想吃饺子的猪

嘤嘤嘤。

[青也] 殊途同归 05

从那天起,诸葛青搬去了南京一条小弄堂里,改名换姓,做起了一家小饭馆老板,而店里除了家里带来的一位厨子,还有王也。饭馆主打各类北方面食还有南方菜,看起来南辕北辙,但是南京作为首都本来各地的人就多,倒也在周围稍微有了些名气。


诸葛青本身会做菜,脑子又好使,记得菜谱又会琢磨,饭馆推出的菜品大受欢迎;王也主要负责揉面啊做面条之类的,配上苏沪风味的浇头,卖得也很好。


有时候王也看着会自己上手下厨炒菜,然后兴冲冲地叫诸葛青过来尝;这家伙切菜虽然不太整齐但是切的飞快,除了前几次调料的量不对之外,最近这几次竟然达到了普通好吃的水平,再过些时日感觉能作为厨子出道了……


对于眼前这一切,诸葛青也感觉像是在做梦。王也可是吸血鬼啊,为什么会在厨房做菜?


要不是他疯了,要不就是王也疯了。


……


回到两个月前,那晚过后的第二天。


王也因为醉血足足睡了一天,醒来就发现自己被绑在床上,脑门上还贴着一张符。“这玩意儿不像是诸葛青干的啊。”王也想起身把绳子解开,却发现这绳子有点厉害,越挣扎越紧。


“咦,我琢磨着诸葛青的法术没这么厉害啊。”不是他自夸,全国能制住他的人屈指可数。“难道说诸葛家的本事其实深藏不露?可他们为啥连他们家少爷都救不出来呢?”


想想没有头绪,王也干脆躺回去,反正总归会有人来给他个解释的。


房门开了,进来的正是诸葛青本人。


“诸葛青,这东西是你弄的?喂,你就这么对待你的救命恩人的啊。”王也做出一种恶狠狠的表情说,“快把我放开,否则我不客气了。”


诸葛青没有回答,而是一改往日笑意盈盈的画风,愁眉苦脸地在王也身边坐下,伸出双手捂住了脸。


王也被这反应吓了一跳,“我我我开玩笑呢,你……”


诸葛青沉默许久,最终还是把手从脸上移开,重重地叹了口气。“是我爹绑的你。他说……说你是吸血鬼,让我不要和你做朋友。”


“啥玩意儿?当初他可不是这么说的——”王也有些忿忿不平道。


“我替家父给你道歉。”诸葛青说着抱歉,手上却完全没有要解开绳子的意思。王也不由得有些疑惑,“你不会解开它吗?”


“是家父的手笔,我解不开。”


“真是,岂有此理。”王也顿了顿,“你爹就是不想付给我报酬。”


“什么报酬?”


“我说过,救了你,他就得把他的血给我。”


“……”


“这下出尔反尔,可不是一斤血能打发得了我的了。”王也露出尖牙利爪,拳头捏得咔咔作响。


“……”


“我要把他撕碎!”


“……对不起我不知道怎么接。”


“……”王也不知道说什么好了,干脆大喊了声“喂诸葛青他爹,你在外面吧,快出来!”


诸葛青被王也这声喊吓了一跳,这时旁边门又开了,走进来的诸葛栱一脸无奈。


“你这就看出来了。”


“当然,你家宝贝儿子演得这么不情不愿的,”王也顺手把自己身上的绳子扯开,“ 我配合得也很累的好吗。话说这演的是哪出?”


“唔……”诸葛栱眯着眼睛思索片刻,“牡丹亭?”


王也真庆幸刚刚没喝水,不然诸葛青现在一定会倒霉。


“你、你们……牡丹亭也没这出啊!到底是什么情况让你们想演牡丹亭啊!”


诸葛青也是用手扶额:“爹你别说了……”


“阿青说要和你做朋友,我便想来试试你是不是也像他那样把他当朋友,结果戏还没演完就失败了。阿青,你这个朋友比我想象的聪明。”


不是失败了是玩砸了好吗?!诸葛青一直瞪着他爹,后者却装作没看见。“是你太搞笑了爹……”


“那么,王也我问你,”诸葛栱正色道,“你把阿青当成朋友吗?”


王也眨眨眼,有些不解:“不是早就说了是朋友了?”


“若是将来你控制不住吸血冲动,会冲他下手吗?若是将来你们不得不刀剑相向,你还能当他是朋友吗?”


