想吃饺子的猪

嘤嘤嘤。

[青也] 殊途同归 04

上海,诸葛邸深夜仍灯火通明,众人聚在一起商议着什么,那些话语不等传到窗外,便骤然消散。

“虽然我等追随■■■■已久,如今的■■■■也是如日中天——可将来,■■■未必还……”

“我那日试着看了天下气运,好像也……大哥你是说,改支持■■■?”

“不,对我们家来说只是多面投资而已。无论谁得势,诸葛家都不会亏。不过,杀■■■的事情我们家绝对不要碰。”

“……可是大哥,阿青他……”

“不用担心。那是他自己的命。”

众人正讨论着,管家敲门进来:“老爷,有人来拜访,北平来的记者王也,说是……青少爷的朋友。”

诸葛栱挑起了眉毛,“请他进来吧。”

走进来的是一个高瘦清峻的男子,头戴黑色礼帽,身着租界最近流行款式的黑色呢子大衣,手边提着一个皮质旅行箱。他在诸葛栱面前站定,脱帽行礼:“诸葛先生您好,在下是令郎的朋友,王也。”

来人的礼数周全未能让大厅里的气氛更轻松,事实上,所有人的神经一下子崩紧,空气瞬间凝固。

——来人是一个吸血鬼,没有刻意隐藏气息,所以每个人都能看出来这人上位者的实力。

吸血鬼本人好像没有注意到这剑拔弩张的气氛,伸手从大衣口袋里掏出一封信来:“这是令郎的手迹,请过目。”

诸葛栱接过信读完,又抬头仔细看了看面前叫做王也的吸血鬼。这人面色苍白,有着明显的黑眼圈,以及眼底微微泛出的血色;若是忽略这些吸血鬼的标志性特征,这吸血鬼长得还算不丑,礼节性的微笑和深沉内敛的外表让他显得很有城府。

“竟是犬子的朋友,王先生,有失远迎了。”

客厅里的气氛稍微缓和了点,但是扣在手上的符咒依旧没松开。王也没有在意这些,“开门见山地说,我是来帮您的。我可以把诸葛青救出来。”他顿了顿,露出一个高深莫测的微笑:“在下一介吸血鬼,可以做到你们人类做不到的事。”

诸葛栱的眉头皱了起来。“既然你这样坦诚,那我也直说了。让你出手,有什么条件?”

王也沉默了一会儿,不知在想什么。

“好吧,如果在下说没有条件,你们肯定是不信的。不如这样:救出诸葛青之后,要他200毫升的血液。”

诸葛栱那边闻言陷入思索,显然在掂量这个条件。

“您可能不知道在下与令郎是如何认识的。我们算是不打不成交,虽然在下侥幸赢得一招半式,却没能讨着什么便宜——令郎的血,可是让在下觊觎到如今呐。”

“那好吧,我们先坐下再谈。”

在周围一片惊异的眼光中,王也这个吸血鬼成了诸葛家的座上宾。有人提出异议,马上就被诸葛栱制止了。“情况紧急,还希望各位多理解。”

众人默然。也许,家主只是装作不在意,其实心里早就乱了阵脚,不然也不至于这般病急乱投医……唉,毕竟是自家亲儿子,哪有当爹的会不关心呢。

……

冬日的上海骤降一场大雾,给这座城市平添几分阴冷诡谲。杨浦某处建筑大门前,守卫的士兵打了个哆嗦,心里暗骂上头克扣衣料。这半夜三更的,街上也没什么人,他想不如去偷个懒,把看门的活丢给搭档一个人,自己回去暖和暖和。正准备打招呼时,眼角瞥见一个黑色的身影正朝这边极速靠近。

“有——”

他张大了嘴,却只来得及说出一个字,接着那黑影就移到了他身后。对面的守卫正要拿枪,黑影一闪过后也没了声息。

那黑影正是王也。这座建筑,从外观来看就是普通的别墅,情报却显示它的地下另有乾坤。当然它的守卫不像外表看来这般松散,王也知道,此时别墅里的“高人”已然收到警报行动了起来。

