慕木已经被抬走了

天宫院甘菜

维勇维·人鱼与冰之王 4 完结

自从那次失败的谋杀之后,人鱼族群笼罩在一种悲观的气氛中。海上的浮冰越来越多,食物越来越少,体弱的人鱼们被迫离开家长,去南方鲨鱼出没的危险海域谋生。
就在这时发生了一件他们意料之外的事——
勇利回来了。
去了冰霜城那么久,大家都以为他已经死了,如今看到他回来,更多的是惊而不是喜。随后他们再一次惊诧:勇利变了,他不再是那个躲在礁石后面的胆小鬼,虽然他不怎么说话,所有人鱼都能从他的眼睛里读出一种威慑:他变强了,强到族长见到他都要颤抖。
他独自去了深海修炼。一条人鱼竟然想驾驭地火的力量,以前的大家绝对会说他疯了,可是现在,所有的人鱼把他视作拯救一切的奇迹,近乎绝望地相信着他。
他也确实做到了。
——————
滔天巨浪拍打着冰川,随着轰隆巨响,冰川四分五裂。乘着巨浪的潮头,勇利一路破冰前行,终于接近了那座冰封的城堡。他以为自己的内心已经没有波澜了,可是为何他的心还是跳得这样快?
维克托,那个把他丢进海里头也不回地走了的维克托,现在就在眼前,熟悉又陌生。
“勇利,好久不见。”
“好久不见,维克托。”
世界末日一般的狂风暴雪。
无数冰锥刺向勇利。
沸腾的海浪拍向维克托。
两人都是堪堪躲过对方的攻击,未等喘息,又立刻发起新的攻势。
冰霜与浪花于空中纠缠、碰撞,发出的声音竟是那么好听,好像不知道各自主人的杀意一般,自顾自地演奏着华美的乐章。海浪在半空中冷却下来,凝结成各种形状,落在地上仿佛水晶散落一地。维克托依然那么优雅从容,只是身边环绕的暴风雪显示着暴虐与无情——这是本心,还是假象呢。
勇利踏着漫天冰凌,无视碎冰刮出的伤口,一点点朝风暴中心靠近。是的,只有他能杀死维克托。他舔了舔嘴唇,开始最后一次冲锋。在冰雪与狂风中,他的步伐犹如舞蹈,每一个跳跃都在诉说着什么。
手中的利刃闪耀着无限的杀(爱)意,这一次,一定要传(刺)达(入)到对方的心里。
……
不要
离开

身边
……

——————
尤里·普利塞提,森林的主人,正扇动翅膀悬停在半空中,目瞪口呆地看着眼前这一切。
冰霜之域的魔法崩溃了。冰雪急速消融,汇成涓涓细流、滔滔江河,向海中倾泻而去。三分之一的国境沉入水下,昔日冰霜之国的繁华与荣耀,也随之一同埋葬。
“开什么玩笑……”尤里无法相信,那个强大到不敢让人直视的王,就这么死了。毕竟他也当着维克托的面说过“将来一定要超过你”这种话的,只是没等到他变强,一切都结束了。
怅然若失的感觉包围着尤里,他缓缓飞回森林,不再去看背后碧蓝一片。
回到领地的他逐渐沉迷于国事,除了森林的子民,冰霜之民也是应该好好照顾的,这是他与维克托的约定啊……
偶尔,他会坐在湖边的草地上,抱着一条叫做马卡钦的狗,望着波光陷入沉思。他碧色的眼眸中难掩忧伤。
“我说你啊,还真是吓了我一跳……”
“嘿嘿,一不小心就……”
两个人有说有笑地朝这边走来。尤里眯起了眼睛仔细一看,那两人一个黑发一个白发,白发的那个是……
“汪汪!”马卡钦一跃而起,飞快地冲向那人。
那不是维克托是谁!
尤里的忧伤瞬间喂了狗,他毫无形象地暴跳起来,气呼呼地去讨说法去了。
简直是浪费感情。
……
“……哎呀,都是勇利最后冲过来那个四周跳接三周跳太完美,看得我都和冰神分离啦……”维克托摸着脑袋大笑,“都是我这个老师教的太好啦哈哈哈!”
原来维克托这么自恋的,以前怎么不知道。
尤里重新打量起维克托,这才注意到他手腕上的蓝色丝带。原来如此,这个出生在冰雪之中的人已经找到了爱,怪不得会露出那样的笑容,仿佛雪澌冰消,春意融融。
旁边叫做勇利的黑发青年微笑着注视着维克托,眼中只有他。
“维克托笑起来最好看了……”看起来很靠谱的勇利花痴地捧起了脸,发出一声满足的叹息。
“……”尤里已经不想和他们说话了,转身忿忿离开。他要回去告诉雅科夫他们的王把整个国家毁了还和另一个罪魁祸首有说有笑的,看看待会维克托会怎么死,哼。
——————
“咱们的魔力都没了,现在只能当农民了。”维克托做出一个无奈的表情,不过看他的眼睛会发现他似乎还挺高兴。
勇利握紧拳头,“我在海底种过海带,一定没问题的!”
“嗯……其实我觉得吃鱼也不错。”
“这边哪有鱼——”
维克托抱着勇利,深深吻了下去。勇利惊讶了一秒钟,随即闭上眼,给予他更热烈的回应。两人吻得那么久,好像害怕有人把他们分开。
“我爱你。”
“我也是。”

The end
——————
😒😒😒单身狗终于忍住了想be的冲动。

评论

热度(8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