慕木已经被抬走了

天宫院甘菜

【维勇】YOI 调教学弟的正确方法 3

*ooc
*吸血鬼X职业棋手,大学校园
*标题欺诈系列
***************

胜生勇利,19岁,K大外国语系二年级学生,关西棋院职业五段棋士。
连夜从韩国赶回来只在飞机上小睡了一会儿,去了棋院报到,又匆匆赶回学校参加围棋社给他准备的欢迎会,勇利没喝几瓶酒就倒在桌子上醉得不行了。这里维克多酒量最好、个子最高,于是自告奋勇地要把勇利送回宿舍去,社长他们当然喜闻乐见,找出勇利的钥匙,给他指了路。
勇利的宿舍楼在维克多住的楼对面,是上世纪遗留下来的旧式建筑,里面多半是四叠半的单人间。勇利的房间稍微大一些,六叠。维克多把勇利背进房间,替他脱掉衣服、盖好被子,最后轻轻把他的眼镜拿下来,放在床边。
反正勇利这会儿也不会醒,维克多干脆坐在他旁边,开始打量这个房间。房间的书架上有不少关于围棋的书,可惜汉字太多,维克多不太看得懂。窗边有一个不太高的榧木棋墩,上面摆着两个棋罐,都擦得干干净净的,反光很亮。
“看起来真是勤奋呢,小勇利~”
翻着棋谱,维克多打了个呵欠。时候不早了,临走时关灯前,他回头看了一眼勇利。
勇利不知道在做什么梦,眼角有点湿,睡得也不安稳。
…………

当阳光照在勇利脸上把他唤醒时,他只觉得自己身上很沉。是因为酒喝多了吗?他揉揉眼睛准备起身,却发现那位银色头发的俄罗斯帅哥趴在他胸前睡着了。
勇利吓了一跳,想动又不敢动。
还好维克多马上也醒了,睁开迷蒙的睡眼看着勇利,随即笑着给他打了个招呼。
“早安,胜生君~”
“早、早安。”勇利有点结巴,在床边摸起眼镜带上:“维克多学长为什么会在这里……”
“我昨晚把你背回来的哟,不过我也喝了不少酒,大概醉了就睡着了吧。”
“诶,这样啊……那真的谢谢学长了。”
维克多脸凑得很近,看得勇利有些不好意思,偏过了头:“学长,太、太近了……”
“看来胜生君不太习惯和人接近啊。”维克多摸摸下巴,若有所思得挪开了。“那我先走了,胜生君好好休息吧!”
维克多长得太帅,临别附赠的一个微笑闪得勇利简直睁不开眼。目送维克多离开后,勇利默默地下头,看着自己的被子上被维克多压出来的印记。沉甸甸的感觉,也许这就是“人”的重量?
当真陌生。

维克多上完课早早去了活动室,一直等到傍晚勇利才出现。大约是宿醉的缘故吧,维克多离开之后,他又躺了下去,一直睡到现在。
“胜生君,中午一位叫做优子的学姐来找过你,给你带了这些点心。”维克多从柜子里拿出用包袱包好的一个大盒子,看起来挺精致的。“说是学姐家的果子店寄来的,还是她的父母亲自做的呢。”
“唔,谢谢。”勇利道了谢,抚摸着包袱布上那个特殊的花纹喃喃自语,有些出神。“小优……”
“我能尝一尝吗?”
维克多的话打断了勇利的思绪,勇利回过神来,连忙点头:“当然了,学姐家的点心一直都是我们大家分的,实在不必等我来再打开。”
事实上维克多已经盯着盒子半天了,他虽然对人类的食物没有食欲,却免不了对异国的文化感到好奇。他拈起一块樱花形状的点心,嗅了嗅,又轻轻咬了一小口。淡淡的米香、豆香,淡淡的甜,意外地没让他觉得反胃。他偷偷看了一眼勇利,见他拿着一块绿色的饼,嚼着嚼着又不知道走神到哪里去了。
“啊,果然那里还是应该顶上去的吗?”勇利突然一拍脑门,把剩下的食物往嘴里一塞,找了张桌子坐下自顾自地开始打谱。其他社员似乎习惯了这样,也没人管他。
维克多看了看手里的樱花。
明明是连他一个吸血鬼都得承认的美味,勇利却像嚼蜡一样把它吃下去。
通过中午和优子学姐的那番对话,他知道了学姐和勇利从小一起长大,一直把勇利当做弟弟看待。虽然他们进入了同一所大学,可是由于勇利职业的关系,最近都很少见面了。
“维克多同学,要是你经常见到他的话,一定要监督他好好吃饭喔。这孩子下起棋来经常错过食堂开饭,老是买面包和咖啡对付,说了多少次了他转眼就忘。”维克多想起优子对自己的嘱托,“勇利他有点害羞,像你这样的外国大帅哥跟他说话,他说不定反而会听呢。”
外国大帅哥么……维克多嘴角翘了起来,嗯,这个称呼他爱听。那么,就按照学姐吩咐的,好好检验一下自己这个大帅哥的魅力吧。