王也一点也不担心,甚至他有意惊动这些人:全都过来围剿他最好,要是漏了一两个,那就难办了。他轻飘飘飞进院子,一脚踏进结界。只是一瞬间,无数符咒从四面八方向他急射而来,他嘲笑一声,也不躲避,任由那些光打在身上毫无作用。几秒钟的工夫院子里围了一圈人,正要各显神通,可在王也压倒性的速度面前,有的人招都没来得及出就倒下了,而剩下的人甚至连个人影都没看清。

“可恶,姓诸葛的竟敢……!”有个术士看到情况不妙,掏出一张符扔向天空,化作一只符鸟飞了出去。王也也不拦着,人来得越多越好。转眼间院子里的人全倒了,王也飞奔进别墅,不出意外,几发子弹从隐蔽出向他飞来。王也迎面避开它们,直接去对付它们的主人,朝着脖子一口咬下去,那些人就失去了反抗能力。地下室的铁门锁着,王也干脆用蛮力扯开铁门,径直走下去。

很快王也就看到了被囚禁的诸葛青。囚室还算干净整洁,诸葛青身上有伤,不过不太严重,手脚都有铁链锁着,此时正躺在床上,不知道是睡着了还是昏迷不醒。

王也上前摇一摇他,“喂,诸葛青,醒醒啊。”

诸葛青没有醒。王也想,干脆直接把他背回去再说?王也把铁链拉断,正要背起诸葛青,忽然一阵头晕让他踉跄了一步。他这才注意到自己的手上、手臂上,血脉所在的地方隐约泛出黑气,越来越浓,直到变成一条条黑线。

呼,原来是蛊啊,看来这帮人还有些手段。不过他还不至于被这些蛊难住,反正他刚吸饱了血,现在简直精力过剩,撑到回去再处理也不是不行。打起精神背好诸葛青,他来到地面上,又遇到了一波守卫。

“来得够快啊。”

为首的是一个干瘦老头,他看到王也后诧异片刻,随即开始念叨些什么。王也能感觉到身体里的蛊开始躁动,沿着血脉往心脏钻,要是普通人早就被这蛊钻死了。还好他的心脏早就不跳了,王也此时十分庆幸自己是吸血鬼。

虽然死是死不了,可这些蛊让他全身比灌了铅还沉,这种状态下他的速度可能还比不上普通人。更别说周围还有几个高手围上来,这样下去不行的。王也当机立断变换战斗方式,捏诀召唤出一圈土墙,直接朝四周拍了过去。

几个术士高手还算知道这招,好歹躲了过去;那蛊师哪知道王也中了蛊还能放大招,一个措手不及被拍出房门外埋进了土里。王也还没来得及笑出声,忽然想到一个之前被他忽略的可能性:诸葛青恐怕也中了蛊,不然地下怎么会无人看守?现在他自己想要全身而退不难,可诸葛青身上的蛊不解,救出去也没用……

不行啊王也,你这是把路走死了啊。

等等!或许……

王也略一思忖,随手引爆了一个水法术,浓白的水汽顿时在屋内弥漫开来。浓雾中,好几个术士被袭击,只不过吸血鬼中蛊之后力量大减,轻易就能招架住。他们连忙驱散水汽,那吸血鬼已经不见了,只剩下地上躺着的诸葛青。

“跑了?”

几人面面相觑。忽然,他们发现自己的血管经脉全都开始膨胀发黑,呆愣片刻,一齐不要命地去土里刨那蛊师。蛊师吃了好大一口土,被刨出来还要被几个人揪着衣领摇,心头一阵无名火起,又不好发作,只能抄出小刀在三人胳膊上狠狠地划了几刀,那几人不知底细,还连声道谢。蛊师接着领他们到诸葛青旁边,用诸葛青的血引诱蛊虫出来。

“接下来怎么办?”一个术士问。

“老夫这里的是母蛊,这小子身上的是子蛊,而那吸血鬼中的是孙蛊。只要老夫没解开他的蛊,我就能找到他的位置——”老头的话一下子戛然而止,“他,他没走,还在这里!”

