慕木已经被抬走了

天宫院甘菜

【维勇】YOI 调教学弟的正确方法 2

*ooc
*吸血鬼X职业棋手的大学生活
*标题欺诈系列
**************

第二天。直到太阳光从厚重窗帘的缝隙穿过照到维克多眼皮上,他才顶着一头乱糟糟的头发爬起来,摸出手机一看——OMG,都12点了!他胡乱穿了几件衣服急急忙忙往活动室赶。
围棋活动室今天来了几十个社员,都聚精会神地坐在大挂盘前听社长讲解局势。维克多有点尴尬地和社长挥手致意,悄悄坐在了后排。
胜生勇利五段执白对韩国的李承吉六段,不得不说抽了个相对不那么糟糕的签,没直接遭遇第一梯队。只是这盘面形势也说明了这个“不那么糟糕”还是相当不妙的,白棋盘面落后大约十几目,够黑棋贴两次了。维克多打开平板看棋谱,发现白棋根本从布局开始就落后,后来虽然一直在追,然而黑棋很小心地守住优势,白一直没有太大的机会,反倒把自己的棋下得有点薄。活动室里大家都不怎么讨论了,沉默地看着讲解。
难道这次真的又是一日游?虽然谁都不会说出来,可大家都不约而同地这么想。

“咦,166手……胜生五段想干什么?和韩国棋手比乱战?”社长往挂盘上放了一颗子,随即倒吸一口凉气。
乱战一直是韩国棋手的强项,胜生勇利采取不符合自己一贯风格的策略,只能说已经被逼到绝路了。
黑棋应得很稳,不理会白棋的挑衅。但是局势确实变得复杂了。
“我看不清,还是念一下网上的解说吧。”社长有些沮丧,“——乱战黑棋也不怕。”
但是白棋依旧在垂死挣扎,并且越拼越凶,自己的死活都不顾了,一心只想杀对方。
维克多托起下巴开始思考。与其预测棋局走势,不如猜猜棋手心理更现实一点。白棋走上了一条不归路,他能感觉到那种不甘。好不容易打入本赛,却只能一日游什么的……想必面临了很大的压力吧。
维克多看了一下新闻报道,上面的胜生五段带着眼镜注视棋盘,从头到尾面无表情。只看照片任谁都不知道这平静的表情下隐藏的汹涌感情……维克多来了兴趣,虽然下国际象棋也得控制情绪,大多人还是有一些微表情、小动作的,而围棋讲究“八风不动”,棋手都追求石佛一样的表情,在这一点上胜生五段可以说做到了满分。
就在这时,形势发生了微妙的变化。由于优势意识李六段放弃了一个杀棋的机会,导致白棋忽然出现了一条生路。
“这、这是‘一本道’啊,并不是完全没有胜算!——就看胜生五段能不能走对次序了。”
大家心中的希望之火再一次燃起,他们怀着忐忑的心情,屏住呼吸,看着棋子一颗颗地落在棋盘上,一步步走出了那个一本道的变化。
所有人都松了一口气,皱了两个小时的眉头纷纷舒展开来。
黑棋不得不寻求转换,棋局以两分的态势进入官子,而官子是胜生五段的强项。最终,白棋以半目险胜黑棋。
活动室一下子炸了锅,大家纷纷和周围的人击掌庆祝,相约晚上出去喝酒。
维克多也松了一口气,握紧的拳头松开,才发现手心全是汗。自己居然紧张了,还真是稀奇。
过了一会儿,其他战报陆续出炉,日本棋手一个个被淘汰,五名棋手最终进入32强的只有胜生勇利一人。
维克多看社长眉头紧锁的样子,走上前宽慰他:“日本还是有希望的,胜生五段的实力已经接近第一梯队了,再说下一轮对阵的是韩国的四段女棋手,我觉得你们围棋这边女棋手排名比国象还是差一些的。”
“唉,你不知道,围棋从来没有百分百的胜率,何况对胜生五段来说,越是必须赢越是容易输,他要面临多大的压力……他抗压能力真的不行,后天你就知道了。”
……

维克多这两天一直守在电脑前,看Katsudon和别人下棋。棋风还是稳健的类型,只是好几次出现了判断上的失误。聊天框的网友分成了激烈对立的两派,虽然说坏话的被赶了出去,他们马上又跑到论坛集体唱衰胜生五段了。
最终,如他们预言的那样,胜生勇利五段的韩国三日游结束了,而且是脆败。
黑粉们看到自己国家的棋手全部被淘汰反而更兴奋了,他们大多没什么水平,也不去练习,黑起人来倒是一把好手。
“输给女人,他以后干脆去下女流战好了,不,还是业余战吧。”
“反正日本围棋完了,猪排饭这种玻璃渣就跟着一起陪葬吧。”
维克多完全出离愤怒,湛蓝的眼睛一下子变得血红。明明是素未谋面的学弟,他却感受到了他第二盘棋上体现出的挣扎与彷徨。明明第一盘还有斗志的,现在输了,这些网友还来给他心上踩一脚。
维克多拿起手机,播通了一个越洋电话。
“我发了邮件给你,帮我查查这几个ip的真实地址,现在马上就要。”
……
第二天下午,日本新闻报道,全国各地出现因急性贫血昏迷的患者,加起来有三十几人,原因不明。
维克多随便看了一眼就关了网页。今天晚上胜生五段回学校,他得帮围棋社好好准备一下欢迎晚会。

胜生勇利回到围棋社时看到有个银发的外国人站在面前吓了一跳,正不知道怎么打招呼时,维克多先一步走上前,伸出双手握住了他的手。
“胜生五段您好,我是刚刚加入围棋社的新社员,三年级的维克多·尼基福罗夫,你可以叫我维克多,初次见面请多关照!”
“初次见面,维克多学长,叫我胜生就行了……”勇利友好地笑了笑,随即想到了什么:“在围棋Online上给我加油的就是学长吗?”
“是啊,这几天一直在看胜生君下棋呢,胜生君超厉害。”维克多笑起来嘴巴有点像心形,倒是很像他爱用的那个颜文字。
“真的谢谢学长了……”勇利有一点感动,随即脸有一点红:“学长,能不能把手放一下……”
大概是内敛的棋手不太适应这种接触吧,维克多立刻放开了他:“抱歉抱歉,是我不好。”
“不不,没有说学长不好,是我自己的问题。”说罢,他的头低得更厉害了。
眼看这两人站在门口聊得没完没了、气氛越来越不对,社长赶紧跑来拉人:“你们两个赶紧来坐下啊,大家都等着呢!”
一开始气氛还是有点沉重的,大家都照顾勇利的情绪没有太热闹,等到勇利自己灌了两听啤酒似乎心情好了很多,大家才一起笑着玩闹、发酒疯,把啤酒摇完之后到处喷。
维克多注意到勇利的眼睛红红的,似乎是哭过了,这会儿笑得这么开心……确实有点微妙。是真的放下了失败的痛苦,还是把它深埋在内心?
这是第一次,维克多对一个人类的内心世界产生了好奇。

tbc

评论(5)

热度(9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