勇利对着棋盘,脸上的困惑越来越浓。怎么,顶上去不对?可是托过去也不对啊……思维陷入了困境,他有些焦躁地抓了抓头发。
“想不通的话,不如先放下来,怎么样?”维克多略带外国口音的话语在身边响起,还没等勇利回答,他的胳膊就被人用温柔却不容抗拒的力道拉起来。
“人类的思考是要消耗血糖的,胜生君好像没怎么吃饭吧,不如一起去食堂?”
勇利觉得维克多说的有道理,不过被这么拉着有点别扭。“我就不去了,这里有点心,柜子里还存着面包……”
没等勇利再拒绝,维克多直接扶着他的双臂把他从椅子上拔起来,半是强迫地把他推到了门外。“优子学姐吩咐过了,一定得监督你好好吃饭。”
维克多对人类吃饭并不感兴趣,他感兴趣的是勇利在听到优子名字的那一瞬间微妙的表情变化。吸血鬼们虽然感情淡漠,也能靠着天生的聪慧理解人类的想法。联系到之前勇利不经意间的亲切称呼,维克多已经猜到了勇利那段还未开始就已结束的爱恋。
明明是职业棋手,还要坚持上大学什么的……勇利在某些方面确实比维克多还要迟钝,明明知道学姐只把他看作弟弟,却依然贪恋着那一点点的温暖。
都是幻影罢了。就像手里的果子,吃了下去,却尝不出味道来——但是仍然想吃,以至于在别人眼里像是在糟蹋美味。

事实上勇利在听到优子的名字之后确实放弃抵抗,乖乖地跟着维克多去了食堂。真是奇怪,他不听维克多的话,也不怎么听优子的话,却对维克多转述的优子的嘱咐这样服从。维克多想了一会儿理出了一个大概的思路,大约勇利真是害羞吧,不想让人知道自己总是违背优子的好意、不爱惜自己。
接下来一连好些天,维克多都自觉充当起了监护人的角色。勇利倒也不讨厌这样,他也明白总是吃面包不好,各种意义上。偶尔勇利会和维克多下指导棋,下得好的地方还会夸几句,即使批评也都是和和气气的。
维克多只有看了勇利最近的网棋才知道,自从上次大赛被淘汰以来,勇利内心的迷茫有增无减。他频繁地犯着和那天同样的错误,仿佛一道看不见的阴影始终笼罩着他。
下围棋的人,被棋围住了。

也许该去散散心?可勇利是职业棋手,经常天南海北的飞,倒不知道有哪里好去的……
维克多刷着棋牌类新闻,注意到了一项暑假将要举行的国际象棋锦标赛。比赛地点在南方的海岛,在沙滩上跑一跑晒晒太阳应该对人类有好处,哪怕维克多本人并不喜欢。
就这么决定了!维克多点进页面,赶在截止日期之前报了业余组的预选赛。

他不知道,某个论坛上某个帖子沉寂几天之后又活跃起来,那些人略一交流,立刻发现了发生在他们身上的事情的共同点。骂得厉害的那些人全都进了医院,骂得最损的那个现在还躺着……
一封邮件被发到了警局,马上又被转到了公安某个特别的科室。这个科室的科长奥川美奈子轻敲键盘,很快屏幕上就出现了一份档案。
胜生勇利,一个普通却又熟悉的名字。

===

tbc

评论(2)

热度(8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