王也愣了,“我一般不想那么远……”


“抱歉,虽然我知道你是个品性高尚的吸血鬼,但这不代表我作为父亲,不会担心我儿子和你交朋友时会出意外。”


“嗨,这都什么跟什么,交个朋友而已,觉得不好了大不了绝交,有必要搞的和嫁——”王也看到诸葛青的脸色似乎变了,后半句“和嫁闺女似的”赶紧给咽了回去。


诸葛青没有说什么,从口袋里掏出一个玻璃瓶子扔给王也,径直走了出去。诸葛栱见状也追上去,留下王也原地发呆。王也看看手里的瓶子,里面装着200ml的血。


“还真给了,我就是说着玩的啊……”


王也心说今天的诸葛青怎么奇奇怪怪的,又一想,诸葛青这个人本来就挺奇怪。算了,血都抽出来了也不好还回去,不能浪费啊。


……


“阿青。”


诸葛青没有理他爹。


“你也看到了,王也并不会是你生死之交的对象。”


“我知道。”诸葛青烦躁起来,“我一直都知道,我就是比不上他。”


“作为父亲,我竟然不知道你会这么自卑。”诸葛栱感叹着,“你一直是一个多么骄傲多么不肯服输的孩子啊,甚至昨晚你说要和王也结为生死之交,也是那么斩钉截铁。没想到……”


诸葛青两手捂着脑袋,手指插进头发里,把发型弄得一团糟。“别说了,父亲,别说了……”他的语气已经近乎哀求,“我和王也以后都不会见面,不会了……”


诸葛栱不忍心再刺激他,摇摇头,留下儿子一人冷静冷静。所谓“生死之交”,是诸葛家的术士结友的最高契约,相当于宣誓对对方“鞠躬尽瘁至死不渝”了。诸葛家的夫妻大多婚前就成为生死之交,因此又有另一层指代爱情的含义在。所以当时听儿子说了之后诸葛栱有点怀疑人生,不过儿子想要报恩的心思和那正直的表情让他松了一口气。


可是刚刚,诸葛青那个伤心欲绝的感觉,为什么让他又怀疑起了什么呢……


好在诸葛家已经准备转向幕后,销声匿迹,以后这二人是没机会再见了。想想也是,王也寿数悠长,朋友众多不在话下,而他诸葛青只是个过客而已,哪怕不去计较“除魔人怎样去向吸血鬼报恩”这种问题,两边这种感情的巨大的不对等,诸葛栱说什么都不会赞成的。


“平时只知道杀吸血鬼,没有研究过吸血鬼的感情问题,也不知道吸血鬼是不是都像王也这样。”诸葛栱琢磨了一下之前交手的那些阴险狡诈的生物,随即否定了这种想法。“大概不一样。”


回到走廊上,诸葛栱就看见王也扶着墙往客房外走,一步一顿,好像十分艰难。


“青……诸葛……青……”王也说话声也有气无力,只是叫着诸葛青的名字。


“这是又喝多了?”诸葛栱看到王也的脸色红得厉害,和昨晚醉血时又有不同,干脆扶王也坐好,自己去叫诸葛青过来。


这诸葛青刚刚才说再也不见,正收拾东西,一听王也有事,几乎是飞奔出去。“王也你怎么了?”诸葛青急道,随后左右观察,发现王也手中攥着那个空玻璃瓶。


王也一见到诸葛青,几乎是立刻软倒在了他身上,“你的……血……”


诸葛青能感觉到王也在发烧,脸上、嘴唇泛红,不是吸血鬼的紫红,而是类似于人类的鲜红。他的血怎么了?难道对王也有什么副作用?


“别急,你说怎样才能救你,我听着。”


王也摇摇头,“没有……用的,天生的……克星……”


诸葛青急了:“你会怎么样?!”


“放心,死……死不了,就是会……失去力量……一段时间。”王也眼中的血红色挣扎沸腾一阵后便渐渐熄灭,只余下普通的琥珀色,体温也降低了点,看样子最难受的时候过去了。


“对不起,我没想到……”


“我也没有想到……会这么巧。”


诸葛青心里自责,一时没控制住,竟哭了出来。


“都怪我,欠你那么多人情,还没还你,又害你成这样……”


王也怔怔地看着诸葛青哭,本来想说的话都忘了,最后只是伸手擦掉他脸上的眼泪,又看看自己的指尖,用舌头轻轻舔了一下。


“或许,没有你想象的那么糟糕。”王也抬头给了诸葛青一个大大的微笑:“我能尝到味道了。”


——所以从那天起,王也就开始赖上诸葛青蹭吃蹭喝。五百年没有尝过味道,这下子王也恨不得一天吃五条街,可怜诸葛青还得乔装打扮陪吃陪喝替他付账……


不用说,诸葛青他爹又开始怀疑人生了。于是诸葛青趁着他爹还没棒打鸳鸯(?)的时候,赶紧带着王也滚去了南京,为了新身份顺便开了个小饭馆。


可是说好的生死之交结草衔环变成了小老板和厨子,这也是他始料未及的……清华毕业的吸血鬼厨子,就问哪家能比得上?


不到一年,小饭馆就改头换面成了大饭店,某种意义上青少爷也算是东山再起的人生赢家了。诸葛青有时候会不无愧疚地感激自己的血,多亏了它,才能有和王也在一起的时间。一年多的朝夕相处,诸葛青被王也改变、也为了他改变了许多。而他心中那份感激、敬重、不甘、亏欠……也化成了某种说不清道不明的情愫。原本就不平等的友情变得更加不平等,还好这一刻,诸葛青还能作出某种强者的姿态来保护王也。


至于以后,诸葛青不再去患得患失了。此刻能离得这么近,就很好。


评论(3)

热度(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