慕木已经被抬走了

天宫院甘菜

【维勇】 血奴 (吸血鬼维X大学生勇)

修改一下增加番外。
。半夜睡不着突发
。ooc,有点病娇其实.很短大概
。维克多是学长。

维克多坐在病床前,望着床上那个还没醒来的面色苍白的人,心揪成了绳索。
是他的错,是他没克制自己,吸了太多的血。
“只有我……能满足维克多……”那是勇利昏倒前最后一句话。一直都是这样,每当朔望维克多克制不住吸血冲动的时候,勇利总是抱着维克多,解开衬衫的纽扣,把散发着致命诱惑的颈项暴露在他面前。
“主人不可以吸别人的血啊,主人的体内只能有我的血才行。”
尖利的牙齿咬上血脉,独一无二的味道让残留的意志力摇摇欲坠。勇利微微仰起头喘息着,眼光逐渐变得迷离。吸血鬼的唾液本来就有迷幻的作用,这濒死的快感,只要体会一次便食髓知味。
勇利的血是特别的,好像最纯美的酒,让维克多慢慢沉醉。就是这样,维克多每两周一次200cc的采食活动总以抱着勇利睡过去结束。
但是上一次出了问题。那之前,维克多比以往都想吸血,怕自己有什么问题,于是打电话问了远在俄罗斯的亲友。
“你这是要进化啦亲爱的,多吸一点血补充能量吧~”
维克多心情复杂地挂了电话,这次失控必然不堪设想,之后一连几天,他都躲着勇利。
等到勇利从废弃的公园滑梯底下找到虚弱的他时,就发生了这种事。
勇利说,他整个人都属于维克多,这个生命随时都可以献给他。
但是他却不能为勇利做些什么。
他曾经问过勇利要不要变成他的同类,却被勇利笑着拒绝。
“变成同类的话,就不能让你吸血了,那种无上的快乐,有谁能给我,又有谁能给你呢?”勇利捏了捏他的脸,抱上去蹭了蹭。
维克多这时特别后悔,当初刚认识勇利时一心调教他成为自己死心塌地的奴仆,结果内向到阴沉连摸个小手都会吓得跳起来的勇利变成了会因为追求快乐而舔着嘴唇主动请求吸血的性格……
早知如此何必当初呢。
勇利现在的状况非常不好,一下子失血太多,又因为维克多身体进化没有知觉而耽误了治疗,现在捡回一条命都算是奇迹了。看着逐渐衰弱的心电图,维克多的心又抽了一下。
要不……
以前勇利说什么就是什么,现在顾不上了。维克多狠下心,咬破自己的舌头,覆在勇利的唇上吻了下去。

勇利醒来的时候,发现自己长了一对小虎牙。他简直哭笑不得,维克多还是干了这种事,他为什么总不听话呢。
维克多正啃着早餐进来,一看到勇利醒了连忙转身要走。勇利发现自己的体能变得特别好,不到半秒钟就从床上冲到门口,揪着维克多的大衣领子把他拽了回来。
“亲爱的主人你不要你的宠物了吗?”
“呵呵,呵呵。”维克多露出一个尴尬的笑容,宠物什么的别提了好吗。那一次他们玩项圈play,结果宿舍管理员临时来检查,简直酸爽。
“一个吸血鬼居然在吃面包。”勇利放开维克多,有些诧异。
“诶,是啊,早上觉得饿拿起来就吃了……是因为进化了?……进化还能这样的?”
勇利想了一会儿,“嗯……我研究了那么多文献也没发现这种案例啊。”
“……等会,你的牙是怎么回事?这么短?”
勇利舔了一下牙齿,无奈地耸耸肩,“估计你的血打折买的,害得我人设都变了,又不是小南那种小孩长虎牙还挺可爱,这算怎么回事……”
维克多立刻扑过来吻了他,勇利可喜欢吐槽他了,不能让他开口。
“唔唔……”勇利顿时满脸通红。
一直都是这样。别看勇利现在这么主动,只要来个突然袭击,他还是会脸红呢。

the end

————
番外小剧场
“来,主人请张嘴,啊——”勇利用特别甜腻的声音说,夹着一筷子鸭血喂给维克多。
“啊——”维克多一口咬下鸭血嚼嚼嚼,露出一个幸福的笑容。“好吃!”
勇利单手撑着脸,笑眯眯地看着维克多。
中华火锅店里的群众纷纷闪瞎。

“这里有吸血鬼的味道!对,是他,错不了!”吸血鬼猎人格奥尔基推开火锅店的大门,更加浓烈的味道掺着火锅的香气扑面而来。这味道,是又进化了一个等级吗?还好他现在也变强了很多。
快十年了,从俄罗斯追踪到这里,终于让他找到了。这回不是一只,还是两只!格奥尔基不由露出得意的笑容,飞快而轻巧地走到隔间旁边,将手中的银色子弹上了膛。

“都别动——”
然后他就看见了那个白发的吸血鬼正全裸着趴在另一个黑发的吸血鬼身上借着酒劲拿舌头狂甩对方嘴唇。
“维恰起来啦,有人来了!”勇利脸红透了,连忙推开维克多。
“哎呀不就是格奥尔基吗?来来来坐下一起吃火锅。——话说这二锅头还是不如伏特加,喝起来没味道啊。”
“……”格奥尔基站在原地抽搐了好一会儿,最后啥都没说,从怀里掏出一个银制小壶来,“啪”地一声拍在维克多眼前的桌子上。维克多看也不看,拧开盖子就往嘴里灌。
“没想到你进化到连圣银都不怕了……”格奥尔基在他们对面坐下来,一脸无奈。
这么多年的任务怕是完不成了……
对面维克多嘴对嘴把伏特加喂给对方,黑发的吸血鬼立刻被烈酒冲得七荤八素的,两人一个呛得一个笑得眼泪都出来了。
“……祝你们幸福,结婚的时候别忘了给我发请柬。”
“OK~”维克多朝他眨了一下眼,继续调戏勇利。
……
格奥尔基走到店门外,凛冬的寒风吹得他脖子一缩。他抬起头,看到了纷纷扬扬飘落的雪花。
是该考虑重新找个女朋友、认真谈个恋爱了。

真.end

评论(13)

热度(203)

  1. 火山岩-瑞金我要瑞金慕木已经被抬走了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