慕木已经被抬走了

天宫院甘菜

【yoi嫖文】维克多X我·一位公主的爱情

。这是一个玛丽苏深夜自我放飞本性的系列。
。点开被恶心到了可别怪我,谁让你点开了……。
。第一人称原创女主嫖遍yoi各个角色(主要嫖维克多)。
…………………………………

我是一个公主,我生来就该被爱着。

每当清晨的阳光与鸟鸣唤醒我,仆人们早就等在门外,准备好了今天的衣服,设计好了今天的发型,做好了美美的早餐。我一边让他们帮我穿上华丽的连衣裙,一边打量着镜子里的自己。头发好像柔顺的波涛,脸色如同娇嫩的粉玫瑰,桂冠上钻石璀璨恰似星辰。换了个打扮,依然是那个完美的我。

我合该被王子爱着。

城堡外镶金嵌银马车一辆挨着一辆,那里面坐着的都是等待一睹本公主芳容各国王子。唉,真是为难,这个世界上有如此多俊美多情的王子,而我,必然要伤了他们绝大多数人的心。想到此处,我不禁要落下泪来。

不能哭啊,我可是完美的公主,脸上必须随时带着春风一样温暖人心的笑容。我擦擦眼角,提起衣裙,缓缓走下城堡,来到我的花园。

我的花园里种满了玫瑰,此时正是还未完全开放的时候,带着清晨的露水,正和我一样娇柔。父王和母后在玫瑰园的中间为我设计了一块舞池,通常是我随着提琴旋转起舞的地方,今天用来招待各国的王子们,居然没有显得有半点拥挤。

他们确实每一个都如我想象般英俊,来自西边的尤里王子好像童话里走出来一样金发碧眼,外表俊秀又不失高傲;来自极东的黑发的胜生王子带着异域的风情,看起来既坚强又温和;而来自极北之国的维克多王子,他那和冰雪一样颜色的长发用缎带束起,湛蓝湖水般的眼睛凝视着我,满满饱含着对我的深情……他们都是为了我才来到这里的啊。

我站在花园中心,接受他们的问候。他们的手温柔地托起我的手,落下轻轻一吻。我的脸有些红了,一下子接受这么多爱意让我无所适从。终于等到半个小时后问候结束,我才终于从害羞中摆脱出来,用我如风铃般的嗓音宣布,竞争成为我夫婿的盛会正式开始了。

这是一场残酷的盛宴,只有唯一的赢家。王子们纷纷抽出或华丽、或锋利的佩剑,向自己的情敌扔出手套。
是的,这美丽的玫瑰园就是他们的决斗场,他们中的绝大多数都终将染红我的粉玫瑰,只有一人,能踏过鲜花与荆棘,牵起我的手。

我回到城堡的露台上,居高临下地看着他们。他们有的血液飞溅、肢体破碎,却仍然默念着我的名字,向竞争者发起最后的冲锋。除了我,没有人会怜惜他们,因为他们早已将生死置之度外,只留下对我的满腔爱意。

我的眼泪终于失态地流了下来,像珍珠一样洒落在光洁的石英石地板上,溅起一个个小小的王冠。生命像是流水一样在我眼前消逝,最后的最后,只有一个人站在那里。

维克多,啊,美丽又深情的维克多。

果然是你,从遇见你的第一眼起,我就爱上了你。

我给他带上橄榄枝做成的花环,他再一次吻了我的手。我注视着他,他也注视着我,他用沾满鲜红血液的手抚摸我的脸颊,替我擦干泪水,弯下腰,向我深深吻了下去。我努力踮起脚尖,双手环住他的脖颈,从羞涩到热烈,努力回应着他。

鲜血浸透了他,也浸透了我。我们唇齿交缠,紧紧相拥,向众神起誓,从此再也不分开。

我们的王国举行了盛大的典礼,父王与母后拥抱着我,把他们手心最美的明珠交给维克多。我乘上了他那辆白金镶着蓝宝石的马车,与他们挥泪惜别。

“妮姬公主,和我在一起,你会后悔么?”他温柔地问道,同时轻轻抚摸着我的头发,把我拥在怀里。

“我怎么会后悔呢。”我向他展颜一笑,把头深深埋在他的胸膛上。

……

五年后,我乘着来时那辆马车,独自一人回到了我的故乡。维克多王子已然韶华不再,曾经英俊的脸庞慢慢爬上皱纹,冰雪般的头发也日渐稀疏,衰弱的体能再也无法负担我的爱情和热望;而我,还是那个完美的我。

天啊,我怎么能够忍受继续留在他身边!

似乎是看出了我的忧郁与渴望,他不忍心让我再陪着日渐衰老的他。在最深的痛苦折磨之后,他答应我的请求,让我回了家。

再见了,维克多。我曾经那么深爱着你,都怪这光阴夺走了你的华彩,生生把我们分开。

我回到了昔日种满玫瑰的花园,这里的玫瑰有了肥沃的养料,早已爬满整个城堡。我挥一挥手,它们自动给我让出一条道;摇一摇枝干,我的父王母后来到了我的面前;抚过那些如同鲜血的花朵,死去的王子们一个个出现——有些枝条已经枯萎,那些人,却是再也回不来了。

他们如同昔日一般盛情迎接着我,遗忘了曾经血腥的残杀;失而复得的年轻的生命,又一次臣服于我的美貌之下,逐渐沉沦。

新的盛宴,即将开始。

The end

————————

写得真tm开心啊……

评论(6)

热度(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