慕木已经被抬走了

天宫院甘菜

【维勇】PP paro 啦啦啦再占个坑

psycho-pass梗,写一个开头(挖坑
————

0

隔离看护室内,一个约20岁左右的男子抱着腿坐在床上,空洞的眼睛扫过四周熟悉到麻木的环境。周围的墙壁上都是浅粉色的缓冲垫——那是防止撞墙用的。靠近走廊的一面整个是透明的,从走廊上看室内的环境几乎一览无遗。玻璃上显示着他的名字,以及各种信息。

胜生勇利,21岁,色相深蓝色,psychopass值113。

名叫勇利的青年再次把头埋进膝盖之间。今天是他进这个潜在犯收容所的多少天来着?感觉已经过了一个世纪那么久了……自己是为什么进来的?已经……完全想不起来了。
似乎他的色相是从某一天开始突然恶化的,那个恶化的契机已经经过各种药物和心理治疗变得模糊,只有无法降低到100以下的色相提醒他,一切都是真实发生过的。
走廊传来脚步声,似乎是巡查的医生来了。勇利连看都懒得看,继续蜷缩成一团。
隔壁的潜在犯见到医生特别激动,闹了好一会儿,直到房间里喷满催眠瓦斯才消停。不用说,色相肯定150以上了。
“这些人精神太不稳定了。”和医生一起来的女人摇了摇头。
“倒是有一个稳定在120以下的,就在旁边。”
女人来了兴趣,跟着医生走到勇利的房前。医生打开对讲机,对着里面喊话道:“C177号胜生勇利,有人探视。”
勇利的肩头抖动一下,缓缓朝门口看去,眼中终于能看出一点不可思议的神色来了。要知道这个时代人与人之间联系不再紧密,何况是在这里完全隔绝世界快四年的他,怎么会有人来探视?他眯起眼睛看了看,又摸出眼镜带上,好一会儿才终于确认眼前这个高挑美丽的长发女人他之前从未见过。
“你好,胜生君。”女人露出一个和善的微笑。
“您好。”勇利向她点了点头。
“初次见面,我叫奥川美奈子,厚生省公安局刑事科一系的监视官,有些话我就开门见山地说了——胜生君,有个机会可以让你成为执行官离开这个地方,你想出去吗?”
勇利愣了一分钟,他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他以为这辈子就要在这里度过了呢……
再三确认之后,他的眼泪一下子流了出来,用力地点了点头。
色相降到了107点,囚禁了他一千多天的玻璃墙缓缓打开,他第一次真正接触到外面的空气。
“谢谢。”他真诚地对美奈子鞠了一躬。即使以后的生活再危险,他也愿意付出哪怕死亡的代价来换取自由。

胜生勇利,刑事科一系的执行官,负责他的监视官是美奈子小姐。经过几个月的相处,他和一系的同僚们混熟了,也逐渐脱离了被囚禁后那种麻木感,慢慢重新学会了笑。
真好啊。
他的监视官奥川小姐,不,还是叫美奈子老师比较好,是个看起来高冷实际上很豪爽的人;另一位监视官优子细心又温柔;还有执行官们,西郡、小南还有藤原,都是很亲切的人;还有一位情报官三叶,也是很可爱的女孩子。
这里给了勇利一个感觉,“家”,一个早已被扭曲了含义的字眼。
要说这个家唯一不好的地方就是那些冰冷的dominator了。这个黑乎乎的家伙总在提醒着勇利,他是一个潜在犯,他的任务就是用这把枪麻醉或击毙那些和他差不多的潜在犯,把他们关进收容所,或是变成一地碎肉。
第一次使用致命模式之后,他恶心得当场就吐了,色相也飙升到了130。当时美奈子老师给他拍了好久的背,又是递水又是递纸巾的——这些都不是监视官该干的事。好在勇利自己也慢慢调整了心态:既然他们是刑事科的,他们惩罚的确实是已经犯下罪行的犯罪者,而不是那些什么都没干的潜在犯们。
这多少让他好受了点。

在抓住一个绑架犯之后,勇利回到自己的座位,几乎虚脱地趴在了办公桌上。他在收容所里篴46iyltr耂<渐收実9 sUY}yuR4圤曲䆒碌他䍗跲甩掉氃追䍗栋楼几一街区〹忘队友dr:no工蜂)唶宐触yu肯就逃膒確蜺對危雲们。
夕糊Y}踈怂䲊漛要皌极上,眘样另謽礕糊

">● ="绋● ,冰上的尤靑● ,Y● I,作者发睑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