慕木已经被抬走了

天宫院甘菜

维勇·mob勇·ABO ·红灯区·开小车

😝😝😝
R15
完全ooc
第一次写ABO,有什么不对的地方……就这么着了。

勇利是个omega。
有一天他养的狗狗死了,青梅和竹马背着他结了婚,然后他……
抑郁了。
他躺在公园的长椅上,生无可恋。
“啊,心累。”
然后他不知怎么的睡着了,醒来的时候发现自己在一个陌生的地方。透过半开的窗帘和装着铁栏的窗子,能看到半旧的街道,花花绿绿的招牌,以及闻到空气中奇奇怪怪的气味。
勇利抽了一下鼻子,准备擦擦它,却发现自己的手被铐在床头。
破旧的门外传来断断续续的声音:“……是个omega,长得还不错,只是还没到发情期。”
“这下赚了,一定能卖个好价钱。”
晕,原来自己被拐卖了。明白自己处境的勇利瘫倒在床上,继续生无可恋。
发情的omega绝对是这个地下红灯区的抢手货,很快,勇利就被迫穿上一件有点暴露的、带着花边的衣服,被带进了一个地下“花屋”。这里的客人不少,走马观花地看着栏杆后面的“花魁”们,有中意的,就带ta去共度良宵。被展示的大多是beta,别别扭扭的,于是勇利这个omega就特别引人瞩目。
“听说omega在床上特别浪是真的吗?我还没试过。”一个猥琐的男人(看样子是一个趣味独特的beta)流着口水说。
“浪是浪,你嫖得起吗?”一个穿着衣冠楚楚的alpha不屑地瞟了那人一眼,掏出一大叠票子,刻意拍了拍,拍出响声再交给侍者,看得那猥琐男脸都绿了。
“这个omega今晚我包了。”不愧是alpha,财大气粗。
勇利迷迷糊糊地被牵到一个房间,房间门没等关上就被那人粗暴地推倒在床上。
话说这房间装修得真不错,床好软好舒服,勇利望着天花板想。偏偏那男人这时凑了上来,挡住了天花板。
“你好难闻。”勇利皱皱眉头,又抽了一下鼻子。
那人明显愣了一下,“我这可是alpha信息素啊,难道我散发得不够?”说完他抬起手臂,闻了闻自己的腋下。
“……”
什么鬼。
“我困了,要睡了,晚安。”勇利翻了个身,卷起被子裹成一团。
“喂,我可是付了钱的,omega怎么会是这个反应……难道说你不是omega?”
勇利没理他。
“管你是不是omega,上了再说。”那人一发狠,掀掉了被子。参考某种特殊用途的和服设计的衣服一被他解开衣带,就完完全全地剥落下来,露出勇利宅了多日养出来的白净柔软的皮肤。
“冷死了。”勇利不满地嘟囔。
那个alpha在他身上啃来啃去,口水搞得到处都是。勇利像个布偶一样躺着,任由男人摆弄自己。
啊,真是生无可恋。
“喂,你就不能给点反应?”
“喂你妹,要听娇喘自己配一个。”
就在男人抬起勇利的双腿准备向前进发的时候,外面走廊上突然传来一阵急促嘈杂的脚步声,接着门被踹开了。
“都别动,扫黄打非!”
alpha男当场就萎了。
不得不说alpha和alpha之间的个体差异是巨大的,进来的警官似乎也是个alpha,却能完全压制得屋里面这个不敢动。
“发现嫖客一人,受害者一人。”银白色头发的警官对着对讲机说着什么。声音真有磁性,勇利不由多看了一眼。
处理好嫌疑人,警官走上前来给勇利裹上毯子,关心地问他:“你没事吧?”
勇利看得呆了,天,世界上怎么会有这么好看的人,好想睡他。
多巴胺和五羟色胺水平直线升高,他突然觉得有点热,呼吸也混乱了起来,趴在警官身上努力嗅着他的味道。气息明明像是冷冽的冰雪,却让勇利更加燥热迷乱。
他这是发情了?大概是吧,自从狗狗死了之后有一段日子没发过情了,他都差点忘了。
勇利舔了舔嘴唇,把对方扑倒在地上,开始扯他的扣子。
警官的同事在门口看得一脸懵逼。
“咳咳,愣着干什么,这是个omega,快找抑制剂啊!”警官冲着门口大喊。
“哦哦,维克托你撑着点,我这就去找!”同事刚要迈开腿,忽然觉得要是有围观群众拍到这一幕那对警察形象是巨大的伤害,于是顺手带上了门。
这下屋里omega的气息更加浓烈了,它们的源头正毫不羞耻地跨坐在维克托身上,恣意沉迷于本能。
维克托脸憋的通红,努力把勇利推开。不知道为什么这个omega劲儿这么大,还是说——他上了年纪连omega都打不过了?
维克托感觉受到了一万点伤害。就在他注意力不集中的时候,信息素一下子占据了上风,他再也按捺不住自己的冲动,在勇利的脖子上咬了一口。
“完了……”一万字检讨没跑了,搞不好还要丢掉公职……
“抑制剂我给你找来了!……咦?”
维克托怀里抱着omega,望着同事一脸苦笑。
“大哥,你来晚了。”
————

“你们领导都说了,你要对我负责。”勇利一脸幸福地挽着维克托,靠在他肩上。
“你这老司机真的是受害者么……”维克托的眼皮跳了跳。
“人家好歹也是成年人,见习魔法师,会开车算什么。”
过路的同事们看到他俩报得这么紧纷纷点赞,维克托这个性冷淡老光棍终于把自己卖出去了。
“唉……”维克托长叹一声,无奈地扶住了额头。他深吸口气,空气中那点微甜的青草味道,倒也并不讨厌。他侧过身抱住了勇利,感觉到了温暖的触感和扑通扑通的心跳。
竟然不想再放手。
“好吧,我,维克托·尼基福罗夫,从今天开始,对胜生勇利负责了。”
一个吻,代表着一生的承诺。
……
……
良久之后,勇利回味着这个吻,意犹未尽。
“你知道我喜欢你哪点吗?”
“说来听听。”
“你和我的狗狗名字一样耶。”
“……领导,我还是写检讨吧。”
……

The end

评论(10)

热度(14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