又闷在衣服里,维克多几乎以为自己出现了幻听。

“不会又睡着了吧?这可是在走路耶!”
勇利果然睡着了,如果说在地铁上睡着还算正常,走路时睡着……维克多扶着勇利,确认了一下呼吸脉搏——好像没什么大事,不过还是送去医院保险一些。
他把勇利的手一抬,刚好触碰到了藏在衣袖下的手环。上面写着“在不合时宜的地方睡着了真对不起!请不用担心,我只是容易犯困的体质,烦请您把我放在安全的地方,我很快就会醒的。或者可以联络xxx-xxxx(室友)PS请帮我保密,拜托了!”

回想起勇利刚刚在店里鬼鬼祟祟的小动作,维克多小声说了句“抱歉”,翻出了他口袋里的东西——是一板铝塑包装的药片,拆了几片,有些文字被撕掉导致看不清药名。
看不清也没关系,反正维克多也不是医生,确认吃过药就行。维克多摸摸下巴,“那就把他带去一个安全的地方吧。”
维克多脑海中忽然闪现出“歌舞伎町”几个字,要是这小家伙醒来发现自己躺在陪酒女的怀里……啊呸呸呸,那会把他吓坏的。话说这孩子怎么这么沉啊,难道是平时猪排饭吃多了?不过他一个29岁的老年人体力不行也正常……气喘吁吁地把勇利抱到路边长椅上,维克多想了想,还是拨通了司机的电话,让他把另一辆备用车开过来。反正他家离这里也不太远,与其把他一个人丢在哪里不如带回家省事。

维克多低头看着勇利的睡颜,把他的眼镜取下来收好。
随后不知怎么的,他又伸出白皙纤长的手指,用指背轻轻摸了一下勇利的脸颊。
软软的,有一点绒毛,睡着的样子好像婴儿啊——你有什么烦恼,可以告诉我吗?

“咦咦咦,我刚才干了神马?”维克多突然有点窘迫,偷偷向四周瞟了几眼。“希望没人看见吧……”
事实上,这里是人来人往的新宿,而他又是个外国大帅哥,怀里还抱着一位年轻的男性,就算人们为了礼貌让视线避开他们,也总有那么些人凑巧看到了。

维克多摸着自己的脸回忆人生,发现自从十五岁生日以来,他的脸从未像今天这么红过。更让他没想到的是,司机偏偏这个时候过来,还开着他那辆卡宴。
“不是说开那辆本田的么……”维克多凑到车窗边低声说,一边说一边瞧见有路人对不知道是他的车还是他的人行注目礼,于是脚抖得更厉害了。
“这辆刚刚保养好送回来,听说您要接人,我就……”司机一脸茫然地望着自己的老板,“您干了什么坏事要逃逸吗”这种话他是绝对不会说出口的。

“……啊哈哈哈,是啊,带侄子玩呢!没想到这孩子居然睡着了……”维克多突然提高了声音,摸着自己后脑勺哈哈大笑,也不知道说给谁听的。
七手八脚地把勇利抱上车,关好车门,维克多才稍微松了一口气。“等等,我为什么要紧张,这又不是俄罗斯,我紧张什么嘛哈哈。”

旁边店里几个女子高中生望着那辆卡宴离去的背影,纷纷露出高深莫测的笑容。
一位女生双手作祈祷状,痴迷地望向天空。“啊,王子爱上灰姑娘什么的,真浪漫呢~”
“他们什么时候结婚?登记也是在这附近吧,说不定能看到婚礼呢!”另一位也开始幻想。
有位女生压低了声音:“你们想得太好了,没准是外国黑道头目看上那男生,光天化日诱拐上车……”
“虽然很对不起那位男生……可是感觉更萌了!”
“我也……”
“嗯嗯。”
“我说……你们是不是忽略了一个事实,有演技那么差的黑道头目么?”
……

车上的维克多打了个喷嚏,莫名感到一阵恶寒。
驶过某校门的时候,维克多注意到那个校徽,忽然发现跟勇利书包上那个徽章是一模一样的。
他住的地方不就在隔壁么!咦……以前怎么没注意这地方的大学长这样呢……
这下好了,以后勇利想去哪里玩都可以叫上他,不用自己一个人去了。敬业的会长什么的见鬼去吧!会长不应该除了在家数钱就是游山玩水吗哈哈哈哈哈……

维克多正YY得开心呢,睡梦中的勇利像是有点冷,往他怀里钻了钻,伸手抱住了他。
“Boss,我们到了——”
维克多用可以活动的那只手向司机做了个噤声的手势,司机会意,把车停在了车库前的空地上,轻手轻脚地离开了。
“勇利,你要是总这么睡着可就不好玩了。幸好你遇到我,堂堂X制药公司的会长,找到解开魔咒的方法应该不难……吧。”维克多抱着勇利,轻轻帮他理了一下头发。“为了能一起去想去的地方,我们都是不努力不行呢。”

怀里的sleeping prince表情很柔和,想必做了一个好梦。

——
The End

评论

热度(5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