一个人影从天而降,一阵风过后,大厅里没有一个站着的人。

“哎,自己把解蛊的方法说了。多谢。”王也学着样子把那蛊师的手划开,果然,诸葛青身上浮现出一些细细的红线,最后汇集在一起,从伤口处涌了出来。

“呸,什么玩意儿,你丫自己留着吧。”

蛊毒解开,诸葛青缓缓睁开眼睛,第一眼就看见王也……在说脏话。他挣扎着起来,花了几秒钟搞清楚现在的状况,现在貌似还不是追问王也为什么在这的时候。

“外面有人,很多人。”

“人海战术么……”

“是让我们插翅难飞的意思?”

“别说丧气话……对呀,你提醒我了,难不难飞,飞飞看才知道!”

“哗啦”一声,王也的背后突然伸展出一对巨大的蝠翼,他两手抱起诸葛青,扑腾翅膀,很快融入进黑暗的夜空中,再难找到踪迹。

被抱着飞在空中的诸葛青此时感觉非常奇妙,不仅仅是这夜风吹得厉害,还有王也一手搂着他背后一手兜住他双腿的这个抱法……以及他此时还没有预料到的片刻之后,诸葛家的人围观他俩时脸上纷繁复杂的表情。

……

又被王也救了一次,还是以这么难堪的方式,诸葛青感觉自己快要自闭了。

嗝。

他忽然觉得王也的身体抖了一下,飞得不太稳当。起先他以为是错觉,可下了地之后,王也还没等跟他说话,就把一个接一个的嗝给打了起来。

“不好…嗝…意思,今晚的血喝…嗝…的有点多,有点上……嗝…头。”王也拼命捂住自己的嘴巴也没能阻止嗝的溢出,他的内心是崩溃的:他一来到上海就努力维持的高冷精英形象啊!

没了。

此时他只想默默飞走。他确实也准备这么做了,只是双翼展开之后,飞不了多高,倒是摇晃得厉害。

王也,在试飞好几次之后、躺在地上暴睡之前,终于发现,他喝醉了。

……

“你的朋友还真是个有趣的人。”诸葛栱盯着王也,语气有些意味深长。

“是啊。”诸葛青看向王也,犹豫了一会儿,才压低了声音继续说道:“父亲,您给我的驱邪符很有用,他们以为我中了蛊,在我身边说了很多东西。”

“要是继续下去,假装弃暗投明,估计很快在那边当一颗钉子。”

“那您……为何要答应王也让他来救我?”诸葛青的脸色有点不好看。

“青啊,你从小时候就很少有朋友,难得认识一个,我倒想试试你这朋友的成色。”

诸葛青的脸色更阴沉了。“那您,试出来了吗。”

“当朋友是十分够格的,可惜——”

“可惜什么?”

“——可惜不够聪明。”诸葛栱轻笑了一声,“你看你那副样子,你以为我想说什么?”

意识到被亲爹耍了,诸葛青扛起王也扭头就走。

可惜是个吸血鬼。诸葛栱看着儿子的背影,说出了刚刚被咽下去的半句话。

……

上海滩一夜之间发生了很多怪事。靠经营商号混得风生水起的诸葛家族像是忽然蒸发了一般,产业大半转手出去,家族骨干不再踏足上海。

更古怪的是,官府的差人很多都忘了事,甚至记不清有个诸葛家,而且被失忆的人的颈部还都有两个牙印,一时间人心惶惶,都说吸血鬼要在上海卷土重来…………

tbc

评论(4)

热度(16)