慕木已经被抬走了

天宫院甘菜

维勇 古风paro 勾栏 1


*中式古风*
*OOC*
*主仆设定*后期勇利头牌设定*
————————————————



他失去了一切记忆,被不知道哪里的神拋在这繁华的街头。人们发现他时,问他的名字,他只能勉强念出两个音节。
由里。
大概是这么念的,于是这就成了他的名字。
慢慢地,等到混沌的思维安定下来,他知道了收容他的这个地方叫做“勾栏”,每天来来往往很多客人,一边用青瓷茶盏品着江南好茶,一边听这里的伶工奏乐、伎人唱曲。一晚曲子奏罢,伎人每每能收下数十匹锦缎缠头,足见此处客人的奢靡。
由里什么都不会,只能打打杂、倒倒水什么的。时间长了,他倒也习惯了这种忙忙碌碌的生活。找回记忆、回到家乡这种事他不是没想过,只是他不会无缘无故出现在这里,如果这座城中有他熟识的人,为什么不来找他呢?
台上的伎人弹着琵琶,用软糯的唱腔诉说着相思之苦。由里听得有些憋闷,干完手里的活计,便走到后院里透了口气。后院的厢房亮着,隐约传来少觥筹交错、劝酒嬉笑的声音,间或有一些婉转的琴声,给这个夜晚增添一点风流。
由里下意识地伸出手,和着琴声在空气中弹拨几下,手指每一个动作似乎都划在合乎节奏的地方。这点小把戏似乎还挺有趣,由里把刚刚的怅然抛在脑后,脚步轻盈地回到台前,打扫刚散场的客人留下的杯盘狼藉。

冬天下雪之后勾栏闭门谢客,勇利拿着铁锹一铲一铲清出过道来。他力气不算小,做起来轻松得很,于是铲完了雪,他就凑到伎人边上听他们说话。
勾栏今天的气氛确实不一般,听说幕后的东家之一要来,这里的男男女女个个都翘首以盼,换上最新的衣服准备给东家留下好印象。
据说那位东家是个胡商,住在极西北的国家,只在冬天最冷的时候南下过冬。他的名字叫维克托,这里人都称他维先生。
真是个奇怪的名字,由里想。既然是胡商,那应该带着金链子、留着卷卷的大胡子吧?
由里正遐想着,一辆素雅的马车停在了门口,胖胖的勾栏老板连忙前去迎接。厚重的貂绒门帘被掀开,走下来一个穿着华丽而不庸俗、有着白色长发和蓝色眼睛的人。他的长发略微一束披在肩头,好像美貌少女,却又分明是位谦谦君子。
由里看得呆了。这位维先生是如此特别,却又不会让人觉得怪异,只是站在那里微微一笑,就好像冬日的太阳一般,灿烂又温和地照进每个人心里。有新进的伎人甚至被这微笑倾倒,幸福地晕了过去。
由里摸摸胸口,心扑通扑通跳着,感觉自己也离晕倒差不远了。

tbc
——————
最近要码中特论文忙得很……
争取下周填。
希望能写主仆调教playR15情节😘😘😘

评论(3)

热度(2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